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会出走摩登天空,嘻哈音乐人到了“自立山头”的时候?

原标题:红花会出走摩登天空,嘻哈音乐人到了“自立山头”的时候?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音乐先声”(ID:nakedmusic) ,作者: 范志辉;36氪经授权发布。

11月13日20点38分,因《中国有嘻哈》而迅速爆红的嘻哈团体“红花会”官博突然宣布将离开摩登天空,这则消息不久便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红花会官博宣布解约

从微博内容可以看出,红花会解约的理由有四:一、公司未按合同履行该履行的义务;二、在处事方式上也不与我们商量;三、在国外演出时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四、至今未配备成熟经纪人。不同于厂牌和音乐人常见的“好聚好散”,红花会此番解约更有几分“负气出走”“合理维权”的意思。

当晚21点14分,摩登天空MDSK厂牌官博也正式回应,摩登天空对红花会的离开表示遗憾,但仍心怀感激,目前“工作人员与红花会成员正在交接”。

MDSK厂牌官博回应

从微博回应可知,摩登天空也是凌晨才收到红花会的解约通知,确实是“别离很突然”。

鉴于红花会的突然出走,摩登天空也不得不取消接下来的很多演出计划,尤其是已经定好的系列演出。其中11月19日的杭州MDSK音乐节已经确认取消,而 12月1日在北京五棵松M空间的红花会专场估计也将受到影响。

此次的解约声明,距离红花会六周年刚过1周,距离《中国有嘻哈》收官3个月余,距离红花会签约摩登天空才9个月。

为什么解约?

2017年3月,摩登天空旗下MDSK厂牌签下红花会,早早布局中文说唱。直至《中国有嘻哈》的意外火爆,也证明了摩登对音乐市场的敏锐和远见。为什么短短9个月,红花会与摩登天空的缘分就走到了尽头呢?

音乐先声认为,可从以下两方面去理解:

一、发展规划上,艺人和公司出现分歧。

这是很多音乐人“跳槽”的一个原因。对于音乐人来说,跟唱片公司在诸如形象定位、音乐理念等未来发展规划的不同,确实是个大问题。离开索尼音乐后,开始放飞自我的王若琳就是最好的例子。

其中一个线索,来自红花会成员丁飞的微博转发, “个人该履行的合约 未完成的都会履行完 不会受影响 他也会有自己的专属团队”。这里的他,不出意外应该正是《中国有嘻哈》的冠军PG ONE。

而在11月7日,音乐博主@荷里活美不美_发布了一篇较长的微博,可以看出已经有了分家的苗头。

看完上面的详细分析,一方面,不得不感叹:真爱粉都是天生的好宣传。此外,这位真爱粉的分析确实点出了摩登天空在艺人发展上的问题。

在9月份比赛结束后,其他嘻哈选手都借着主流电视媒体走向大众,如近期GAI化名为“铁齿铜牙纪先生”参加了江苏卫视音乐挑战类真人秀节目《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二季》的录制,再度引起大众关注。而PG ONE在11月还在疲于音乐节演出,对于喜好瞬息万变的粉丝来说,确实是比较危险的,至少不能更有效率地圈粉。

PG ONE

对于PG ONE来说,大范围的曝光一方面可以维持热度,建立粉丝粘性,另一方面还可以继续吸粉,快速扩展国民度。从产品经理的角度看,也就是如何做好“留存”和“拉新”。

不仅是PG ONE,还是当红的嘻哈团体红花会,如何抓住难得一遇的嘻哈红利,必然需要谨慎考虑。

二、流量傍身,钱景一片,何不单飞?

作为今年最受欢迎的嘻哈音乐人,他有着紧跟国际嘻哈潮流的曲风和流行偶像的颜值,自参加《中国有嘻哈》以来便圈粉无数,如今微博粉丝已经高达436万,收获大批迷妹。

如今的互联网音乐时代,流量则意味着生产力,也意味着更强的话语权。当下主流音乐市场,周杰伦、李宇春、鹿晗、吴亦凡等头部音乐人,无一不从唱片公司独立出来,或自立门户或建立个人工作室。这也是长期以来,艺人和公司双方力量对比的博弈表现。

吴亦凡

而赶上了嘻哈风口的红花会,已经初具流量属性。除了通过节目走红的PG_ONE、小白,还有弹壳、贝贝、啊之、丁飞、Dp、Mai等在嘻哈圈已经有了知名度,在圈外也凭借时尚的装扮、个性的态度收获了众多追逐者。

随着《中国有嘻哈》的节目推出,嘻哈音乐迎来了最好的时代。这批参与节目的嘻哈选手们的舞台瞬间从夜场走向了音乐节、商演舞台和主流媒体,走到了嘻哈音乐产业链的上游。

9月份,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曾在活动中透露“《中国有嘻哈》的选手刚开始的出场费是1万,现在已经20万了”,而嘻哈融合体创始人COME LEE也曾在微博上透露,“个别说唱歌手的出场费,从半年前的3000元变成现在的30万元。”

沈黎晖

对于从不回避谈钱的嘻哈音乐人来说,眼见着各个身价飞涨,流量傍身的红花会在此刻选择单飞,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这个决定肯定是多种因素考虑作出的,脱离了摩登天空这颗大树,红花会能不能玩得转,有待观察。

嘻哈音乐人到了“自立山头”的时候?

作为嘻哈音乐圈的第一例解约事件,各方的态度也大不相同。

首先,从粉丝的微博反馈来看,大多是一片祝福之声。

其次,对于这种“自立山头”的做法,部分业内人士也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前摩登天空企宣总监丁太升在微博说道,“对于这种缺乏合约契约精神的艺人而言,能否与人合作,能否长期发展,都将成为后续的问号。”

在资本纷纷涌入的背景下,嘻哈音乐人一下子从无人问津到四处被追捧,如何应对成名后的这种身份转变,确实也是需要嘻哈音乐人警醒的。

今年夏天,单凭《中国有嘻哈》一档音乐综艺就改变了一个小众音乐类型的生存状态,也让一批长年活跃在地下的rapper们获得了名和利。比赛结束后,人气不同参赛选手们也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

9月20日起,顶着“中国第一女rapper”头衔的VaVa 就开起了“VaVa《21》Tour 2017中国巡回演唱会,从南到北走了杭州、成都、上海、西安、北京、深圳、香港等七个城市;

10月,GAI化名为“铁齿铜牙纪先生”参加江苏卫视音乐挑战类真人秀节目《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二季》的录制,演唱的《爱如潮水》等歌曲成功刷了一波关注;

11月8日,GAI和人气选手辉子、王大痣、辛巴、赵涛、蜜妞一起签约了制作人刘洲的Door&Key厂牌,并宣告国内首个家族式嘻哈厂牌正式成立;

11月11日,Jony J在南京举办了人生第一场演唱会“Okay”,成为中国有嘻哈第一位开个人演唱会的Rapper。

可以看到,这些从比赛中脱颖而出的人气选手,有的选择签约唱片公司旗下厂牌,有的选择自建厂牌、抱团发展,也有人选择建立个人工作室、单打独斗。目前来看,无论是被资本收编还是选择独善其身,并没有明显的孰优孰劣,但无疑都要接受市场的试炼。

当嘻哈风口还在时,如何在资本狂热和音乐表达之间做好平衡是嘻哈音乐人的初级考验;而当大众对于嘻哈音乐的新奇感和热情散去,能否持续推出好作品才是决定能否走到最后的标尺。

毕竟,嘻哈音乐人不会因为靠唱广告歌被记住,而只有真正打动人心的好作品。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凤凰科技稿源:凤凰科技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科技动态 » 红花会出走摩登天空,嘻哈音乐人到了“自立山头”的时候?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