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创新创业考察

我的印度创新创业考察分为七个部分。一、关于印度创新创业的情况;二、参观新德里创业咖啡 TFC ;三、关于“创业印度”;四、印度独角兽;五、结识印中贸易中心副主席;六、与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科技参赞文钧畅聊中印科技创新创业合作;七、我对印度创新创业的建议。


印度近年来发展迅速,但印度创新创业前景如何,我对这个问题兴趣很大。在西行印度之前,我对印度创新创业环境做了初略研究。

从市场潜力来看,印度市场是创业者的蓝海。2015年印度GDP增速约为7.6%,超过中国的6.9%;2015年印度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为440亿美元,是全球最受外资青睐的国家之一;截止2016年10月,印度总人口已超过13亿;35岁以下人口占了65%,劳动人口和年轻人数量多;印度互联网人口的增长空间和速度均处于全球第一,移动互联网总人数3.25亿,仅次于中国7.8亿。

从国家科技创新政策来看,印度政府对创新创业大力支持。《2013科学技术和创新政策》是印度目前在科技创新领域实施的总体政策。2016年1月印度总理莫迪又提出“创业印度、崛起印度”行动计划(Start Up India Stand Up India),提出召开初创盛会、建立新型孵化器、针对学生启动创意核心计划、启动阿塔尔创新任务、实施创新创业协同促进举措等,将印度创新创业推向新高潮。

从目前印度创业现状来看,印度创新创业氛围已经成了气候。Nasscom数据显示,印度每天诞生3到4家科技初创企业。2016年10月31日CB insight 统计了全球174家独角兽企业,其中印度有8家,分布在电商、出行、移动支付、社交等领域。为了推动印度的创新创业发展,政府推出了“阿塔尔创新计划”,试图搭建一个集聚全球先进的孵化器、加速器、创投机构和基金以及各类创业企业和创业者的推广平台,尤其是集中在科技领域。印度政府大力支持该计划,仅在2014-2015年,印度政府就给这个计划注入了约2.5亿美元的资金,据说2016年高达十亿。

尽管莫迪政府大力支持创新创业,但印度创业数远远落后于中国,作为亚洲第三大经济体,印度创业情况与国家实力不匹配。我这次西行印度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亲自考察印度创新创业现状,寻找合作机会,促进中国和印度两国间的创新创业合作。

二、参观新德里创业咖啡

3月20日上午,我们参观了创业咖啡THE FOUNDERS CAFÉ(TFC)。TFC的位置很偏僻,隐藏在一条小路上,外部环境让我很吃惊,远不及国内众创空间格调高。走进一看,这是我见过的内部空间最拥挤的创业咖啡,后来我了解到有15家创业公司同时在里面工作。尽管如此,TFC也有一些情况让我赞赏。第一,TFC面积不大,但也有咖啡屋、会议室、实验室、桌球等设施,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第二,我仔细观察,发现入驻办公的初创企业人员中,有不少女性,这让我对印度就业现状刮目相看。第三,创始人Vaibhav先生善于言辞,分析能力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印度崛起必须依靠这些优秀的年轻人。第四,尽管TFC是一家小的众创空间,但他正计划扩大规模,而且背后还有印度著名集团Hans Group的支持,该集团所有者是Vaibhav的父亲。

图 外部环境与内部空间

三、关于“创业印度”

我从与Vaibhav的谈话中获得了很多重要的信息。他告诉我,印度正掀起一股创业热潮,因此众创空间发展迅速,每年增长率为14%。印度政府也十分鼓励创业,印度工业政策促进局(DIPP)专门成立创业管理机构“创业印度”(Startup India),每年投入20亿美元发展孵化器、创新型大学以及众创空间。

Vaibhav很实在,他告诉我印度90%的初创企业都会失败。虽然“创业印度”投入20亿美元,但这笔资金投放得很慢,效率非常低。目前为止,“创业印度”认证了160家创业企业,效率特别低。

此前我们也做了相关研究,印度政府大力宣传各种新政策,但只有很少政策能够真正落实,导致很多印度创业者迁往新加坡等国家。因此,Vaibhav认为在印度创业最好与私人机构合作,尽量避免与政府合作。

当我谈到中国与印度的创业合作,他表示欢迎,并建议我通过中国驻印大使馆联系“创业印度”。同时他认为两国均处于亚洲地区,都是文明古国,价值观相近,两国创业者大多都是聪明的年轻人,中印合作最大的障碍是语言交流。


在世界创业独角兽公司(市值超过十亿美元)中,来自印度的公司比例占到5.7%。截止2016年10月31日,全球CB insight 统计了全球174家独角兽企业,印度有8家独角兽。其中包括电子商务界的Flipkart、Snapdeal、Shopclues,打车界的Ola、移动支付界的Paytm、社交类Hike、美食推荐网站Zomato、以及移动广告平台Inmobi。

图 全球CB insight统计的印度独角兽

Flipkart是由亚马逊的两名前员工于2007年创建,是印度最大电子商务零售商。Flipkart是印度最受关注的本土初创企业,该公司共获得了老虎资本、美国普信集团等大型投行的30亿美元资金。虽然与亚马逊印度的竞争给公司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但是它收购印度时尚电商先驱Jabong占领了印度时尚电商70%以上份额,以及自有品牌“Flipkart Smartbuy”的上线,前景不错。

Snapdeal是印度最大的在线交易平台之一,特别是移动设备的销售占据了其在线交易的大部分份额。自从2010年以来,Snapdeal已经累计获得2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投资人清单中包括了keyword/keyword英特尔keyword/keyword资本、日本软银、阿里巴巴、印度超级富豪拉坦·塔塔等。

Shopclues是一个印度线上网络购物平台,于2011年在加利福尼亚硅谷成立,总部设在印度的古尔冈。据悉,有12000家注册商家入驻该平台发售超过200000件产品,商品类目涉及电子产品、服装、保健品和家居用品等,吸引了本国9500多个地市的4200万网民访问选购。Shopclues的销售理念与印度三大电商平台亚马逊、Flipkart和Snapdeal不同,它主要销售不太知名、甚至没有品牌的商品,希望形成差异化竞争,并且员工分布在国内的各个位置。

Ola创立于2011年,目前是印度最大的在线打车服务商,类似Uber和滴滴打车,提供“叫出租”和“叫三轮”(电动三轮车和人力三轮车)的服务。目前,Ola已覆盖印度的100多座城市。目前已获4亿美元E轮融资,由俄罗斯投资公司DST Global领投;印度塔塔集团(Tata Sons)名誉董事长拉丹•塔塔(Ratan Tata)以个人身份的投资。

Paytm成立于1997年,提供的是移动支付服务。在过去几年,Paytm已经为三百五十多万的印度人民提供了服务,用户可以通过Paytm从DTH上为各种业务充值。2015年2月阿里巴巴集团及其旗下金融子公司蚂蚁金服收购了Paytm母公司One97 Communications 25%的股份,交易价值超过5亿美元。2015年6月,阿里直接向Paytm投资大约6亿美元,使得阿里与蚂蚁金服在Paytm持有的股份总额达40%,Paytm的估值上升到40亿美元。

Hike Messenger于2012年创办,是一款土生土长于印度的即时通讯工具。Hike Messenger 由Bharti和日本软银共同组建的BSB投资,分别在2013年,2014年,获得了由BSB独投或领投的700万美金,1400万美金和6500万美金。在印度,Hike最主要的对手是社交媒体Facebook旗下、全球人气最高的信息服务WhatsApp,整体而言,全球大约有1亿人使用Hike的主要信息服务,远远落后于WhatsApp宣称的近9亿用户,但Hike在印度的用户数量轻松地排名第二。

美食推荐平台Zomato成立于2008年,是印度版的大众点评。近年来动作频频,融资、收购动作不断,仅仅在2014年下半年分别在7月份,收购新西兰的餐厅搜索服务公司MenuMania,8月份,收购了捷克的Lunchtime.cz和斯洛伐克的Obedovat.sk,12月份,收购了意大利的餐饮O2O网站Cibando。2015年9月份获得6000万美金的G轮融资。Zomato面临的压力不小,在印度就有Rocket Internet投资的Foodpanda,以及 Tiny Owl 和 Swiggy的竞争,2015年Zomato进入美国市场后还面临 Urbanspoon, Yelp,以及Foursquare的竞争。

InMobi创立于2007,现在是印度最大的移动广告公司,也是全球第二大移动广告商和全球最大的独立移动广告网络。InMobi在大数据挖掘、用户行为分析以及云计算架构方面拥有很强优势,为客户提供便捷的移动广告服务。目前已经完成5轮2.2亿美元融资。InMobi在2013年被MIT Technology Review评为全球最具有破坏力的50家公司之一。

五、结识印中贸易中心副主席

在回国前一天,通过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科技参赞文钧介绍,我结识了印中商贸中心(ICTC)的副主席V.K.Mishra。由于中印双方政府在推进实际工作中的各层制度障碍,在实际推行过程中,反而各类协会组织、NGO组织作用关键,灵活且推行迅速,因此文钧参赞特地将印中贸易中心推荐给我。V.K.Mishra和我对以新经济方式发展科技创业、技术转移、科技园区想法不谋而合。而且他对我的到来以及积极推进此方面的合作表示非常的感谢和认可。我也对能认识这样一位具有前瞻性、极强执行力的朋友感到很庆幸,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即将很快开始。

近两年,该ICTC业务重心从贸易逐渐转向中印科技创新合作,每年还举办印中创业与投资大会。他对我提出的中印创业投资、科技园、众创空间等领域合作表示赞同,尤其对创业大街这一概念感到振奋。他很客气称我为中国Guru(老师),并愿意把我引荐给印度各界Guru。

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交流后,文钧参赞特地邀请我们与ICTC副主席V.K.Mishara等共进晚餐。晚餐期间,我又向他讨教了宗教问题。在印度一周里,我一遍遍地询问印度人印度教众神里面是否有掌管创新的神。这次终于在他这里得到了答案——Vishwakarma就是印度教里掌管技术、创新、创业的神。

长城战略咨询一行与文钧参赞、ICTC副主席Mishara等合影

六、与文钧参赞畅聊中印科技创新创业合作

3月14日我们刚到新德里,我们就奔赴中国驻华大使馆,与科技参赞文钧进行了一次长谈。我们主要谈了中印科技创新合作前景。文钧参赞认为中印两国的科技发展都是从学习西方起步的。印度人由于说英语的缘故,与西方的联系与合作比中国人多,在硅谷的大公司里,拥有高层职位的印度人比中国人多。可以说,那时候中国和印度在科技创新领域是彼此看不上的竞争关系,这导致两国合作困难重重。

但当前中国科技发展提出了新的理念,逐渐成为科技强国,远远走在了印度的前面。印度的科技水平比中国慢了20年。在IT、信息通讯等新经济领域走在了印度前面,他们学习的目光也逐渐转向了中国;尤其在雾霾治理、水处理、垃圾处理等方面,印度需要与中国合作。莫迪上台走的是改革开放的道路,深圳经验给他的思想刺激。印度在莫迪的引导下,未来很可能有一个经济腾飞的阶段。

中印的科技合作应该呈倒金字塔状:一是从国家管理体制层面,中印之间国家层面的领导人,充分认识到中印合作的重要性。二是在中印两国民间机构的互相交流。三是基层的初创企业和草根创业者。文钧参赞认为,在这个倒金字塔结构中,智库机构对中印科技创新合作具有很大的作用。他非常看好长城所在中印科技合作中的智库角色。

图 我与科技参赞文钧在大使馆会谈

七、印度创新创业之路建议

经过十天左右的印度创新创业考察,我对印度创新创业有以下几点想法与建议:第一,创新创业是印度经济发展实现弯道超车的关键路径。第二,印度应加强政府创业动员能力,提高政策实施效率。第三,印度是亚洲经济大国,创业数量远符合经济实力,创业数量目标应为每年50万至100万家。第四,印度可以与中国交流创新创业经验,合作开展创业培训。

王德禄的博客稿源:王德禄的博客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创业投资 » 印度创新创业考察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