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较真儿”的黄大年

【一位新时期科学家的初心】

光明日报记者杨舒 鲍盛华

国土资源部、科技部、教育部、中科院……很多部门里,都有和黄大年熟识的专家,很多人评价他是“纯粹、完美的知识分子”,因为他对待科研只有一句“我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只有国家利益”,用朋友高平的话说:“大年对待科学不唯上不唯权不唯关系,不允许‘你好我好大家好’。”

“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项目是我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深探项目,黄大年回国不久便出任该项目第九分项的首席专家,成为这个庞大项目的奠基人之一。

有了科研经费,接下来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组建科研团队。他没有把眼光仅仅盯着自己的学校,而是放眼全国,寻找最适合的科研单位。

第九项目经费高达数亿元,很多机构和单位想参与进来。不提前通知,他直接飞到人家院所的实验室和车间,摸清对方的资质水平。选到合适的科研单位,他直接给对方负责人打电话,开口便说:“我有一个几亿元的项目,想请您单位参与进来研究。”好多单位的一把手接到电话简直不敢相信,“谁会主动来给钱给项目,还以为遇到了骗子!”

自认为和他关系不错的专家找来,想替某研究机构“争取一些经费”,他直接拒绝。后来对方发现,“连吉林大学也没有多拿一分钱”。

为此,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党委书记黄忠民曾十分不解,与他置气:“学校学院年底都有考核,在项目和经费分配上,你给吉林大学做了什么,给学院又做了什么?”黄大年听罢只回答:“这是为国家做事。”

有人说他太“较真儿”。设备采购,他要求各个参与组提前调查市场情况,货比三家,并上交调查报告;PPT演示和演讲材料,他追求“无懈可击”,就算凌晨一点发现汇报材料上的一个错别字,他也必须带着团队重新修改打印校对,直忙到天亮也不歇气。

更让一些人叫苦的是,黄大年提出借鉴欧美大公司的管理经验,搞层层落实责任制,从国外引入一套在线管理系统,把技术任务分解到每月、每周甚至每天。每天深夜,软件一查,谁偷懒谁能干,清清楚楚。

不少人质疑:“科学家怎么能像机器人一样严格按进度走?”但对黄大年来说,快些再快些才能追赶上欧美前沿的步伐。

他曾向中国地质科学院原副院长董树文坦言:“我有时很急躁,我无法忍受有人对研究进度随意拖拉,我担心这样搞下去,中国会赶不上!”

2010年春天的一个早上,又到了项目提交材料,同时召开视频例会的时间。

“小王,怎么人还没到齐?”黄大年已架好了电脑,随时准备开会。

“黄老师,我一直在催!”秘书小王看了看表,9点50分了,离开会还有10分钟,人没到全,材料也没交齐。

“人浮于事!”大手一挥,黄大年突然把手机砸向地面,手机屏幕立刻碎裂成了几块。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从没见过黄老师发这么大的火。

“我们拿了这么多科研经费,怎么能糊弄呢?汇报材料不好好做,开会不按时到?我们得遵守契约精神啊!”黄大年拍着桌子吼道。

如今,这部屏幕破碎的手机仍静静地躺在黄大年办公桌的抽屉里。

《光明日报》( 2017年07月16日 03版)

[责任编辑:赵清建]

光明网稿源:光明网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移动互联 » “太较真儿”的黄大年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