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n United States

这篇文章本来是交给吴导来做总结册的,但也不完全是应付地写的全是虚的东西,于是就发出来权当记录一下那些日子。

在美国的这三周里,我从刚过去时的“Yeah, yeah. No, I mean no”到最后在公交车站被当地人问路,无论是语言上还是对文化差异了解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从杭州上飞机后就开始感受到国际化的氛围了,乘客中就有不少老外,空乘的默认语言也不再是普通话了。到香港国际机场后,公共电话的电话接线员连中文都不会说了,这使我意识到真正出国后不会英语必定寸步难行。到达Davis后的第一个清晨,刚出门蔚蓝的天空着实把我震撼到了,整洁而富有特色的街道和路上随处可见的晨练的人们立刻让我感觉到文化上的差异。

我被分配到一个俄罗斯裔妇女Yelena家寄宿,她有两个可爱的女儿,一个7岁另一个9岁。刚上她的车并开始交谈我就开始担心自己的英语水平不足以应付与她沟通,我只好半懂半装懂,第一次交谈表面上十分顺利地过去了。其实Yelena在与我以及同住在她家的一个日本女生和一个阿拉伯男生说话的时候都刻意避免了过快的语速,真正让我尴尬的是与她的两个女儿交流,她们十分活泼,说话语调十分富有感情并且时快时慢,刚开始大多数都听不懂,只好傻笑表示友好。

晚饭后阿拉伯室友Nailf带我乘坐Davis的公交车并逛了Downtown。他的英语比我说的流畅很多,但同时又有着阿拉伯的口音,某些音死活没法准确发音,比如Very他总会发音成vlly,favourite被发音成fabuly,当然这些规律是在第二天春节晚餐被Yelena的男朋友的儿子发现的。

接收学校UC Davis的Lectures内容十分丰富,从中美家庭结构分析到美国政治都有所涉及。Davis的Chicken law尤其令我感到不可思议,它规定每个戴维斯公民不能拥有超过6只鸡(A total of not more than six chicken hens and you have to keep them penned no less than 40 ft. from neighboring houses.)。不过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文化差异还是来自我亲眼所见的美国。

第一次小组行动是四个人骑车去Davis最大的超市target买东西。路上因为过马路的时候犹豫不决被警察拦下,女警指着我们小组的两个女生怒斥道“These two girls almost died”,即使是我们是自己给自己制造风险,警察也不会置之不理。路上我们曾停在路边查阅地图,这时一辆高级轿车停在了我们旁边,里面走出了一位高大的青年,问我们是否需要任何帮助,为了不辜负他的好心,我们还是向他咨询了路线,他不仅给出了我们自己从地图上查出来的路线还给了一条无车辆的安全的路线。在美国大多数人都十分热心,不管他们多富有,总不会忘记帮助他人。

第二次小组行动是浙大北美校友聚会的前一天,我们三人自己规划线路,5点半出发乘坐火车转乘大巴到达旧金山。从渔人码头步行到Apple Store,又步行穿越金门大桥。一路上我们不停地问路,有些的不是很懂当地人还掏出了手机帮我们上网查询了路线,学了十多年的英语终于能够用于生活使我们十分开心。在唐人街吃晚饭的时候我们三人决定晚上不回Davis了直接去第二天聚会的地方,因为从旧金山出发比从戴维斯出发省了将近2/3的路程。我们乘坐BART(湾区快速交通系统)到达Fremont已经是晚上11点钟了,周围十分空旷,一片漆黑,让我们想到了惊悚电影里面的鬼城。公交车站的一位老者告诉我们想当天晚上乘坐公交车到聚会的Cupertino已经是不可能了,最好先到San Jose(圣荷西) 先住上一晚,因为San Jose晚上并不安全,所以在外逗留是不可行的。于是我们遵循他的建议先坐上了去San Jose的公交车。在公交车上我们看到了一个穿SJSU(圣荷西州立大学)文化衫的女生,交谈之后她同意带我们去她们学校,我们想学校肯定比外面安全很多。最终她带我们进入了她们的学生宿舍楼,让我们在有沙发的学生活动室休息了一晚上。事后Yelena告诉我当时应该请她吃点东西或者喝点饮料以示感谢的,可惜当时实在是又困又冷,已经无暇顾及生存意外的事情了。第二天早上我们乘坐公交车提前到达聚会地点。听北美的校友说起才知道Cupertino是苹果公司的总部所在地,而San Jose则是硅谷的中心城市。

第三次小组行动是去Yosemite National Park(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野营。因为出发得太晚了,所以第一天晚上我们被迫滞留在了距离Yosemite二十余英里的Yosemite Bug Resort。在咖啡厅我们碰到了一个自称是中芯公司CEO的前女友美国大妈,她向我们展示了如何以American Way换掉桌上不想吃的菜,并给了我们许多旅行建议,她还大谈她的商业计划,再我表示我也许可以帮她拓展中国业务的意思之后,她找我留了电子邮箱以便以后联系。到达Yosemite之后,我们冒着被熊吃掉的风险步行欣赏了优胜美地峡谷的许多风景名胜,晚上在营地升起了篝火,引来了一个美国男生过来搭讪,又是一晚的畅谈。后来我才发现与美国人交流才是我在美国最enjoy的一件事情。

学习、旅游之余,UC Davis还安排我们参观了UC Berkeley和Stanford University,这两所世界顶尖名校虽然风格完全不同,但却同样地吸引着我们。

离开美国的前一天,我在Yelena的两个活泼可爱的女儿的指挥下帮他们做了一些园艺活,晚饭后与她们以及Nailf参观了Davis的画廊。回到Yelena家以后,我没有错过最后一次与她聊天的机会。我们聊了很多,当她谈到了她以前的苦难经历的时候,她不顾加州法律开了瓶啤酒跟我一起喝起来了,这时我才发现我已经对Yelena一家以及Davis这篇土地有些不舍了。我说,如果我以后有机会来加州,我一定会来这里再看看你们的。希望这个机会不会让我等待太长时间。

稿源:LoraBiT's World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综合技术 » Life in United States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