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贿“搞定”吉祥航空营运许可 均瑶集团灰色财富版图隐现

上海民企100强,均瑶集团排在第9位。

这是一个营收超过230亿元的家族控股企业,掌握着包括吉祥航空在内的2家A股上市公司的股权,并因爱建集团股权纷争而声名大噪。

争吵、举报商战手段你来我往,爱建集团股权尘埃落定之际,曾依靠黑金“搞定”吉祥航空经营许可证的均瑶集团,灰色轨迹也终于显现。

行贿=民企“原罪”?

2004年,均瑶集团创始人王均瑶离开人世。其弟王均金接棒,成为均瑶集团新任董事长。彼时的均瑶集团,已初步形成航空、乳业、置业三大板块,并购入大厦股份(现大东方)母公司股权以期实现借壳上市。

航空是均瑶集团赖以发家的核心资本,也是王均瑶“托孤”的重点所在。2015年5月,吉祥航空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上市,王氏家族再一次实现财富跃迁。

上市最大的动力来自于王均瑶的遗嘱。根据王均瑶生前安排,其生前所持有的均瑶集团50%股权中,有40%划转给长子王瀚继承,5%转让给王均金,另外的5%转让给弟弟王均豪。

最为关键的是,王均瑶生前已委托其弟王均金、王均豪共同代管侄子王瀚这部分股权。

哪怕在11年之后,王均金股权代管的职责仍然有效。《财镜》查阅吉祥航空招股书发现,王均金通过均瑶集团及温州均瑶、均瑶投资以及于王瀚之间的股权委托管理安排,合计控制吉祥航空84.48%股份,是吉祥航空的实际控制人。

王均金并不想交出控股权。事实上,也就在王均金掌权期间,吉祥航空分别进行了两次行贿。一次在掌权之初,另一次则是在上市前夕。

北京市高院曝光了这两次行贿。《财镜》注意到,为办理航空运输经营许可证及开通国际航线等事项,均瑶集团利用黑金“铺路”搞定现已落马的国家民航局一位前司长。

判决书显示,2004年至2011年间,被告人史博利利用担任民航局运输司副司长、司长的职务便利,接受均瑶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吉祥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祥航空公司)董事长王均金的请托,为吉祥航空公司筹备工作、办理航空运输经营许可证及开通国际航线等事项提供帮助。为此,被告人史博利分别于2004年和2014年收受王均金给予的人民币10万元及价值1520075日元的旅游费用(折合人民币88164元)。

2004年,均瑶集团正在为获取民航局批复民营航空公司努力;2014年,吉祥航空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

行贿是民企的“原罪”。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大败局2》中曾发表过这样的观点:任何商业上的突破和创新都意味着与现行法制的冲突,因此便存在着无数的“灰色地带”,几乎所有的企业家在创业的原始积累阶段有过种种的灰色行为。

“灰色”并购

对于均瑶集团而言,王均金时代的“创业”才刚刚开始。

2015年末,均瑶集团成为上海国资改革的“座上宾”。由沪上国资上海国际集团牵头,拟将其持有的爱建集团股份转让予均瑶集团,并支持均瑶集团增持成为爱建集团的控股股东。

这无疑是一桩诱人的交易。老牌民企爱建集团拥有信托、证券和金融租赁业务资产和牌照,加上均瑶集团发起设立的民营华瑞银行,新一代上海滩金融大鳄正在崛起。

交易的对价之一,是均瑶集团向爱建集团注入资产。爱建集团将向均瑶集团、王均金等人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均瑶乳业99.81%的股权,预估价25亿元。

乳业资产注入金融上市公司,这样的并购逻辑并不常见。据披露,均瑶乳业99.8%股权的账面值为6736.21万元,增值率高达3600%。和吉祥航空不同,均瑶乳业是王均金实实在在控股的资产。《财镜》查阅均瑶乳业2016年报发现,王均金合计持股比例接近40%,是均瑶乳业第一大股东。这也意味着,若资产注入顺利,爱建集团亦将由王均金实际掌控,与“少主”王瀚无甚关联。

显而易见地是,这样的定增计划并不为市场接受。2016年3月底,爱建集团终止资产重组计划,改为以定增募资的方式向均瑶集团融资22亿元。若定增被批复,均瑶集团对爱建集团的持股比例将升至20.34%,王均瑶后人仍能分一杯羹。

不得不提的是,均瑶集团的控股权也在慢慢发生变化。按王均瑶生前安排,长子王瀚、弟弟王均金、王均豪的持股比例为40%、35%、25%。而最新的工商登记注册资料显示,王均金持股比例升至36.14%,实际上成为均瑶集团最大股东。

至此,若定增亦顺利,王均金仍能掌控爱建集团资产,这场悄无声息的股权变换,王均金自然是最大的受益人。

然而,爱建集团的控股之路并不顺利。2017年4月,华豚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举牌要约收购爱建集团,参与了爱建集团第一大股东的争夺。

均瑶集团的“灰色“行径再一次展现。《财镜》注意到,2017年6月末,股东大会召开前夕,爱建集团首度披露两封实名举报信,直指华豚企业增持爱建集团过程中涉嫌信披违规,内幕交易。一封指向华豚企业的收购资金来源,一封则指向大量的暗仓交易。广州基金和华豚企业方面均否认举报指控。

几天后,投资人举报均瑶集团董事长、爱建集团董事长王均金的消息在市场流传,直指王均金转让私募公司涉嫌违规。

但此举并不能阻止均瑶集团。在上海市政府国资委等部门介入与广州市政斡旋之后,均瑶集团掌控爱建集团再无障碍。

均瑶集团无疑是上海市“新宠”。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8月下旬,均瑶乳业宣布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并已接受国泰君安证券和爱建证券的辅导。

国泰君安是上海的老牌证券,爱建证券则隶属于爱建集团,国资老牌券商和民营金融大鳄混搭,王均金的财富扩张版图仍然在路上。

转自直面传媒

深蓝财经稿源:深蓝财经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移动互联 » 行贿“搞定”吉祥航空营运许可 均瑶集团灰色财富版图隐现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