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乐视羁绊的易到 正走在无路可走的路上

文/互联网圈内事

在易到人看来,老东家乐视害了易到,易到是乐视“城门失火”后被殃及的“池鱼”,但摆脱乐视,获得新东家韬蕴支持,易到似乎并没有迎来预期的局面,甚至仍然麻烦丛生。

组团去讨债,说明欠债方太可恶了,但这里说的不是乐视,而是新生的易到。

据凤凰科技报道,目前已经38个老易到人开始了维权讨债之路,这38人此前和易到签订了员工持股计划,根据协议,工作满一年后,他们手里的制性股权能转换普通股。但是易到就是不认账,已经拖了好几个月。

有小道消息说,易到的CFO告诉他们:“公司没有期权池了。”我没钱,给不了,口气还是乐视的口气。

另据已经离职的易到联合创始人杨芸说,“易到卖身乐视时,承诺每年拿出一部分股权分给团队,但一直没有兑现”,她甚至说,“乐视就想吞了这部分股权。”

那么,转过头看,难道易到也想吞老员工的那点股权?

不仅如此,易到新生快三个月了,现在看来,仍然还未得到救赎。

1

6月30日,韬蕴资本向易到注入首批资金,用以解决老大难问题:车主提现问题。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易到许久,从年初出现提现问题,到今年5月,易到一直拖着。最后导致易到和乐视的决裂。

韬蕴入主易到前,易到宣布提现的时间是6月29日,或许是韬蕴的缘故,易到又延迟了一天,6月29日,易到高调宣布:全面开放线上提现日期为6月30月14时。

6月30日,易到总算没有再拖延。此后,提现日期定为每月最后一个星期五。根据易到7月初透露的数据:超过40万司机已完成提现。

不过,这不是结局。7月28日,易到公司大门一纸公告:因韬蕴正在对易到进行尽职调查,提现由原定的7月28日被迫延后至8月25日。

易到此前拿不到钱,或许情有可原,但摆脱乐视后还出现这一情况,不免让人怀疑。

目前双方股权交易并未完成,所以一直是韬蕴借钱给易到,9月的提现日子快到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出事?

提现问题没有完全解决,易到目前的服务也出现很大问题。

5月初,中消协约谈易到,易到主要存在打车难、退款难、沟通难等问题。但如今这些问题依然没有解决,甚至愈演愈烈。

或许是司机减少的原因,乘客叫车常常加价,但加价还是叫不到车。

更关键的是,用户退不了款,易到不仅没有对接普通消费者的电话客服,而且还有一条“充值3天后不接受退款”的霸王条款,似乎存心不给退款。

显然,眼下的易到还留有乐视的烙印。

在公开声明中,易到和韬蕴反复强调易到的核心资本:超过4000万用户和600万平台车主。

但是,车主和用户的耐心是有限的。更何况,中国的网约车平台不止易到一家。

2

从今年以来,在关于易到的所有消息,唯一称得上好消息的是:易到拿到网约车牌照。

5月初,正处于风口浪尖上的易到拿到北京地区的网约车牌照,真正开启合法化运营之路。

当时,易到COO冯全林在朋友圈里说了一句话: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

显然,在易到看来,这张牌照就是度过难关,甚至逆袭的保障,外界也把牌照解读为易到能够拿到融资的保障。

似乎也是因为如此,5月底,韬蕴资本宣布接盘易到,易到终于摆脱乐视的枷锁,走上新生的道路。

随后,易到迅速收割各大城市的牌照。截止目前为止,易到拿到北京、成都、沈阳、南京、福州、珠海等重要城市的18张牌照。

这又被当成易到的神奇之处,在易到最为困难的时候,拿牌效率如此之高,的确不可思议。

牌照是好东西,只要易到拿到钱,然后往这些城市一撒,易到平台的司机和乘客就会大幅增加,短时间内易到就能恢复盈利。

但是,放在大环境里看,这一核心竞争力的份量到底有多大呢?

还是不得不强调,市场上不只是易到一家网约车公司,在牌照方面,易到非常顺利,但其他平台又何尝不是呢?

首先,易到是继神州、首汽、曹操专车、滴滴之后,第五家获得网约车资格的公司。从时间上看,易到离最早拿到牌照的神州整整晚了三个月。

而在此期间,神州拿到15个城市的牌照,首汽拿到11个城市的牌照,滴滴拿到六个城市的牌照,曹操专车拿到一个城市的牌照。

截至目前为止,神州拿到40张牌照,占据国内网约车市场90%以上份额的一二线城市的牌照基本被它拿全了。另外,截至8月中旬,首汽也拿到了31张牌照。

所以,易到拿牌效率再高,在时间上早已落后其他网约车公司,易到的融资能力再强,也很难跟上其他网约车公司。

易到的竞争力正因为其他公司的高歌猛进而不断弱化。

9月初,周航接受采访,反思了易到的问题。其中关键的一点便是:易到最初在计价模式过于追求完美,没有直接采用移动支付,以至于被滴滴们迅速赶超。

回顾易到的发展历程,这一问题一直存在:当滴滴和快的价格战打得不可开交时,易到选择性忽视。当滴滴吞掉快的,乐视入主易到后,才开始大幅降价和补贴。结果呢,市场没烧出来,资金链却断了。

甩掉乐视,易到就能活好吗?易到或许应该找到周航的反思好好揣摩一番,易到不止缺钱,更缺远见。

3

我们或许本可以期待韬蕴资本,期待它为易到带去新的局面,但这可能吗?

9月初,韬蕴资本陷入一场借款合同纠纷,案值在1亿左右。2016年,韬蕴资本从上海汉唐企业手里“接盘”上海国际皮革厂,随后韬蕴进行大规模改造,但很快出现问题,工程停止。按照韬蕴的说法是,自己看走眼被骗,这家企业财务报表造假、企业实际已资不抵债。最后,韬蕴被告上了法庭。

这是一件罗生门事件,但韬蕴的投资眼光值得怀疑。

此外,韬蕴还卷入另一起诉讼案件,其投资控股的北京溢生沣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因欠工程款1115万元,也被起诉。

众所周知,韬蕴资本与乐视关系密切,在乐视移动(20000万)、乐视体育(32000万)、乐视影业(未披露)、乐视汽车(33400万)等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均有较大的投资。

但目前来看,投资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不妨再复盘一下韬蕴拿下易到的过程。

6月28,易到微博声明已经产生新的控股股东。但是,按照正常程序,半个月后的7月13日,易到股东大会后,协议才算达成。

易到急不可耐,而韬蕴资本也是急性子,从6月26日第一次开会讨论接手易到到真正达成协议,前后也是半个月时间。

而且,韬蕴几乎是自己突然跳出来的,此前和易到并没有什么交集,周航就说自己并不熟悉它。

仅仅是“一面之缘”,韬蕴资本为此投入了数亿元乃至10亿元(一种说法是韬蕴用5亿美元拿到易到67%的股权),按照韬蕴CEO温晓东的说法:自己的投资逻辑就是便宜就进。

此外温晓东还曾说,未来易到估计还需要投入二三十亿。不得不说,易到还需要更强大的资本做靠山。

种种迹象表明,韬蕴和易到的结合,更像是凑拢班子,难以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功效。

如果韬蕴算不上易到的最佳合伙人,其他小股东就更算不上了。

8月21日,乐视移动用6.13%的易到股份偿还了供应商银禧科技3.25亿的债权。

当时,银禧科技给易到的估值只有区区53亿,和当时外界盛传的400亿估值差了一大截。

银禧科技和易到业务并没有互补性,其董秘郑桂华当时接受采访时说:“主要是把钱拿回来。如果有意向受让方,我们很乐意转卖所持易到股份。”

看来,人家小股东也并不看好易到股份的升值潜力。

内外交困,易到正走在一条无路可走的路上。

只期望易到能够用心处理好司机提现、用户退款、员工股权的问题,否则就成了自己厌恶的乐视的模样了。

TechWeb评论稿源:TechWeb评论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移动互联 » 摆脱乐视羁绊的易到 正走在无路可走的路上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