共享经济+坐台=?

我是@北冥乘海生 ,本文原载于“计算广告”(Comp_Ad)公众号,欢迎批判性点赞!当然,也欢迎点击关注知乎专栏“计算广告”!

今儿个我们来聊点儿时髦的——共享经济。从手段上说,共享经济的本质学过通信的朋友都不会陌生,无非就是“复用”。什么是复用呢?就是在同一个信息通道上,服务于多个客户。通信行业的前辈们经过多年的研究,发展出了时分服用、频分复用和码分复用等不同的复用技术。由于本文不是探讨通信技术的专题,对这几种复用技术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查阅有关文献。

当然,比起通信,共享经济的问题要复杂得多,因为它要解决的是客观世界中服务资源的复用。从互联网行业共享经济发展的历程来看,也正在悄然发生复用模式的不断变化。

其实,在“共享经济”这个词产生之前,中国互联网有一种类共享经济的产业形式存在。比方说,曾经很火的某某影音,创造了视频领域一种新模式,任何一个小站长,可以用工具快速搭建起一个火爆的视频网站,免费使用某某影音的加速服务,然后,再从某某视频那里以获得流量。(当然,也要以广告费的名义付保护费。)靠这样的“导演制”共享经济模式,某某视频快速建立了海量痴汉和暗网中大量地下资源之间的联系,并且成功地规避了法律风险,又获得了高额收益,实在令人叹服。

当然,上面的例子仅仅是个玩笑,它并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而是中心操控的伪共享经济,其运作模式与某机构掌握的千万水军是一回事。真正的共享经济,需要客观上存在着大量闲置资源,而这些资源的需求也是存在的,只不过供给与需求的调配方式比较低效。在移动互联网的改造下,找到了合理高效的调配手段,从而极大激发了供给,满足了需求。

共享经济模式的两个鼻祖,分别是Uber和Airbnb,他们分别正在颠覆者打车和住宿这两个行业。为什么是这两个行业率先发生了共享经济的革命呢?其实这里面还有有些内在的规律可言的。 首先,是服务比较容易标准化。 无论是打车还是酒店,都是比较容易描述服务的质量的,因此也比较容易定价; 其次,是移动互联的新特征可以彻底改变其服务调度模式。 拿打车举例,以前招手停式的打车方式,其实跟原始人在树林边上等兔子的方式没啥本质区别,除了恰好经过的出租,其他司机任你喊破嗓子也不知道。可有了打车软件,就不一样了,一个键按下去,周围的几百俩车跟劫法场似的就都围上来了。

从复用性质上来看,无论是Uber,还是Airbnb,实际上都是在同一个时间片内服务于单一用户的时分复用模式,这是因为其服务有一对一的要求。 共享经济发展到今天,除了可以这样的一对一式服务,其实还可以考虑下另外一类一对多式服务。 其实,一对多的服务产品,更加适合于被共享经济所改造——因为这样的服务本来供给就有很大的弹性,可以很容易地扩大规模。这样的共享经济模式,就有点儿频分复用的意思了。作为严肃的互联网行业研究自媒体,我们有必要从引领行业的高度,来探讨一下这类新的共享经济可能的前景。

什么样的服务具备这样的频分可能性,最适合于被共享经济所改造呢?其实最好的标的,就是坐台。现在我们就从理论的高度,来分析一下坐台行业在互联网共享经济下的美好未来。

诸位可能都有过印象,在国产商战题材的电视剧中,往往都有这样一个场景:一众大佬和马仔围坐在灯光灰暗的夜总会里,几个穿着简单的女生神情暧昧地坐在其中某位的腿上,将桌上的啤酒像喂狗熊那样一杯杯灌到诸大佬脖领子里。这项成功人士喜闻乐见的文艺活动,学术上称为坐台。注意!关键之处来了:坐台,并不同于和颐酒店从门缝下塞进来的那种增值服务(我说的不是下象棋),只能一对一开展,而是可以一对多,以频分复用的方式进行。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这就产生了供给侧巨大的弹性。

说得这么热闹,被共享经济改造的坐台行业,什么时候才能有落地的产品呢?我们大家都盼着这一天呢!其实这样的产品不仅有了,而且今年已经火的不得了, 共享经济状态下的坐台,就是——直播。

当笔者第一次听到直播这个词的时候,还以为是可以下个手机app随时随地听邢质斌大姐念讣告。后来偷瞄了一眼才发现,不是这么回事。这确实是一项伟大的产品,因为它不仅将坐台行业互联网化了,而且共享经济化了,这样伟光正的产品,不火还等什么。

从业务本质上来说,直播就是网上的坐台服务:一个小姐在一众痴汉的网络围观下搔首弄姿,欲遮还休;心花怒放地收取痴汉们投来的各种鲜花和法拉利的同时,嗲声嗲气地向领投的痴汉送出充满挑逗意味的致谢。这里的直播氛围,既不同于新闻联播,也不同于欧冠联赛,这是一种纸醉金迷的、声色犬马的、酒池肉林的、以堕落为人生阶段目标的娱乐服务。

但是,直播又不同传统的坐台行业,它已经为互联网最先进的生产力所加持了:如前所述,坐台行业的特点,是表演性为主,交互性为辅。在线下的坐台场景中,由于受众相对有限,小姐的表演和交互资源实际上被浪费了,迫切需要供给侧的改革。

利用了互联网先进的技术手段以后,小姐表演性的部分实际上非常容易被所有痴汉所共享;而交互性的部分,恰恰由于服务提供者这部分资源的相对稀缺,反而起到了一种类似竞价排名的效果:诸位面红耳赤的痴汉为了博得小姐屏幕上的回眸一笑,不惜一掷千金,这样的竞争效果,在传统夜总会封闭式的服务环境中远没有那么激烈。

不过,对于上面提到的第二个共享经济特点,即互联网化的服务调度模式,目前的直播平台做的还很不够。可不是么, 不论谁打开任何一个直播应用,就那几个头牌挂那儿招摇过市,都是锥子脸、假大胸、操东北味儿台北口音的美女,像找点儿个性化的服务需求,似乎没有太好的办法。设想一下,你喜欢鞋拔子脸、中原口音、充满城乡结合部风情的美女(美的标准是多样化的),应该怎么找呢? 从结果上看,由于没有建立个性化的服务分发能力,实际上80%的主播不过是每天镜头一通扯臊,回去啃贴饽饽就凉水。从这点上来说,陌陌虽然提供的是时分服用的、一对一模式的服务,却有更加充分地的精准服务分配能力,值得直播平台借鉴。其实,最近挺火的在线问答服务“分答”,目前的产品也有类似的症结。

其实,在这个领域还存在着更先进的“码分复用”模式,也就是多名高官共用情妇,却各自以为是独占式服务的产品模式。由于这种复用模式对技术要求比较高,也比较难以规模化,因此并不是市场的主流。

当然,坐台这样的共享经济,调调儿似乎不符合社精文明的核心要求,似乎也不是互联网行业可以引以为荣的成就。诸位做直播做得不亦乐乎的创业者们,其实要明白一件事: 坐台式的直播产品能火,其实没什么奇怪的。这并不意味着它代表了互联网最先进的产品方向,只不过是在网上开了个夜总会。 如果能把直播行业获得的对共享经济和用户交互的理解应用到更多的行业上,才是有更大价值的事。那么我们想想,还有什么行业,有可能被频分复用模式的共享经济所改造呢?

个人的感觉,下一个被频分复用共享经济改造的行业,应该是互联网教育。教育行业的互联网化大家探索了很久,不过一直不算成功。究其原因,现有的互联网教育平台,有点儿过多地强调了表演性,忽略了交互性。但是教育不同于新闻联播,虽然是以老师讲授为主,点睛的部分确是对学生状态的把握以及相应的互动。完全不顾学生状态的单向教学,效果是非常差的。如何处理好网上教学中点睛的交互过程,是互联网教育产品上的成败关键。从这个意义上讲,直播是非常值得借鉴的产品形态。

——————————–

知乎live预告:应广大吃瓜群众要求,我们将互联网领域常见作弊手段作了全面整理,用知乎live的形式做一次系统介绍。为广泛传播负能量,我们将价格定在了知乎允许的下限9.9元。 请点击 “手把手教你互联网流量作弊” 查看详情! 无论您是立志于扫除流量作弊,还是积极投身于作弊行业,参加完本次 Live 后,都将会有坚实的知识准备。

稿源:计算广告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创业投资 » 共享经济+坐台=?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