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连发三文揭乐视之迷:不排除强制令贾跃亭回国

贾跃亭

谜之乐视(上)回国罗生门:还有九小时,贾跃亭能否履责?

12月31日——人们告别2017年的日子,证监系统责令乐视网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回国履责的到限期,也是乐视网因收购乐视影业停牌、远超此前承诺时间的第257天。已身负“老赖”身份的贾跃亭回国还是不回,公司权益及投资者利益如何追索,乐视网停复牌影响会有多大……新年钟声即将敲响,一系列谜题仍然待解。

今天清晨6时50分,贾跃亭妻子甘薇更新微博称“2017最后一天,使命归来。2018新年伊始,任重道远……早安,北京”,并将坐标定位在北京首都机场,显示其已回国。

自5个月前声称为乐视超级汽车项目融资为由赴美国以来,乐视系创始人贾跃亭曾多次表示“下周回国”。然而截至记者发稿时,依然未见贾跃亭本人回国的有关表态或行迹。

在证监系统责令回国、交易所公开谴责处分、法院系统法律问责的多方压力之下,其会否及何时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成为乐视网发展悬疑环环相扣的集中指向。

监管频频喊话回国履责成焦点

12月29日,深交所消息称,对乐视网股东贾跃亭、贾跃芳给予公开谴责处分。深交所指出,经查明,贾跃亭、贾跃芳违反了2014年12月6日做出的借款承诺。对于贾跃亭、贾跃芳上述违规行为及深交所给予的处分,深交所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并向社会公开。

12月25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以下简称“北京证监局”)发出了“关于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的通告”,责令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配合解决公司问题,稳妥处置公司风险,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早在9月13日,北京证监局就曾下发了《关于对贾跃亭的监管关注函》,明确要求贾跃亭见文立即回国,稳妥处置公司面临的各种风险。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北京证监局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的公告,首先碰到的问题,在于该通告是否能够顺利送达的问题,其实,证监会有一些行政处罚决定书因无法送达,最后只得在报刊上登公告。证监局具有行政处罚权利,但对贾跃亭在海外采取强制措施,似乎力有不逮。

截至目前,证券监管机构并未对贾跃亭和乐视网立案调查,对此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证券部合伙人刘思远在专栏文章中表示,可能是监管机构认为贾跃亭和乐视网目前已查明的行为未达到行政处罚立案标准,并且监管机关尚未了解到贾跃亭和乐视网存在达到行政处罚立案标准的行为。

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未履行或违反自愿作出的承诺,这种行为是否达到应予行政处罚的程度,的确存在很大争议。记者查阅相关资料,证监会确实从未就此类行为作出行政处罚。

“老赖”身份已定归国与否添变数

除了证监系统外,法院对贾跃亭的法律问责也在继续。12月中旬,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贾跃亭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已经两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2月11日,因欠平安证券4.621亿元未还,贾跃亭被法院第一次以自然人身份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后,14日贾跃亭因与华福证券逾3亿元的纠纷再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贾跃亭此次回国的可能性有多大?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贾跃亭回来的可能性非常小。主要理由有两个:一是贾跃亭曾经做出的无息借款承诺没有兑现,在公司困难之际出走,需要他回国履行承诺;另外,贾跃亭控制的相关公司对乐视网存在巨额欠款。

贾跃亭回国后的“老赖”身份也成为他的一大命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贾跃亭一旦回国,失信被执行人高消费将被限制,比如乘坐飞机、在星级以上宾馆等场所进行高消费、购买不动产、租赁高档写字楼等,其子女也不可以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贾跃亭在11月份接受《棱镜》采访时也直言:“债务纠纷会涉及到我,可能会对我产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费的影响。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投资者如何维权律师:不排除强制令其回国

12月13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确认公司第一大股东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显示,贾跃亭已四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中。乐视网同时提示,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记者就投资者遭遇的乐视网长期停牌以及贾跃亭拒不履责等相关事宜向相关律师咨询。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对记者表示:“投资者还不能索赔。除非被证监会处罚,目前看不到投资者提起索赔的可能性。”

当记者问及是否有法律手段可以强制贾跃亭回国履责,许峰表示,目前没有很有效的手段强制贾跃亭回国,如果其在法律文书生效后有转移隐匿财产等行为,不排除会涉嫌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罪,那么就可能涉嫌刑事责任,可能会产生强制让其回国的可能性。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曙衢律师也认同,贾跃亭拒不回国,证监会无法采取强制手段令其归国,但政府部门如此强硬的表态,是在不断地给贾跃亭施压。“如果贾跃亭一再不配合,可能会受到证监会给予的行政处罚。如果他的不配合导致损失扩大,其也将承担对应的赔偿责任。”

针对贾跃亭遗留的债务问题,记者再次咨询相关律师,作为接盘方的融创是否对贾跃亭承诺的未履行义务有连带偿还责任,许峰表示:“融创对贾跃亭的承诺没有连带责任,除非他们另行约定。”

谜之乐视(中)起底连环套:减持质押关联腾挪钱都去了哪里?

新华网北京12月31日电(刘绪尧)半年时间内涨幅500%,顶峰市值超过1700亿元,业务遍及电视、手机、体育、影视、网约车等多个焦点板块,作为上述过往荣誉的承载者——乐视生态,乐视网曾被誉为“创业板第一股”的公司,如今同时被深证成指、深证100指数、创业板指这三大指数踢出门外。

两年前被标榜为“贾布斯”的贾跃亭几乎是国内最耀眼的“资本宠儿”,现下其所持乐视控股、乐视致新、乐视网等众多股权被冻结,乐视生态多个业务环奄奄一息。与此同时,贾跃亭也在12月被法院列入失信联系人名单,北京证监局三次喊话,要求贾跃亭回国履责。

高位大幅减持承诺至今未兑现

12月25日晚间,北京证监局发出了“关于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的通告”。此次通告称贾跃亭“控制的相关公司对上市公司存在巨额欠款,至今尚未归还,相关行为严重侵害了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及广大投资者的切身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巨额欠款”“尚未归还”的表述,或许最能切中事实要害。而回溯2015年时的乐视网,估值超过1500亿元。近两年来,从市场各方普遍看好到资金困局雪上加霜,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5年5月26日,乐视网公告称贾跃亭计划半年内减持不超过乐视网总股本8%的股份,约1.48亿股。同期,贾跃亭作出承诺,将减持乐视网股票所得资金全部借给上市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免收利息。2014年12月,贾跃亭姐姐贾跃芳亦承诺将减持乐视网股票所得资金全部借给上市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免收利息。

而这笔钱实则并未借给上市公司。从乐视网披露的公告来看,贾跃亭姐弟并未兑现此前的无息借款承诺。2017年9月20日和21日,乐视网董事会分别向贾跃亭和贾跃芳发送了《关于提醒并要求贾跃亭先生继续履行借款承诺的函》和《关于提醒并要求贾跃芳女士继续履行借款承诺的函》。不过,在上述函件发出日,乐视网未收到双方回函或新的借款。为进一步督促继续履行原借款承诺,乐视网董事会在10月27日再次发函提醒并要求贾跃亭、贾跃芳继续履行借款承诺,将原减持资金继续借予上市公司使用。

今年11月,贾跃亭、贾跃芳明确表示无力继续履行对乐视网的无息借款承诺。

贾跃亭在11月10日的回复函中称“因2016年下半年,公司出现资金危机,至2017年上半年,资金危机持续加重,本人已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用于非上市体系以及本人所涉及的债务偿付等,目前已无力继续履行无息借款予上市公司的承诺,亦无力履行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承诺”。

如此“爽约”的行为引起监管层的注意,12月7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北京证监局对贾跃亭、贾跃芳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北京证监局认为,贾跃亭、贾跃芳二人在乐视网经营困难之际抽回全部借款,拒绝履行承诺,置公司风险于不顾,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及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切身利益,社会影响恶劣。由于贾跃亭、贾跃芳的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北京证监局决定对贾跃亭、贾跃芳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

关联交易频繁乐视网现金流吃紧

翻阅过去两年的乐视网公告,关联交易成为公告内频频提及的“热词”。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乐视网关联交易开始大量增加。据公告显示,2016年乐视网从关联方购进的商品和服务的金额高达74.98亿,同比增加47.88亿,关联采购占到公司当年营业成本超过了30%。整个乐视网营业收入219.51亿,关联方交易为117.85亿,占到营业收入的50%以上,关联销售同比上年增加了600%以上。

在74.98亿元货物采购、会员分成等关联交易中,乐视网向乐视手机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采购货物的金额就达到31.39亿元,与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发生的会员分成、货物采购金额达到13.7亿元,向TCL海外电子(惠州)有限公司采购货物12.66亿元。乐视网与这三家公司发生的部分关联交易就达到了57.75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过去两年内,乐视几乎所有的生态体系都在和乐视网进行关联交易。乐视网2016年年报,信永中和会计律师事务所就围绕关联交易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并提示投资者注意相关附注说明。而2010年上市至今,乐视网的审计报告一直均为“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

记者采访相关审计人员也表示,关联交易占营业收入比例超过五成算是交易量比较大的,这其实是否涉及将上市公司的亏损转移到子公司,需要看上市公司卖给关联方的价格是否远远高于第三方,若是,则存在上市公司借子公司套利的嫌疑。

关联交易庞大的背后则是应收账款的急剧增长。乐视网2016年报显示,2016年应收账款金额为86.86亿元,相较2015年末的33.6亿元上涨158.5%;2016年末其他应收款余额较2015年末增长320.25%。

关联企业对上市公司的不断抽血,也让应收账款转为坏账的风险逐渐加大。企业赖以生存的现金流严重吃紧,据2016年乐视网年报显示,公司现金流为-10.68亿元。

股权频繁质押融创系“拆弹”艰辛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上市7年多来贾跃亭共办理34笔股权质押,涉及12家券商。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贾跃亭在2015年10月份一次性质押的5.07亿股乐视网股票(复权后为10.14亿股),其质押方是谁目前还不得而知。

2017年三季报显示,贾跃亭仍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共持有股票约10.24亿股,持股比例25.67%,其中10.2亿股被质押,质押比例达到99.53%。而乐视资金危机爆发以后,贾跃亭所持股份目前已全部遭到冻结。

如此频繁以及大规模的股权质押,为当前乐视将来发展的局面留下了重重障碍。中金公司一位韩姓分析师对记者表示:“目前贾跃亭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其持有的股权全部为冻结状态,也就是说乐视网的股权结构无法轻易被变动,这让有意向进入乐视的投资者颇为顾虑。”

“乐视集团上市体系各部分估值混乱,也让外部投资者难以进入,资产重组的进展将非常缓慢。”上述分析师强调。

早在11月,乐视致新与乐视影业相继启动了工商更名。12月5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已更名为新乐视智家。而乐视影业则在11月下旬更名为新乐视文娱。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乐视网一旦复牌,贾跃亭几近满仓质押的股票同样将面临平仓风险,一旦触及平仓线,贾跃亭质押的股权将令乐视网股价再受痛击。

据券商内部人士介绍,券商的股票质押业务,一般预警线通常为160%,平仓线通常为140%,接近预警线资金方就会通知补充质押或追加保证金,若跌穿平仓线,将被终止交易要求赎回,无力赎回则将被强制平仓。

据私募机构人士透露,若以这个比例来计算贾跃亭最新一笔的股权质押平仓线,则大约可以得出在除权后的11元/股附近,预警线则是13元/股。

也有资料显示,乐视网股权质押率大多处于24%-38%之间。由此保守测算,贾跃亭当时的质押均价大约接近8元/股。

而根据各家机构对乐视网股价的最新估算,中邮基金、易方达基金与嘉实基金对乐视股价的估值都不足4元/股。

谜之乐视(下)蜕变重生计:去贾氏标签后如何开启新程?

12月下旬,融创系高管刘淑青在公司内部被确认已接手乐视网CEO职务,而一周前她刚刚出任乐视网总经理。从过往履历看,这位乐视核心管理层新成员曾担任天津融创财务经理,后来出任融创中国财务管理中心内控总监,其专业方向聚焦于财务和风控。

原CEO梁军的离职与新的“当家人”刘淑青的任命,吸引着各界目光,也标志着乐视网“去贾跃亭化”将开启这场投资发展重头戏的新一程。下一步将如何改善公司经营、完善治理机制,外界正拭目以待。

“贾布斯”的蒙眼狂奔

“如果只用一句话评价,曾经的乐视,可以说是一个冒进、有赌性、不懂得妥协的公司,”一位从业12年的科技门户媒体人如是评价他眼中的乐视。“贾跃亭就是乐视这台机器的遥控器,他在乐视身上打上了‘贾’的烙印。”

从2014年后贾跃亭归国后,作为乐视“遥控器”的他始终在摁着“快进键”,从超级电视到手机数码,从影业娱乐再到超级造车,外界颇有创意地将他称为中国的“贾布斯”。最为有名的事件就是2016年4月,贾跃亭发表一封题为《从博傻到硬件免费:414约你进入生态消费时代》的公开信,称苹果、三星、华为等公司是在用“博傻”式消费诱导不够理性的用户为品牌、渠道、硬件支付天量溢价,而乐视要引领硬件进入免费时代。

那时候,有评论戏称,同样的产品发布会,同样的“黑T恤、蓝牛仔裤”,那边是乔布斯和苹果,这边是贾跃亭和乐视。而贾跃亭在公开的演讲或采访中也毫不掩饰地以颠覆者自居,介绍产品多以超越苹果为目标,屡次表达对苹果创新的失望。

“99%的人不看好的事情,才可能成就颠覆。”这是2017年以前,贾跃亭公开说过不下十次的原话。然而,颠覆的根本是什么?

“看不懂”——这是记者近两年采访时,外界对乐视生态最常见的评价。通过数目繁多的子公司,贾跃亭构建了一个偌大的乐视系商业版图,涉足影视、电视、手机、体育、汽车、金融甚至地产等多个领域。

与其他公司不同,囊括在乐视生态圈下的各个板块被贾跃亭模糊地交织在一起,以上市公司乐视网成为核心纽带,通过关联交易、资金往来,串联起整个乐视生态圈,以维持其正常流转。

去“贾跃亭”的乐视网

从2017年1月融创战略入股乐视以来,7月孙宏斌全票当选董事长,再到贾跃亭彻底“裸辞”,刘淑青正式履任乐视CEO。乐视网的这台年度资本大戏注定将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浓墨重彩的一笔。

“入股乐视属于战略投资,融创在享有乐视体系中最优质资产板块的投资回报的同时,还将与乐视充分利用各自的资源,在产业地产以及智能硬件、智能家居、智能社区等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一位乐视网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双方将进一步巩固双方在各自行业的领先地位,实现共赢发展。

自从2017年7月4日,贾跃亭赴美后的声音便日渐消减,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贾跃亭方面未果。而从其他媒体的采访中,贾跃亭对于乐视网的反思谈及“自己真的不懂资本。”

在腾讯财经《棱镜对话贾跃亭:赴美这四月想了些什么》一文中,贾跃亭对乐视的反思集中在亮点,即乐视不该只依赖融资性现金流,应该重视经营性现金流;不应该为维护金融信誉向金融机构偿还本金,而是只还利息,把大部分融资用到业务上。

“还是冒进,方向是对的,生态战略是对的,但是节奏上完全错误。”这是贾跃亭认为自己10多年乐视创业历程最值得反思的痛点。

分析人士指出,乐视网经营体系中增加非上市公司作为中间环节的做法,造成了乐视网的现金流被体外循环,导致现金流大量由贾跃亭控制的关联企业,形成的纷繁复杂的左手倒右手的局面,也将原本属于上市公司的血液被抽走到贾跃亭铺开的巨大摊子上。

对于未来新乐视如何走?上述乐视网高管表示,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和乐视网构成的新乐视经过近期一系列战略调整,继承以用户体验为核心,集中资源聚焦大屏生态优势领域,结合分众自制和内容开放的内容战略,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平台,致力于成为以家庭互联网为平台的文化消费升级的引领者。

对于这段稍显官方的回答,记者追问是否能具体细化?该高管坦言:“全球巨头公司都在做垂直领域,未来要做的是乐视与融创的结合,套用老孙(孙宏斌)的话说,未来公司就要精耕乐视体系最核心、最具价值的两块资产——大屏业务和内容自制业务,去掉过去繁冗的生态。”

凤凰科技稿源:凤凰科技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科技动态 » 新华社连发三文揭乐视之迷:不排除强制令贾跃亭回国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