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游科技27亿收购背后:“老熟人”魏建平突击入

每经记者 贾丽娟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迅游科技(300467,SZ)欲27亿元收购软件公司成都狮之吼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狮之吼),引发关注。

8月15日,迅游科技就重组一事收到证监会出具的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被要求在30个工作日内回复意见。此时距离今年初停牌开始谋划重大资产重组已大半年时间。收购的交易报告书也经过两次修订,但在这场交易中,除此前外界非常关注的迅游科技实控人等提前入股标的外,一些耐人寻味的细节正逐渐浮出水面。

●迅游科技停牌前1个月入股标的

在迅游科技发布收购方案后,标的狮之吼此前的两次股权变更引发外界关注。

今年6月6日,迅游科技发布了《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向鲁锦等11名自然人股东及天宇投资、天成投资等17名机构股东购买狮之吼100%股权,标的作价27亿元。

鲁锦为狮之吼实控人,其被熟知的身份是软件“优化大师”、“鲁大师”的作者。

在迅游科技发布重组公告前的半年中,狮之吼的股权结构变更了两次。

2016年12月,狮之吼股东刘鹏娟、周江、信元欣悦投资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魏建平、殷晓娟、朱维、眉山鼎祥、上海擎承、益启信元。2017年5月,狮之吼一众股东将持有的部分股权转让给天宇投资、天成投资、钱沛投资、北辰投资、优达投资。其中,天成投资系迅游科技实控人之一袁旭控制和新设的投资公司。

迅游科技表示,2017年5月的股权变动,主要是为了减少募集配套资金的规模,以及尽快锁定此次交易。

迅游科技实控人等通过一些投资公司提前入股标的,引起外界不少关注。但实际上,狮之吼去年12月的这次股权变动更值得关注,因为其发生的时间是在迅游科技今年1月宣布停牌之前的1个月。

2016年12月,狮之吼股东刘鹏娟、周江、信元欣悦投资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魏建平、殷晓娟、朱维、眉山鼎祥、上海擎承、益启信元。其中,魏建平受让的股权最多,转让价款达3823.3万元。受让完成后,魏建平持有狮之吼2.94%的股份。

对去年12月狮之吼的股权变动,迅游科技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表示,魏建平等受让方作为财务投资人,看好标的公司未来的业务发展和市场前景,故拟对标的公司进行财务投资。而转让方转让的原因为资金需求。该次股权转让与交易(迅游科技收购狮之吼)无关。

不过,这次股权交易背后,魏建平为何能与其他个人或投资公司先入股狮之吼?今年1月初,迅游科技宣布停牌,后公布交易标的为狮子吼。时间相近,是否仅仅是巧合?记者注意到,不论是对迅游科技还是对狮之吼,魏建平都算是“老朋友”了。

●收购双方的“熟人”

据《草案》披露,魏建平是1964年生人,住所为上海市长宁区。其最近三年的任职单位有:上海融玺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玺投资)、上海亚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都亚商富易投资有限公司、成都亚商新兴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商创投)等公司。

魏建平早年担任过四川上市公司国腾电子(300101,SZ,现更名为振芯科技)、卫士通(002268,SZ)两家公司的董事一职,在两家公司的年报中都曾披露过其详细资料。2012年11月,卫士通公告称,董事魏建平提交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辞职。2013年3月,国腾电子公告,魏建平因个人工作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

魏建平从2009年至今担任亚商创投董事兼总经理,而亚商创投是迅游科技改制设立时的创始股东之一,上市前持股比例为6.72%,直到去年解禁后减持,并从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对于狮之吼,魏建平除2016年12月直接入股外,其关联公司融玺投资在2016年4月以增资形式成为狮之吼的股东,当时持股0.8%。

迅游科技还披露,魏建平自2009年7月至今担任融玺投资的投资顾问,并与其存在“产权关系”。且融玺投资、魏建平均为多家公司的合伙人或股东,因此二者构成一致行动关系。最新公告显示,8月融玺投资股权变更后,魏建平持股16.59%。

此外,去年12月,与魏建平一同入股狮子吼的还有私募基金上海擎承。目前,融玺投资、迅游科技都为上海擎承的合伙人股东之一。融玺投资担任基金普通合伙人。

魏建平与狮之吼的交集还有2016年11月。彼时,狮之吼与魏建平等合伙成立了“鼎狮投资”,狮之吼出资占比30%,魏建平占比20%,而融玺投资占比10%。

值得注意的是,在狮之吼之外,魏建平还出现在了迅游科技近期其他投资对象的股东名单中。

2017年1月24日,迅游科技签署了一项股权转让协议,拟以2.17亿元的价格,向西藏雨乐、西藏力行收购雨墨科技13.4%的股权。公告显示,雨墨科技的股东名单中,有上海利旭投资中心(持有雨墨科技16.15%的股份),以及上海擎承(持有雨墨科技7.7%的股份)。启信宝数据显示,上海利旭正是由魏建平等人出资,魏建平出资占比69.17%。

魏建平为何频频与迅游科技产生交集?迅游科技一位内部人士对记者分析称,作为一个投资人,魏建平当然会尽力去寻找好的标的,而好标的眼下并不那么容易找。对于魏建平来说,迅游是一个好标的,狮之吼也是一个好标的,因此会出现这种“熟面孔”的情况。狮之吼方面则对记者表示,不方便发表评论。

不过,狮之吼的一位内部人士私下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魏建平等人屡次踩准节奏,确实是很多人的疑问。

深圳一位上市公司高管对记者分析称,类似于迅游科技和魏建平这种情况,从法律上来看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但在背后,魏建平大概率与上市公司交情匪浅,甚至于能够影响交易标的的选择。至于能在上市公司收购前突击入股、随后明显能获利的投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魏建平和关联方“踩点”入股有望大赚

且不论魏建平在此次迅游科技拟收购狮之吼的交易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但其入股狮子吼已浮盈不少。

魏建平2016年12月以3823.3万元获得狮之吼2.94%股权后,在今年5月狮之吼股权变更时,魏建平以2717.98万元的价格转让了自己持有的部分股权,转让后持股比例降至1.93%。若前后对比算来,魏建平仅花费1100余万元,便持有了狮之吼1.93%的股权。而按照27亿元的对价计算,这部分股权的价值为5211万元。

若迅游科技收购狮子吼交易完成,魏建平此笔投资将赚钱不少。况且,在此期间的2017年3月2日,狮之吼股东会还作出决议,将2016年度可分配利润中的9540万元按照各股东持股比例进行了分红。

上海擎承也是赢家之一。其在2016年12月以1000万元的价格受让了1.2万元的出资额,到2017年5月转给天成投资,价格就变为了2076.92万元,短短五个月收益翻番,且已落袋为安。

股东短时间入股转让获利颇丰的原因,是狮之吼估值的暴增(半年时间内从13亿元增至27亿元)。深交所问询函也对此表示了疑问。迅游科技的解释是,狮之吼业绩上涨,且管理团队增加了业绩承诺等。迅游科技董秘康荔也对记者强调了这一点。

7月初,迅游科技总裁袁旭在重组说明会上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狮之吼未来的价值远不止此。

但魏建平为何能准确“踩点”入股狮之吼,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拨打了魏建平旗下多个公司的电话试图向其了解情况,但均被拒。通过相关工商登记地址,记者辗转找到了亚商创投的办公地点。在说明来意后,亚商创投一位工作人员称,魏总出差去了,也不方便提供其联系方式,只留下了记者的名片。但截至发稿,记者未能获得其回复。

康荔称,就她了解,魏建平与公司高管之间没有特殊关系,且狮之吼的估值变动源自自身业绩增长。至于上海擎承的退出,是因为监管层要求不能循环持股(迅游科技是上海擎承的股东,若对应收购上海擎承原持有狮子吼股份,迅游科技需向上海擎承发行股份,则构成循环持股),因此在收购前必须退出。

本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白鑫_NT4464

网易科技稿源:网易科技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科技动态 » 迅游科技27亿收购背后:“老熟人”魏建平突击入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