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人的中年危机:35岁月薪不到30K,你还有资格留在游戏行业吗?

老李最近过得不太好。

老李今年35岁,他曾担任发行公司的高管,主推过几则月流水千万的项目,后来离职,创立了一家小型发行公司,结果因为“没想清楚”失败。如今团队解散,他准备卖掉妻子的包,找一家公司打工,把天使投资人和亲戚的钱慢慢还回去。

老李的白发越来越多,他开始回忆自己25岁的时候。那时他吃穿住行都在公司,全心全意为事业奋斗;如今他身陷日常生活的泥沼,甚至我想约老李上午聊聊,老李都说不行:“要陪孩子去打针。”

孩子生病了,你做父亲的总得请个假,陪他去医院吧?你跑不掉的。自由的日子没有了。你已经没有多少机会了。如果你在打德州,你的筹码已经不够几手了。

狭路相逢。老李遇到了中年危机。

职场

中年危机曾经是40岁的专利。但在普遍年轻的游戏行业, 无论是猎头、HR还是从业者似乎都达成了共识,默认35岁是一个意味着“老了”的门槛。

游戏产业的爆发与增长没有几年。在黄金岁月中,没有人会感受到中年危机的临近;但如今行业逐渐稳定,大浪淘沙,对一些35岁左右,工作面临调整和变动的从业者来说,失业和降薪已经成了绕不过去的一道槛。这里有一些打听到的例子:

83年,策划出身,做过端游、手游、发行、创业。创业失败后转运营,薪资拿到30K,但最后被炒,想回归研发却不能,因为主策的岗位往往要求主导过千万流水的项目;

79年,大专,10年以上从业,擅长MOBA和RTS运营,最近失业,学历不够,年龄太大,找不到工作;

70后,05年左右创业做端游研运一体,做到2015年,转型手游遭遇困难,后来手游创业也不顺利,最后离开游戏圈;

82年,曾于知名厂商做助理制作人,后来创业失败,应聘制作人、主策难以成功,一度担任普通策划,月薪不到20K。

剔除学历、履历等方面的因素,年龄真的会影响入职成功率吗?曾经在数家游戏公司之间辗转的HR小京介绍,在筛选程序简历的时候,年龄确实会是HR看重的因素。

如果一名技术有5-7年的经验,但还只是一个普通程序员,那就说明能力一般,简历会直接Pass掉,录用的可能性也很低。除非说你一直在游戏行业里,做过的项目很好,经验也确实很丰富。

79年的吗啡曾先后在EA、Zynga、Kabam负责技术。在Kabam北京工作室解散后,他在经历短暂的焦虑后重新找到了不错的工作,但他周围同事的求职并不都这么顺利:

那几名30岁左右的同事最快找到工作,有几个人还升职到了主程;但几位没有管理经验,年龄也比较大的同事就艰难一些。有三名同事去了一家新晋的休闲游戏厂商面试,聊了近3个小时,向面试官给出了许多技术解决方案,结果最后都被拒绝了。

虽然大龄程序要兼顾家庭,不能满足游戏公司的加班要求,但他们远比策划幸运。

小京称,游戏策划需要玩足够的游戏,35岁以上的人很少爱玩游戏,老板永远想要年轻的策划。她甚至很少接触85年之前的主策,大龄执行策划更不会被列入考虑的名单。

资深游戏HR小W也表示,35岁以上的策划,如果没有专注在一个类目进行深耕,或者没有成功项目在身,恐怕会越来越寸步难行。

女性同样是这场危机当中的弱势群体。小京称,游戏公司的高管大多是男性,在国内做研发,超过35岁的女性职业发展会越来越不明朗。如果公司经营状况不好,人员编制过剩,年龄过大的女性也会面临裁员的风险。

一名资深猎头总结,如果求职者在35岁以上,只有到达主程、经理、总监、制作人等级别才有被猎头光顾的可能,普通岗位几乎没有客户需要。

“普通岗怎么定义?”

“目前月薪还在20K以下的人。Title是虚的,到手多少钱才是实际,你说对吧?”

安全

对很多人来说,月薪20K并不是一个特别容易达成的数字。但在上海的小京看来,足以抵消中年危机的数字还应该再高一些。

小京认为, 在有车有房,还清贷款,不生大病的前提下,夫妻的税前年收入70万,到手40-50万,这才能保证35-40岁的生活将没有太大压力——也就是说,在夫妻收入均等的情况下,每个人的工资要达到近30K。

你买了一套房子,每个月1万贷款,物业费、停车费、小孩学费、生活费,杂七杂八加在一起,在上海一年你要花掉20万。之前游戏行业加班压力大,你也不能保证你不生病,万一生一场病,看病可能又要十几万。

“你觉得有多少人能在35岁前达到这条安全线?”

“100个人里面可能有10几个吧。”

如果说月薪还是流动的数字,那作为更加可见,价值也更为可观的资产,房子则是更多人安全感的来源。可惜游戏行业的成功率已经不如以往,无法产生那么多新贵和富豪,房价上涨的速度更是几乎超越了游戏行业的发展。

你看看工资,想买房?怎么可能!你去问老板,老板心想,我创业成功也就买个房!一个公司上市了,也就能保证几个人买房。

抛开经济层面的安全,职场上的安全其实也拥有不低的门槛。小京计算了一个游戏人可能的发展轨迹——在游戏行业,35岁很可能就意味着职业上升的停滞。

你要是刚开始在一家小公司,入职就是主管、主策,工作三年,最多也就能做到副总。可小公司的副总算什么呢?你想学到更多东西,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那可能会去大公司,做一个主管或者经理。

如果你在同一家大公司工作5年以上,或者有7,8年甚至十几年的行业背景,之前待过的都是大公司或者好项目,那也许能做到一家大公司的中层。

但做到中层之后你的上升空间在哪儿?如果不创业,走晋升通道,那你就要从业务线进入管理线。30岁以上做到中层已经很难,一家游戏公司的高层更是可能只有20人左右,除非公司扩张,或者有高管犯错、离职,否则你升入高层的可能性非常低。

当然,也有人认为心态和能力才是安全感的来源。小W表示,中年职场上的安全感既不会来源于所在的平台,也不会来自职位title,最终还是源于“不可替代”。“只有保持终身学习的心态,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到某个年龄阶段就该具备这个年龄段应有的经验和不断精进的技能,才不会被淘汰。”

吗啡也有类似的观点。“只要不是财务自由,你的收入就永远不够安全。你必须保持敏锐的行业洞察力,进行持续的自我学习和提升,调整心态,充满自信。我们这一行本来就和稳定绝缘,谁都不能保证有一个铁饭碗。”

出路

危机感易有,安全感难寻,管理岗太少,上升期不保。对于35岁“伪中年”的游戏从业者来说,面对突如其来的中年危机,出路可能会在哪里?

程序和美术或许是相对幸运的群体。虽然国内不大重视技术专家岗位的设置,但仍然有资深工程师、架构师、技术导师职位提供。不过吗啡介绍,如果一名程序始终没有参加过大用户量项目的历练,这条路是不大走得通的。

比如对后端程序而言,伴随用户量的增加,技术深度和难度其实在几何增长。如果你的产品没经历过大用户量、大数据的考验,你的技术水平是不够的。如果用户量不构成压力,那你就无法增强自己的技术,只能怪自己之前的选择太安逸了。

而策划、运营以及商务则大多没有这么幸运。在大部分游戏公司,这些工种并没有多少专家岗位的设置。如果大龄游戏人没有相关的管理经验,求职的难度要大上不少。

在职场发展遭遇天花板之后,许多既不想在大厂做螺丝钉,也不看好小公司长久发展的大龄游戏人难免会选择创业。小W表示,他最近在寻找资深的技术大牛,但发现端游时代或者手游早期的,40岁左右的创业者大部分都积累了足够的原始资本,正在创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当然,创业并不一定是中年危机最好的解决方法。吗啡的一个朋友曾经外出创业做游戏三年,付出了无数心血,公司每年流水一度达到大几千万。但后来他们的第二款项目失败,他只能回到游戏公司,重新成为一名普通工程师。

他之前是技术经理,管着十几个人,如果继续做管理,做到技术总监应该没有问题。他亲口告诉我,创业毁掉了他的职业生涯。

在创业之外,也有许多大龄游戏人选择逃离。“我认识的很多人都已经跳出了游戏圈,而且不想再回来。游戏圈现在乱象丛生,风气也不大好,换皮、加班……还有很多人是为了赚钱,而不是做产品而做游戏。”事实上,吗啡现在的这份工作也和游戏研发无关。

离开北上广深则是更进一步的逃离方式,小京就认可了逃离北上广深的可能性。

你在上海的收入比老家高,那能不能努力工作,多挣些钱,回老家或者在上海周边买一套房?

你在上海的大公司做中层,但没有户口。那杭州有好的工作机会,可以让你在普通公司做高层,也帮你解决户口,那你是不是可以去杭州?这既解决了职业规划的问题,也解决了家庭的问题。

这种人不在少数。大家聊天经常会说这个人马上回家了,以后就不来上海了。

不过并非每个家庭都能承受这种逃离。老李也考虑过离开大城市,他觉得在哪里生活无所谓。可他的妻子并不同意:“做互联网行业的,去三四线城市你能干什么?这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这是整个家庭做的决策。”

危机

这就是游戏行业关于中年危机的现象、疑虑、挣扎和病症。

知名产品经理纯银认为,中年危机意味着“对这个世界的无力感,以及对老去的感知与恐惧。”而在我看来, 中年危机意味着个体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的中心,清楚过往的选择无法改变,并准备在余下的时间承担过往选择的后果。

没错,游戏是一个容易产生中年危机的行业。这个行业变化莫测,职业选择千千万万,顺风顺水太难太难。

同样没错,这也是一个容易产生中年危机的时代。阶级壁垒日趋固化,社会流动越来越难。游戏行业已经不足以让你一夜暴富,实现阶层的跨越。

我们当然有权利居安思危,谨慎地做出每个选择,将有车有房,月薪30K作为未来的主要目标,活出成功中年人应有的安详样子。可是如果达成这些目标,等到35岁甚至40岁,中年危机就荡然无存了吗?

置身基层要抵抗生活成本的侵蚀,跻身中层要面临天花板的制约,晋升高层则要面对责任感的桎梏;物质的充盈无法填补精神的空虚,精神的丰富也不一定能满足物质的贫瘠。 如果人人都将面临一场中年危机,那么,对中年危机的恐惧和抵御还有什么意义?

94年的小四刚刚毕业,加入了一家大厂,她说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中年危机的事情。“上升期不会有危机感。”;87年的老梁则在一家初创公司负责核心项目的运营,项目数据节节攀升。“想过这个问题,但真的没有亲身体会。”

他们没有危机意识吗?或许没有。但事实上,他们正是所有还没感到中年危机的,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游戏人的缩影。如果他们在中年危机还未到来之际就瞻前顾后,生怕选择了错误的道路,那游戏行业断然不会像今天一样有趣和可爱。

老李回忆,在他处于事业上升期的时候,也有人问过他“你买房了吗?”“你有户口吗?”等关乎中年危机的问题,当时他全然不放在心上。

其实这是个概率问题。99%的人都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凭什么我觉得我是1%?但那时候我就想,我努力工作十年之后,难道还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注:文中部分案例来自资深游戏猎头Vivi与豆丁。

(本文首发于游戏葡萄微信公众号(youxiputao),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稿源:托马斯之颅的脑中世界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创业投资 » 游戏人的中年危机:35岁月薪不到30K,你还有资格留在游戏行业吗?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