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竞教育就是教打“王者荣耀”?

打游戏,正在变成一项专业。

继2003年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2013年电子竞技国家队成立之后,2017年则成为中国电竞教育元年,全国已有二十多所高校开设了这一专业。

电竞也正在成为风口,各种力量蜂拥而入,连“代打”这个隐秘的群体都渐渐浮出水面,甚至得到资本青睐。

电竞教育,究竟教什么?电竞少年,究竟是怎样一个群体?本期专题为您揭秘。

任何行业的发展初期,都需要有“吃螃蟹”的人。可能先投身进来,能够创造出一些后来者所达不到的辉煌,但也会面临很多挫折。

“能把电竞玩好的青少年,是有智慧的。智慧需要有想象力,而想象力与艺术相关。打电竞的人是具有艺术潜质的人。”

在教育部2016年增补的专业中,“网瘾少年”王涛看到了一个转嗜好为正业的机会:就读电子竞技类专业。

19岁的王涛回想起数月前,他告诉母亲,他要去济南参加播音主持和“电子”专业考试,故意没将电子竞技说清楚,得到了母亲的“放行”。

今年初,过年的喧嚣还隐隐未褪,在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下称“南广”)设立的艺术类考试考点,王涛加入了等候区长长的队伍。他瞄了瞄大家手上的报名表,都有一个“N19”。那是以前未有过的代码,代表“艺术与科技(电子竞技分析方向)”专业。

王涛想象着电竞俱乐部训练营的生活:一个大屏幕,大家一起分析游戏对战,教练进行讲解,再一起实战……他不知道未来4年,这个专业要学习高数、外语这样与一般大学生别无二致的课程,却唯独没有训练打游戏的课程。

电竞专业不教打游戏,那是教什么?不做游戏选手,电竞专业毕业后做什么?即使是很多成长在游戏时代的90后、00后也不了解的电竞专业,正在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观念之战

小学时的王涛,已是《英雄联盟》里的一分子。

那个“魔法世界”里奔跑的他,是艾欧尼亚国的护卫队长艾瑞莉娅。乌黑的长发,红色的盔甲,手上握着逝去父亲的巨剑,为了保卫家园而奋斗。

在父母眼里,王涛不是什么剑客,只是一个一打游戏就是一整天的“网瘾少年”。当公务员的赵女士为了限制儿子,给家里的电脑设了密码,这反而让他想出一个对策来:攒零花钱去网吧玩。为此,他没少受到父母的打骂,在一次争吵中,父亲气得把家里的门都踢坏了。

管教并没有产生效果。从高二开始,王涛逃离校园的“禁锢”,以私人俱乐部的形式四处打比赛,还试图加入Team WE电子竞技俱乐部举办的青少年训练营。“有一次他出去了几天,打了个冠军,大半夜跑回来把我们叫醒,要把奖杯给我们看。”赵女士回忆道,“我都说不看不看,放一边儿去我要睡觉。”

心急如焚的父母扯着王涛到心理医生面前,企图将拯救孩子的任务交给医生。

心理医生举了一个计算机专业的例子。在计算机专业刚起步的时候,大家都觉得IT男没用,也不懂风情,但如今计算机成为了一个高薪专业。

“目前电竞教育处在一个刚起步的阶段,遇到很多问题。首先是人们的观念问题,认为电子竞技就是玩游戏的。”谈到电竞教育的发展问题,南广电竞学院党总支副书记徐啸脱口而出,“在考试的时候,有很多考生是背着家长来考试的,有些家长不赞成他们去学习电竞。”

在上海钛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钛度”)举办的电竞专业建设研讨会上,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张敏分享了身边一个案例:“我一个门外汉来参加电竞研讨会,是因为来邀请我的员工是我友人的儿子。”

从清华毕业后,友人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建筑设计师,与之相反的,是其沉迷游戏而影响成绩的儿子。他们有过不少争执,甚至到了打架的地步。大学毕业后,长辈给儿子找了一份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工作,他也不喜欢。一番辗转,儿子加入钛度,回归游戏。

“现在对电竞的一些负面态度,我想是因为两个原因:伤身体和没有用。”张敏谈了自己的理解:“我们建筑设计师画一张图纸有好多奖金,你花大把的时间在那里打游戏,结果什么都没有。”坐在旁边的上海体育学院体育新闻传播与外语学院院长杜友君拍拍他的肩膀说:“张教授,您知道现在好的电竞解说年收入是多少吗?上千万!比您画图纸的奖金高多啦!”张敏背一挺,眼睛瞪圆了笑着说:“是吗?那这个行业真的不得不重视啦!”

上海体育学院即将开设电子竞技解说专业,杜友君认为,“对这种备受关注的新兴产业,高等教育有责任去引领、指导,让孩子们不只停留在打游戏的境界,也让家长知道,电竞也是一个能赚钱能实现自我价值的专业。”

电竞专业≠学打游戏

“2017年是中国电竞教育元年。”在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南广电竞学院院长戴志强眼里,电竞专业在本科教育的出现,并不是“偶然”,更不是“异想天开”。

十年前,戴志强发起了艺术与科学这个交叉学科,做了许多诸如人工情感与人工智能、新媒体艺术与科技等领域的研究。在硕士方向,则是艺术虚拟现实与互动。

“电子竞技就是典型的虚拟现实互动。”戴志强说道,“虚拟现实互动,可以通过情境和特殊的展示手法,让你走入艺术的虚拟环境里面。电子竞技有情境,有关卡,而且还有智慧的交互。”

南广电竞本科的学科设置,站在了中国传媒大学艺术与科学专业的“巨人肩膀”上。

在许多人眼里是“不务正业”的电子竞技,早在2003年就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13年,国家体育总局成立电子竞技国家队。今年4月,电竞被宣布正式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比赛项目。

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伽马数据发布的《2016中国电竞产业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的市场规模达到了504.6亿元,拥有2.68亿的移动电竞年度累计用户。与此同时,腾讯电竞9月发布的《电子竞技行业人才供需调查报告》指出,目前中国电竞产业只有不到15%的岗位处在人力饱和的状态,需求缺口高达83%。

大神电竞创始人祈斐对此深有感触:“面试的时候问招聘者会什么,他们就说会打游戏,但问他们会不会跨部门协作,基本上都是不行的。同时也存在只懂专业不懂电竞的应聘者,我们特别需要跨行业人才。”

人才的缺乏,促使电竞教育发展。2016年9月,教育部公布了增补的13个专业,“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位列其中。如今,全国已有二十余所高校开设电竞专业。南广的“艺术与科技(电子竞技分析方向)”,是国内第一个本科电竞专业。

南广电竞学院的微信公众号是这样介绍此专业的:“本专业面向电子竞技分析领域,培养……能够从事电子竞技数据分析、战队战术策略信息分析与设计、电子竞技比赛方案的规划、赛事组织管理、电子竞技节目制作、电子竞技赛事解说等工作的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应用型、创新型人才。”

资深电竞人、《中国电竞幕后史》作者李洋,曾在网络问答社区知乎上发表过一篇题为《关于电竞本科的报考方法采访戴志强教授》的文章。许多网友从中了解到了这一专业,但也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南广的电竞专业被设置为艺术类专业,而不是经管类或体育类?

“对于艺术类招生,我坚持这一点。”戴志强笃定地解释,中国现在拥有较强电竞能力的学生,文化课水平大多比较不足,单靠文化课成绩来评价,可能会影响他们接受正规教育的机会,艺术类招考则为他们开拓了一条通向“罗马”的新大道。

“能把电竞玩好的青少年,是有智慧的。智慧需要有想象力,而想象力与艺术相关。”戴志强说道,“打电竞的人是具有艺术潜质的人。”

南广艺术与科技教研室透露,本科四年计划开设的课程,将涉及诸如赛事组织、策划运营、数据分析、节目制作、赛事解说等多个方面。比如本学期开设的《数据科学基础》,将会帮助学生掌握数据分析软件的应用,为学生打好数据分析基础,后期再结合电竞数据分析。

筹备中的上海体育学院电竞发展研究院副秘书长于飞认为,目前高校电竞专业涉及的学科里,“数据分析是最有希望设立研究生学位的”。数据分析师亦是电竞产业链中不可或缺的职业。

电竞专业,早已不是人们所以为的“打游戏专业”了。

南广艺术类考试开始时,三千余名如王涛一样的考生,从全国各地奔向南京、郑州、太原、济南、北京和深圳,一同抢夺40个电竞专业入学名额。最终该专业扩招,迎来了66个新生。

“现在很多人想来报这个专业,我的建议是要结合自己的现状。”作为经历过从底层一步步往上爬的“老电竞人”,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冠军、钛度CEO李晓峰太清楚电竞行业的艰辛,“任何行业的发展初期,都需要有‘吃螃蟹’的人。可能先投身进来,能够创造出一些后来者所达不到的辉煌,但也会面临很多挫折。如果你真的有这么强的决心和斗志,那大家可以一起尝试把这个事情做好。”

全面扶持

李晓峰在成为企业CEO之前,有个更响亮的名字:SKY。当不熟悉电竞的人可能还不知道他是谁的时候,他已经连续两次让五星红旗升起在被誉为“电子竞技奥运会”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会场,作为火炬手奔跑在北京奥运会现场。

刚成名时,有很多电竞爱好者千里迢迢从其他城市通过各种关系找到李晓峰,就是为了跟他谈谈自己的梦想。那个时候,国内很少有能让这些爱好者发展的平台,他爱莫能助,“现在我有能力了,我觉得还是有责任有义务去帮助他们”,这是他想要做电竞教育的初衷。

2017年10月14日,钛度举行电竞教育品牌发布会,SKY执起了教鞭。两周后,他应邀到上海大学授课,讲述电竞产业的未来。

企业如今做电竞教育,并不是开办电竞学院,更多是为院校提供教学设计、教师培养、实践平台等,从行业一线的角度为院校提供教学建议。

南京恒一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田云鹏称,恒一与院校的合作形式,是共同进行核心课程、专业课和基础课配比、专业课内容、教材编写等教学设计工作,还可以提供电竞专业场馆等硬件设施。

缺乏学科理论,是电竞教育面临的首个挑战。此外,还有一个很大的限制因素:师资的匮乏。

电竞作为一个发展迅猛的新兴产业,还处于探索期,在资深从业者的积累上明显不足。在高校里,尤其是研究型院校,几乎找不到一个有电竞相关岗位实战经验的教师;在企业里,也很难找到精通教学理论的导师。

南广电竞学院的段老师曾经负责大一新生的《数据科学基础》课程,为了更好地给学生讲解电竞数据分析,从不玩游戏的她,只好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热门游戏里自学电竞知识。虽然她现在不负责该课程,但对游戏的了解,总算深了一些。

“要先有合格的老师,才能去教学生。”李晓峰认为,电竞教育不仅要培训学生,还要更多地往培训老师的方向发展。他计划的师资培训体系是,用约5个月的时间,对高校教师进行电竞行业知识以及专业技能的培训,还可到企业顶岗实践。

徐啸表示,从行业中转型来的导师,也并非毫无瑕疵:“现在很多教师或培训老师都是从一线选手转型过来的,他们在实践方面做得比较好,但对于教育方法、对行业整体的把握等方面,我们还需要共同去探索。”

校企合作更大的意义,是为电竞产业输送专业人才。

据腾讯体育报道,中国传媒大学本部的数字媒体艺术(数字娱乐和电子竞技方向)于今年开始招生,前三年毕业生将由英雄互娱和英雄体育解决就业问题。

“我们在积极地和一线电竞企业进行合作,借助他们在电竞方面的资源,为学生提供更好的实践平台,争取在学生大三大四的时候就输送他们到企业实习。”徐啸在学生就业问题上考虑了很多。

正如前面所提,电竞行业存在巨大人才缺口,学生的就业机会并不少。

2016年7月1日,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展改革委员会、财政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电竞产业没有错过这一个好机会。重庆忠县、江苏太仓、安徽芜湖……多地宣布了电竞小镇建设计划。广东顺德则预备以电竞教育为轴心,建设国内首个电竞教育小镇。

新生事物总会遭受质疑。

有人认为游戏的更新迭代过快,与传统体育赛事相比生命周期较短,无法支撑起一个产业的持续性发展,电竞学子的就业也就成了空谈。

祈斐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即使一款游戏消亡,对游戏的需求依然会存在。”

1986年,美国ABC频道直播了两个孩子比试玩任天堂游戏机,被视为电子竞技的开始;2013年,曾经风靡全球的魔兽争霸,随着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停办退出历史舞台,DOTA、英雄联盟等游戏成为赛事核心;如今国内出现了《王者荣耀》,移动端电竞用户数量迅速提升。31年,经历了各种游戏的更新迭代,电竞不仅没有没落,还走上了繁荣之路。

“以前我的队友在退役后,基本无法在行业内留下来。现在电竞产业链布局逐渐完善,还出现了电竞教育这样的细分领域,就业是有保障的。”李晓峰认为,任何产业都会有泡沫,但是产业本身,将一直存在。

来源:南方周末

iDoNews稿源:iDoNews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移动互联 » 中国电竞教育就是教打“王者荣耀”?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