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套是进入成人用品行业的敲门砖么?

今天有一个创业者经过朋友介绍,找到我聊天。她想进入成人性用品这个行业,打算从安全套做起,初步计划是找代工厂贴牌,自己做品牌,找渠道合作。

我说,这个想法很正常,但严格讲,安全套并不属于成人用品行业的核心产品。

我这几年,与成人用品的原厂及渠道有所接触,身边也有朋友和前同事在从事这一行业。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面临的问题大体相同,就是想做什么样的产品,卖给什么人,以及怎么卖给他们。

安全套产品可以在常规的便利店、商店、超市、药店售卖,在传统意义上,属于计生用品。与狭义的成人用品,还是有区别的。前者是避孕,后者是愉悦、增强体验及娱乐。既然不是同类产品,那么其品牌、市场和渠道推动,必然是有差别的。

安全套与其他成人性用品的共同点,在于都是用于性交场景的辅助工具。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包括安全套在内的性用品,在我国默认是不可以打广告的,这也就是为何杜蕾斯的微博营销需要挖空心思搞段子搞传播,因为与烟草行业一样,直接的营销行为是受限的。这里有国情的限制,也有受众感受问题。试想如果由杜蕾斯冠名快乐大本营,虽然节目名称吻合度没问题,但观众怎么想呢?

因此,在互联网行业擅长和依赖的社交传播方面,性用品也天然吃亏的。我们去了好饭店、买了好产品、去了景点,会在朋友圈晒照片嘚瑟一下,可是你用了超薄的套套,用了跳蛋或者棒棒,难道也要发个朋友圈感慨“真TM的爽”?

可见,安全套与其他成人性用品的共同点,其实是共同的困境和劣势。除此之外,安全套似乎更难破局一些。

首先,安全套的现状更加接近快速消费品市场,即品牌和渠道压制。在快消品市场,以日化产品为例,我们选来选去,都跑不出宝洁、联合利华等几家行业巨头的手心。同样的,在安全套行业, 一线城市的白领钟爱的品牌,无非是杜蕾斯、杰士邦和冈本。而二三线城市,则是诺丝、第六感之类国内品牌的天下。

而其他类别的成人用品,品牌化尚未成型,诸多小品牌甚至三无产品的生存空间巨大。从器具娃娃,到服装配饰,以及玩具、保健品,均是混沌状态。俗话说浑水好摸鱼,安全套面临的市场环境,显然是更残酷一些。我们在时间从容的选购环境下,对于陌生的安全套品牌,往往是敬而远之的。

其次,安全套的消耗大户,并非家庭,其实是在一些特种行业。对于普通人家而言,除非热恋中人,一般家庭以一个月三到五个的消耗量(其实已经算非常高了),远远难以支撑这一市场。

真正的消耗大户,存在于三个行业:卫计部门、酒店,以及桑拿。卫计部门拥有政府拨款用于采购计生药具,免费发放给育龄人口或者高危人群。酒店由于存在消费场景(约P或者招嫖)或由于防艾工作可以在房间摆放销售。至于桑拿行业,想想东莞,大家都懂的。

这三个行业,对于安全套的品牌要求是不高的,性价比成为第一要务,而能够打入这些特种行业,成为其耗材供应商,对于渠道的本地化以及公关能力,显然有较高的要求。通俗地说,这些渠道是toB的业务,而不是toC

甚至,安全套在商超零售渠道toC的销售,同样也是由其代理商铺货能力决定的。结账台前各种安全套品牌聆郎满目,买谁的不买谁的,与摆放位置密切相关;而摆放位置又是由利润、供应商关系决定的。

最后,与其他成人用品的使用场景相比,安全套的受众更广泛一些,但对于产品获取的实时性要求更高。我们可以从容挑选一些器具、服装、保健品和玩具用于助性,但安全套的使用场景往往突如其来,用淘宝京东之类下单是万万来不及的。这时,如果酒店的床头就摆着一盒,再贵你也得抓起来用,而哪怕是假冒伪劣产品,也得忍了,劣质雨衣也总好过裸奔吧?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说明一个问题:安全套是一个产品小于品牌、品牌小于渠道的行业。这么多年互联网+,也就出了一个大象安全套,并且是叫好不叫座,在市场上存在感不强。并且,由于产品形态的相对固定,所谓的工匠精神,在这方寸之地的产品上也难有作为,万千的营销手段也敌不过冈本一句“薄”的黑科技。对于这种产品的创业,本人实在是不看好的。

聊完这些,那位朋友突然脑洞大开,说我们可不可以基于安全套做一个约P社区产品,给用户提供约的增值服务呢?

我说,想法确实不错,可惜这样的产品,可能活不到周岁呢。

稿源:旅客的只言片语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移动互联 » 安全套是进入成人用品行业的敲门砖么?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