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区3.0版“受潮”,引资之火如何点燃?

国际投资越来越呈现轻资产化和服务化特征,更愿意采取并购投资和间接投资方式,但中国传统的吸引外资政策还是侧重制造业绿地投资,对外资的吸引力趋弱。

(资料图)

《财经》记者 周哲/文 王延春/编辑

“最近一段时间各地自贸区来找我的特别多,基层管委会都在问,招商引资怎么办。基层的同志讲,自贸区现在好像有点受潮了,点不着。”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协同创新中心理事长、上海自贸区方案设计参与者王新奎,在9月16日上海财大举行的第五届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论坛上坦言。

今年4月,第三批自贸区挂牌,中国自贸区“1+3+7”的新格局正式形成,第一批为上海;第二批为广东、天津和福建;第三批为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陕西、四川和重庆自贸区。

自贸区的3.0时代,部分第三批自贸区代表似乎有些发愁。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川南临港片区政策研究局副局长刘新就在上述会上坦言,川南临港片区位于四川泸州,可能是自贸区当中基础条件相对较差、也比较偏远的中西部自贸区。“我们遇到最大的困惑是做了很多改革想发展对外贸易,但是很少企业来实践,不太愿意来。”

在王新奎看来,自贸区的工作看似面面俱到,但实际上走到自贸区调研会发现核心问题就是招商引资。自贸区吸引外资遇难题,很重要的原因是大家对经济全球化的认识出现了偏差。

外资更愿变内资

王新奎分析,2010年前后,世界发生了明显变化。1990年至2010年期间通讯领域发生了ICT革命,那时候的经济全球化是管理知识的全球化,WTO的多边贸易规则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在全球扩散。全球价值链中知识技术的创新端和制造的工厂端在国家和区域层面分化,一部分新型国家占据了制造的工厂端。

2010年之后,经济全球化变成了创新知识的全球化。ICT革命渗透到服务和制造业领域,特别是数字服务和智能制造,不单单是通信领域。

现在的国际谈判无论是TTP还是中美谈判,西方发达国家要求的核心条款都是和知识自由流动有关,包括商业数字的自由流动、知识产权的保护等新议题。

2010年之前重点是分化,创新端和生产端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分化;2010年之后重点是融合,ICT革命在供应链各个增加值环节开始融合。“按照传统的说法,像富士康这样的组装代工环节应该是价值链最低端的,但是数字服务和智能制造最开始的融合恰恰发生在这里。”王新奎直言。

但目前,中国传统的吸引外资的政策体系对创新知识全球化这个新变化不适应。

王新奎认为,国际投资越来越多地呈现出轻资产化和服务化的特征,更多的采取并购投资和间接投资的方式,但中国传统的吸引外资的政策还是侧重于吸引制造业绿地投资,对外资的吸引力日趋下降。

跨国企业之间竞争与合作更多的出现在行业内甚至产品内的增加值环节,而不是在产业层面展开,但中国传统的吸收外资政策缺乏精准性,效率日益下降。

尤其是产业政策的问题最为明显,比如产业政策可能把纺织业看作夕阳产业,但实际上纺织业的某些环节恰恰是创新产业,意大利纺织业正在复兴,纺织业正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而产业政策却很难反映出来。

此外,外资企业越来越多地在东道国采取本地企业延伸投资的方式来拓展投资,因为在东道国有完整生产供应链和销售细分市场,它们更关心投资全生命周期的国民待遇。但中国传统实行内外资身份管理,并据此实施国家安全审查政策的外资监管体系,与外资企业实际运行的偏离度越来越大。外资企业现在都想变成内资,避开对外资的各种限制。

给钱给地,还是保护知识产权?

应对知识创新的全球化,王新奎建议,对外资的激励应从直接收益性激励变成间接体制性激励。传统的吸引外资方式侧重于直接的收益性激励,包括税收优惠、财政补贴、土地利益让步、出口补贴、进口设备免税等等。但现在创新知识全球化背景下外资企业对这种激励不是特别感兴趣。

“现在新业态的企业来了不问我们给什么奖励和支持,而是问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有什么措施。”广东自贸试验区南沙新区片区管委会副主任、自贸办主任潘玉璋也如此印证。

所以王新奎建议,取消对各级政府吸引外资额的考核指标,而且停止不断加大直接收益性激励力度的做法。“各地今年又兴起了一轮争夺投资的高潮,各地吸收投资多少绝大部分取决于地方的财力,我们发现很多地方政府甚至用地方平台发的债券在搞补贴,这种情况必须停止。”王新奎直言。

此外,王新奎认为,自贸区吸引外资最大的瓶颈就是地区分割,因此对外资的产业导向政策要从分散的开发区政策平台转移到协同的自贸区平台。

自由贸易区研究协调中心秘书长、研究员徐明棋提到,目前的各类开发区不少于41个品种,包括开发区、科技园区、出口加工区,金融贸易区,保税区,保税区等等,这些开发区和自贸区的区别体现在哪里。

王新奎还认为,对外资的管理要从身份管理转向状态管理。想要做到状态管理只需要把握住一个核心,即外资统计制度,把外资的直接投资和间接投资、绿地投资和并购投资、股权投资和VIE投资所有外资进出的动态都纳入标准的企业信息登记表中,作为政府设计外资监管政策和国家安全审查的依据。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政策研究局副局长王遵指出,现在地方层面、管委会层面能够自主决定的改革不是特别多。涉及很多中央的事权、省政府的事权,比如现在的负面清单都是国家版的,没有太多地方层面改的空间,贸易方面主要是海关等部门在推进改革,金融更是一行三会在主导,地方政府和自贸区管委会自主改革的空间有限。

上海海事大学研究生院院长、教授杨斌建议,虽然目前各个自贸区之间还在互相学习、复制和推广,但是更重要的是把11个自贸区现在遇到的共同的困惑、共同的问题反映到国家相关部门,把一些探索和经验上升到国家的顶层设计。

凤凰科技稿源:凤凰科技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科技动态 » 自贸区3.0版“受潮”,引资之火如何点燃?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