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比了《羞羞》和《缝纫机》,发现这不仅是投资8000万和1.4亿的差距

“《羞羞的铁拳》10亿起步”、“《缝纫机乐队》有可能逆袭”、“大鹏为何那么怕影评人?”、“开心麻花IPO中,今年的业绩就看这部片子了”……

今年的国庆档,在冯小刚的《芳华》退出竞争之后,最受关注的,莫过于两部喜剧片的正面对刚了。

但这不仅是两部影片的对垒,也是两个喜剧制作团队之间的PK。无论是大鹏还是开心麻花团队,二者的喜剧创作走的都是亲民派路线,一个是“屌丝”身份逆袭,一个是常年根植于本土的话剧团队。

2015年,《煎饼侠》收获11.63亿,同年《夏洛特烦恼》则以逆袭姿态拿下14.42亿。看起来,这是两大10亿团队的PK。

目前两部影片猫眼、淘票票的口碑均破了9分,但在排片和票房等数据上却天差地别。

《缝纫机乐队》29日上映,上映首日票房3700万,《羞羞的铁拳》30日上映,首映日票房破亿,第二日破两亿,目前两部影片的票房差距已经达到3倍之多。

排片方面,《缝纫机乐队》昨天和今天影片的排片都只有7%左右,而《羞羞的铁拳》的排片占比一直占据高位,维持在30%左右。

狭路相逢,胜负当然是观众说了算。

鉴于两部影片表现差异较大,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之前采访了两部影片的制片人,试图找出差异背后的原因。

两部喜剧片,据娱乐资本论了解,一个8000万一个溢价到1.4亿,都是所谓的A级喜剧,谁能复制当年的奇迹呢?

投资成本:

《缝纫机》投资8000万

《羞羞》溢价到1.4亿

两年前,一部《煎饼侠》让“屌丝”大鹏一步跨入“10亿俱乐部”。当时这部影片的制作成本不过2000万,加上宣发费用也就5000万左右。因为资金上的掣肘,影片制作相对粗糙,也留下了不少遗憾。

而两年后的今天,大鹏团队的第二部电影《缝纫机》已经有了充足的资金。大鹏透露,这部电影投资成本在8000万左右,对于一部喜剧题材电影,已经是比较不错的制作水准,而电影制片人陈祉希则公开表示,单纯制作费用就超过了6000万, “我们要还给大鹏这个(精良制作的)东西”。

这8000万都花在哪里了呢?

举个简单的例子,剧组直接在集安市(大鹏从小生长到大的城市)广场上搭建了一把22米高、重约228吨的大吉他,造价600多万,还专门搭建了电影场景中六条主要街道,召集一万多名群演拍摄乐队演唱会的大场面。

在成本方面,《羞羞》的投入也不低,尽管制片人没有向小娱透露具体数字,只说与市场水平一致,但大概的成本范围并不难打听到。

有业内朋友告诉河豚君,他们按照7000万价格拿到了影片的原始投资权。按照业内一般的溢价行规可以推测,《羞羞》的成本大概在6000万左右。

也有消息称,部分后期加磅的公司是按照1.4亿价格投进来的。

“中间涉及到很多相关利益方,不同的公司拿份额的成本是不一样的。比如,像新丽传媒这种,之前已经合作过《夏洛特烦恼》,成本应该是比较低的,但后来那些加磅的投资人就未必了。”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在猫眼电影的APP上统计,除了新丽传媒、开心麻花、万达影视等《夏洛特烦恼》的老出品方,还有浙江横店影业,金逸嘉逸电影,捷成世纪,天浩盛世,锦元素国际传媒,大地文化传媒等将近10家联合出品方。

从片头的出品方中也会发现,《羞羞》的出品方基本都是业内知名公司。“像这种稳赚的影片,不管溢价多少,能投进来就不错了。按照目前的走势,票房10亿肯定不成问题。”上述业内人士称。

当然,在《羞羞》制作成本中,也涉及到一些复杂问题,比如,沈腾已经不是开心麻花的艺人了,他出演影片,是否会获得一定份额并不确定。

但可以肯定的是,顶着《煎饼侠》和《夏洛特烦恼》两部前作的光环,《缝纫机》和《羞羞》两部影片早已摆脱了小成本的影子。

宣发策略:

IMAX选择了《羞羞》

《缝纫机》还能靠路演取胜么?

与两年前小成本的《夏洛特烦恼》相比,《羞羞的铁拳》后期与More VFX合作(代表作《催眠大师》等),剪辑师由许宏宇担任,影片技术硬指数飞跃几级。

而且,《羞羞的铁拳》也是国庆档除了《英伦对决》外,唯一一部IMAX版本影片。对此刘洪涛自信地表示:“是IMAX选择了我们。”

对《缝纫机》的版本问题,小娱也资讯了相关知情人士,对方表示,“《缝纫机》只做了中国巨幕版本,IMAX转制因为时间紧张未能实现。”

事实上,两部影片在原定都是9月30日上映,但后来《缝纫机》提档,在9月29日上映。主要的原因是,30号上映的影片太多,比较拥挤。

提档一天也是对影片质量自信的表现。因为30号当天除了几部大片以外,还有第二梯队的影片上映,如果提档,可以让影片提前发酵口碑,靠口碑取胜。

《羞羞》在30号上映,则显示出无惧其他影片的气概。

刘洪涛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一方面我们觉得喜剧电影非常适合在国庆档放映;另一方面,我们反正也不过高奢望,在哪个档期都无所谓,拥挤也好,竞争激烈也好,早晚都要面对,那就只能做好自己。”

宣发方面,两部影片都较早开启全国路演活动,目标均为50城。

《羞羞的铁拳》制片人刘洪涛说道:“路演我们只是在大学里放映电影,大学生的评价都很好,甚至超出我们的预期。”

截止2017年9月26日

路演一项是大鹏团队的拿手绝招。当年,大鹏带着《煎饼侠》已走过31个城市,共计多达188家影院,211场放映,数量之大即使在整个华语电影巡回历史中也是从未有过,最终带来了中等成本电影的路演热。

而此次,《缝纫机乐队》则选择在全国的影院与高校同时放映,并且从大鹏的口碑重镇东北开始出发。

截止2017年9月26日

对此,制片人陈祉希说:“我们希望接受市场的验证,比如在高校放片,许多学生的包容度是很高的,他们是不花钱去看片,又可以见到明星,心态是不一样的,没有办法真实地去测算出观众对这个影片的态度,而且一些学校的放映设备并不是很好,我们的电影比较注重视听感受,所以只在高校放映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同样的梦想主题,不一样的创作方式

巧合的是,这两部喜剧电影不仅题材一样、档期撞车,影片讲述的故事也都是与梦想相关的。

《缝纫机》讲述一个落魄的音乐经纪人与几个业余摇滚乐手组建乐队、完成梦想的故事,《羞羞》讲述的是一个落魄拳手与风光女记者互换身体后相互扶持、共同完成梦想的故事。

看得出,两部影片的关键词高度一致:小人物、落魄、成长、梦想,而这些,也一直是热门喜剧的核心要素。

不过,两部影片有截然不同的展现方式和成长过程。

从《煎饼侠》的屌丝翻身到《父子雄兵》遭遇滑铁卢,大鹏个人形象从一个极致到另一个极致,但共同的关键词,就是情怀。

大鹏喜欢展现情怀,从《煎饼侠》中的古惑仔到《缝纫机乐队》的摇滚梦,大鹏总是能狠狠戳中某一些观众的命门,也因此被另一些观众诟病“贩卖情怀”。《缝纫机乐队》中大鹏拍了一幕百人大合唱,从全国各地选拔鼓手、贝斯手等集中于小城集安,当一百多人齐声合唱《不再犹豫》时,确实让不少观众感动了。

之所以叫“缝纫机”这个名字,大鹏说因为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连写字桌也没有,每天学习的桌子就是母亲的缝纫机,所以他认为自己梦开始的地方就是缝纫机。

可以说,大鹏创造《缝纫机乐队》的初衷是情感使然。但也会更加私人化。

在陈祉希看来,《缝纫机乐队》影片质量够好,尽管你不一定喜欢电影里的音乐元素、情怀,但你不至于去骂这个电影是烂片,所以我相信它也会顺着时间凭借口碑逆袭的。”

至于《羞羞的铁拳》背后的开心麻花团队,前两部电影作品都收获不错的口碑,加之开心麻花的舞台剧发展至今积累了大量忠实粉丝,也经历长久的市场验证。

制片人刘洪涛表示:“我不希望人们对于开心麻花出品的印象是‘密集笑点+少许温情’,我希望的是‘有品质的喜剧’。《羞羞的铁拳》我们努力的方向是‘喜燃喜燃’的喜剧,它既爆笑,又励志,还激烈紧张。”

小娱以为,大鹏的喜剧在契合市场之外,更具个人情绪和地域趣味,无论是他的电影梦、音乐梦还是港片情怀、摇滚故事,都会更加具象地符合某一些观众的心理状态,而非更广泛的人群。

而《羞羞的铁拳》与开心麻花以往的电影作品一样,脱胎于舞台剧,根植于都市人群,是经过市场认证、团队商讨、观众检验、反复打磨之后的高质检产品,它里面的笑点节奏,也是经过千百次剧场环境进行的打磨。至于表演和人物,经由全员参与之后,更符合每个人的形象(比如艾迪生这个角色太像为艾伦度身定做的了)。

《羞羞》拥有更高的质量认知度与更广泛的消费者信赖度,所以在市场趋势中更易于推行,才能取得目前的成绩。

不过,电影市场这么大,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小娱也很期待看这两部喜剧电影接下来的表现。

排版/橙子

本文转载自娱乐资本论

创业邦稿源:创业邦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创业投资 » 我们对比了《羞羞》和《缝纫机》,发现这不仅是投资8000万和1.4亿的差距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