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

综合编程 王垠

几个月没有更新了,有些人来问我为什么,我也没有回他们。显然我不会因为有人来问就写东西,我写东西完全是因为我自己想写,它不受任何人的影响,不管是好心人还是别有用心的。不过现在回复一下,我没写文章是因为我在忙着写很好玩,很有价值的代码!

我知道这个博客的影响力很大,但我对此所产生的“名气”一点都不在乎。以前公司领导有时见到我,说:“我听说你在网上很有名啊!介绍几个粉丝来我们公司,我们就走向成功啦!” 我听了苦笑一声。因为对于我来说,“网上有名”其实是一种贬低。想利用我的名气,说明他们不理解我最重要的价值。可能是好心的恭维,然而这种不理解真正价值的恭维,听着很不是滋味。我王垠没有粉丝,也不需要粉丝。

我不在乎甚至讨厌“名气”,但我确实在乎我写的东西的“影响力”。我在乎它,是因为很多人能够看到我的文字和想法,这些会对这些人以至于整个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至于这些改变是不是归功到我身上,我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的想法真正的改变了很多人的思维,改善了社会风气,最后使我自己也获益。所以也许我最初就不该用自己的真名,而应该使用一个笔名,这样也不至于给我的事业带来(大部分是不好的)影响。

但既然这已经发生了,我也只有认命了。我死都不怕,还怕招揽几个恶名吗。实际上我的名声很难掩盖我真实的能力,就像黄药师的恶名,也很难给他造成实际的影响。当然,我的能力是盖世无双的,我可以心平气和的说出这句话,不带半点虚荣。这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可,因为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来认可我。

这种奇妙的能力,不但最初在 Google 得到了体现,在 Coverity,SourceGraph,Shape Security 一次次的巧妙发挥,而且最近再一次的在微软得到了发扬光大。我不得不说,微软真是一个踏踏实实,用心做技术的公司,很少有瞎指挥的情况。在微软,我的团队的产品是一种企业级存储设备,名叫 StorSimple。这东西看似跟我的特长程序语言(PL)关系不大,然而很明显,我的威力远远没有局限于 PL,实际上它就像我父亲给我起的名字的含义一样,是“无垠”,没有边界的。

这是一种近似于艺术的,不局限于领域的才能。任何我接触到的东西,都被揭示出其本质,抛弃肤浅复杂的表面现象,被改造得更加简单,更加可靠和精密。在微软,我从头构造的基于 B+ 树的核心数据结构,被巧妙地集成到一个复杂的含有大量并发的系统里面,正在经受企业级数据的千锤百炼,从来没出过差错。存储设备是一个几乎完全不可以出 bug 的领域,因为一旦用户的数据因此丢失或者发生错误,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不可逆转的。用户会离你而去,再也不会回头。

不客气的说,我做的这玩意,是微软这方向的 principle engineer 们联手也不可能办到的事情。有的 principle engineer 跟我咋呼要“先写测试”,可我就是直接两天把代码给写出来了,然后再写了一个测试,就已经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而且代码优雅而通用化,可以原封不动用到很多其他地方(比如数据库索引)。像 B+ 树这么复杂的数据结构,你还真是很难把它写得简单通用还正确,但这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微软有一些很厉害的 principle engineer,他们的 B+ 树代码我看过了。实话说吧,虽然可以用,但非常繁复没法看,很难确信它是正确的。难怪跟我说需要很多很多的测试,还说要先写测试再写代码什么的…… :P

当然我说这些完全没有贬低微软工程师的能力。不能超越王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不是吗?所以当然不是耻辱 :P 相比其它肤浅的公司(Google,Facebook……),微软的好些人显然已经是世界顶级的水平,兢兢业业踏踏实实的在做自己的工作,而且在必要的时候给了我一些启发,人也相当好。可是在代码的优雅,简单和可靠性上,世界上还真没有人可以跟王垠抗衡。通过接触实际的问题,我融汇贯通了很多门派的特长,处于无敌的地位,我感谢这些有意或者无意给了我“启发”的人们。

不过呢我也看到了,我创造的价值已经大大的高于我的薪酬。微软给我的级别和薪资,完全就是一个笑话。最初就是忽悠的,到现在还有人时不时的提醒我一下,我不应该得到我应有的回报。很是拿 title 当回事,张口闭口“看看人家某 principle……”,“你要是 principle 才可以……”,这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张口闭口 principle,那倒是叫你的 principle engineer 写出可以跟我匹敌的代码来呀?实话说吧,门都没有~ 微软的所有 title,全世界公司和大学的所有 title,还真没有一个是可以衡量本人的,管你什么 principle, distinguished…… 但没有办法啊,资本主义根深蒂固的特点就是贬低人的价值,想拿白菜的价钱买白粉。这不是微软一家的问题,这种情况在短期是无法改变的。

所以呢,我的微软之行已经达到了它的目的,也快要到达它的尽头。对于 Google 我只有鄙视,而对于微软,我还是比较敬佩的。然而在这里我确实没有办法依靠技术能力,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得到自己应有的尊重。过了这么几个月,我觉得也该是寻求自身价值应有回报的时候了。在美国待了十年,我已经很清楚,这种事情在美国是很难实现的。美国根本不是一个尊重事实和人才的国度,从来都不是,换了总统也不会是。这个虚伪的国家正在继续走向昏庸和毁灭。这一切,我已经看得很透了。

我的心,已经飞回到了中国。飞回到了家乡,飞到了北京,我每天都在想象跟老朋友们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感觉城市生命的律动。这一切,都是在美国永远得不到的,我命中注定要在中国生活。当然我知道国内的人也很复杂,很多制度不健全,但中国之大,我相信会遇到很多靠谱的人。我会创造一个伟大的公司,它会创造世界上史无前例的优秀产品,它会给真正有价值的人相应的回报和尊重。由于一些现实的问题,回国的日子还要等几个月,不过应该在年底之前。

稿源:王垠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综合编程 » 更新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