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为什么选择在东莞搞大新闻?

创业投资 方独

再过几天,6月26号,就是世界禁毒日了。反对毒品,人人有责。其他不说,君不见以下几位艺人均被毒品所害:

自从吸食大麻事件曝光以后,这两位就再也没有在屏幕上出现过。年纪轻轻,就因为毒品而断送了大好前途,大明星如此,我们身为普通人,更应该洁身自好,远离毒品。

为什么会将6月26号定为世界禁毒日呢?

一开始,《国际联盟》把虎门销烟开始的6月3日定为“国际禁烟日”; 1987年,联合国又把虎门销烟完成的翌日6月26日定为“国际禁毒日”。所以说,虎门销烟不仅仅是具有中国历史意义的一个世界,而且在世界史上也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

不过,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不是这个,要谈的是一个脑洞大开的问题: 林则徐禁烟是在广州,为什么销烟一定要在东莞虎门?

·鸦片,曾经并不是毒品

鸦片,希腊人称其音为“阿扁”。公元六世纪初,阿拉伯人把罂粟传到了波斯,波斯人变“扁”音为“片”,称其为“阿片”。在公元七八世纪的时候,罂粟作为药材从印度等地传入中国,中国人把“阿”音又发成了“鸦”音。从此,在中国就有了“鸦片(或雅片) ”一词。

鸦片是由罂粟果实的汁液制成。罂粟,原产于南欧和小亚细亚。唐朝乾封二年(667年)有来朝进贡者始传入中国。贞元十六年(800年),希腊人把罂粟的花或果榨汁入药,发现它有安神、安眠、镇痛、止泻、止咳、忘忧的功效。

后由阿拉伯商人将罂粟带入广州、扬州。在《图经本草》、《直指方》、《易简方》等宋代医药书中,出现了用罂粟果实壳蒴治疗呕逆、下痢、腹痛等正式入药的记载。到了明朝,从南洋传入切割罂粟花果提取汁液熬制鸦片入药的方法。明政府允许以药材纳税入口,清承明制,仅税率不同。 这说明,在明清的时候,鸦片贸易属于正常合法贸易。

鸦片不仅可以治疗泄痢,咳嗽等疾证,它还是麻醉剂、兴奋剂。据《台湾府志》载,南洋人有使用水烟袋吸食烟草的嗜好,偶尔将鸦片溶于水烟袋中吸之,感到精神快活周身好受,后来荷兰人将吸食鸦片的方法从爪哇传到台湾,又从台湾传入漳州、泉州、厦门一带,在我国开始出现了吸食鸦片。吸食鸦片特别容易上瘾,犯瘾时其状极为惨烈。

瘾至,涕泪交横,手足顿委不能举,即白刃如于前,豸虎逼于后,亦惟俯首受死,不能稍为运动也,故以久食鸦片者,肩耸项缩,颜色枯赢,奄奄若病夫初起,久而丧命。

鸦片是毒品,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但是在过去的几千年里,鸦片大多时候被人们看做一种灵丹妙药,甚至被当成一种神物。而且,鸦片在西方被发现和使用的历史比中国久远得多,影响也要大得多。

在19世纪初以前,世界各地并未把鸦片视为洪水猛兽,鸦片像酒、烟一样,只是人们的一种嗜好,加之鸦片还有疗病的功能,所以大多数人甚至认为鸦片是一种对人有益的东西。

在埃及,鸦片被用来消脓肿、止头痛、治外伤以及使吵闹的小孩镇静。古埃及纸草文书中就有一则这样的处方:“将罂粟果浆与墙上的苍蝇粪和在一起,进行过滤。连服四日,效果即现。”

这个方法被全世界的人们采用。

史料记载,欧洲直到近代仍有母亲或保姆给不安静的婴儿服用鸦片,英国纺织女工因为白天工作非常辛苦,为了能在晚上得到充分休息,很多母亲也这样做。另外,鸦片还有抑制食欲的功能,穷人家的孩子服食鸦片后可以减少饥饿感,节省食物支出。

一位观察家在经过观察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许多孩子因营养不良,到3、4岁健康状况就很差,“萎缩得像小老头儿或者干枯得像一只猴子”。结果可想而知,这些穷孩子长大后大多继续贫穷,很多成为瘾君子。

更有趣的是,鸦片这种东西,全世界都不禁止,大家都在吸。然而,国外并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群体迷恋鸦片,反而流入中国后,中国人分外迷恋。

18世纪以后,中国人口增加迅猛,生存压力加大,加之经常战乱,人们的安全感下降,避世厌世的情绪增加,于是很多人采取消极的态度对待,吸食鸦片就是其中的一种主要方式。

到了林则徐当官的时候,鸦片已经泛滥到“若犹泄泄视之,是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的地步。

国家就快要完蛋了。

据有学者统计,从明末到19世纪上半期,世界白银产量的1/3流入了中国,导致欧洲许多地方出现银荒。

精明的欧洲商人发现中国人对鸦片的兴趣越来越大,在很多地方鸦片甚至相当于硬通货,这令他们欣喜若狂。于是,他们将欧洲的商品出口到印度等国,然后在印度购买鸦片,把印度鸦片再转手卖给中国,然后再从中国购买丝绸、瓷器和茶叶等,运往欧洲。后来走私和进口到中国的鸦片数量剧增,传统商品已经远远不能抵付鸦片款,只能支付白银,于是中国白银开始大量倒流。

鸦片不仅仅是给清政府带来经济上负担,更是对人的腐蚀,最重要的是:对于清政府而言,政局快要倒台了。

道光年间,农民起义四起。官方的军队被一点农民军打得溃不成军,为什么呢?本来军队里就腐败,平日里疏于练习,国家的高管俸禄养着他们,给了他们两个最重要的两个条件:时间和金钱。所以剩下的时间都拿来吃喝玩乐了。

这些军队本身平时就偷懒不加练兵,战斗力低下,再加上把鸦片一吃,更加不行。而农民本身就吃不起鸦片,至少身强力壮,这样双方一比划,官军被打得节节败退。

道光皇帝一想:这样不行啊,再这么下去,国家迟早被这点农民军给灭掉。于是下令发狠禁鸦片。

说起禁烟这事儿,其实政府一直管得就很严,但一直就成效甚微。从雍正年开始,国家就明令禁烟。雍正7年(1729年)禁烟规定:私开烟馆引诱良家弟子(注意,不是妇女),依邪教惑众律治罪,侍卫官员军民人等吸食鸦片者,依违刑律治罪。嘉庆年间规定:

鸦片不许贩卖,犯者拟罪,递加至徒流环首。

道光年间规定:

开馆者议绞,贩卖者充军,吸食者杖徒。

法立了不少,实施起来却一点效果也没有。为什么呢?因为对于贪官污吏们而言,这其中的油水实在是令人无法抗拒。举个例子,水师副将韩肇庆专以保护鸦片走私获利,其“巡船每月受规银36000两,放私入口。”如此大的利益诱惑,比任何行业来钱都快。

官员不仅不治理,而且收受贿赂,允许鸦片买卖。据《澳门新闻报》记载:

鸦片入口,议定规银,每箱若干。这些规银系与总督衙门以及水路文武官员,唯关口所得最多。此项阴凉,皆预备存在英国或他国鸦片船上,以便分派。或在船上来取,或在省城交收,然亦有将鸦片准折,每次自一箱以至一百五十箱为止,却无定数。

也就是说,收上来的贿赂中,不仅仅有银两,还有鸦片。官员们不仅仅不查缴,还自己去吸食鸦片。而对这些人来说,军队有没有战斗力、大清忘不忘干我屁事,你张三下台了,自然会有李四上台,唯有银两是真实的。

大家都说禁烟禁烟禁烟,但是没有一个是真正愿意禁烟的,直到道光皇帝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 林则徐

·一波三折

真正的虎门销烟,我想大家已经在历史书里已经了解得很清楚了。直接百度一下就能大概了解了,大概几句话就能说明白:

林则徐1839年3月10日到达广州,到义律3月28日被迫同意缴出全部鸦片,总共耗时18天。

林则徐与邓廷桢等人会商后,就收缴的地点、验收、押运、存储、看管、守卫等各个环节做了无懈可击的指令和安排。

1839年4月10日,林则徐、邓廷桢等亲赴虎门检查收缴前各项准备工作。

1839年4月11日上缴,林则徐亲自监督收缴全过程。

1839年5月18日,实用了34天,共收缴烟土19187箱,又2119袋,总重量1188127公斤。

1839年6月3日(清宣宗道光十九年岁次己亥四月廿二),林则徐下令在虎门海滩当众销毁鸦片,至6月25日结束,共历时23天,销毁鸦片19187箱和2119袋,总重量2376254斤。

我们想搞清楚的是:

为什么销烟的是东莞虎门,而不是其他什么地方?

其实,道光皇帝本来想的是,将所有的鸦片运到京城以后验明进行销毁。但考虑到当时的实际情况:广州离北京太远了,以当时的运输力来计算,完成这个任务是相当困难的,广州至江西一段水路,需征集民船百余艘,水手约2000人。

从江西顺长江而下安徽,同样要借贷民力。安徽以北的陆运又大车千余辆,车夫千余人,骡马5、6千匹。预计耗资10万金。如此耗时耗力,且在遥远的途中,还容易被人抽换掉包。

考虑到当时的综合情况,5月8日,浙江道监察御史邓瀛上奏,建议就地销毁。道光帝于9日改谕,命林则徐、邓廷桢“督率文武员弃,公同查核,目击销毁,俾沿海居民及粤夷人,共见共闻,咸知震警”。

·销烟是个技术活

要把烟销毁,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有人肯定就问了:这还不容易,一把火烧了,全部化为炭了不就完了吗?

先让我们看一个烧烟的例子:

如果采取焚烧的方法来销烟,那么和聚众吸食毒品没什么两样了。

其实焚烧的方法,林则徐也想过。早在湖广禁烟时,林则徐曾采用以鸦片伴桐油,点火烧毁的“烟土拌桐油焚毁法”:1838年8月27日,任湖广总督的林则徐率同两司道府督兵将汉阳、江夏两县收缴的烟枪、鸦片等,刀劈火烧,当众焚烧。

但是这样会有很多弊端,因为虎门销烟销毁的是粗制的鸦片膏,经过焚烧以后,液化的鸦片膏会大量渗入地下,占到总量的百分之二三十之多,这样有可能让吸毒者重新从地下提炼出来。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1839年1月9日,林则徐启用钦差大臣关防后,辞别亲友,出新仪门,离京南下,取道直隶、山东、安徽、江西,水陆兼程,前赴广东禁烟。一路上调查鸦片流毒同时,并搜集销烟诸法。

林则徐还拜访了知舒城一个隐疾告退的千六安州牧田溥,当时他闲居在家。田溥于1835年任广东香山县令,曾缴获鸦片数万斤。林则徐特约田溥一谈,详细询问鸦片流布情况及销烟的方法。

为了进一步掌握情况,林则徐途径江西,还拜访了包世臣等名士,接见在广东生活了8年的门生张浦云等人。通过各种渠道了解鸦片流毒情况和销烟之法。林则徐将各种销烟方法加以比较,认为用火焚化的旧法显然不妥。

于是采用的是第二种方法:“海水浸化法”。

具体方法是:在海边挑挖两池,池底铺石,为防鸦片渗漏,四周钉板,再挖一水沟。将盐水倒入水沟,流入池中。接着把烟土割成四瓣,倒入盐水,泡浸半日,再投入石灰,石灰遇水便沸,烟土溶解。各名士兵拿木耙不停在池中搅拌,务求烟土完全溶入水中。待退潮时,把池水送出大洋,并用清水洗刷池底,不留涓滴。

跟前者比,这样做的好处是:

1.不会渗入到土里。

2.没有在空气中传播烟毒。

3.被生石灰混合的鸦片无法再次重新提炼。

4.被海水冲刷后不留痕迹。

·销烟为什么一定要在虎门?

既然是“海水浸化法”,那么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海水。不仅要有海水,而且海水要足。

虽然缉查鸦片的地点主要是在广州,但是销毁的鸦片的量相当的大:总共多达9,187箱和2119袋,总重量2,376,254斤。如此之多的量,在内流河肯定是不行的,一是内流河的水量太小,冲刷不干净彻底。二是鸦片堆积在内流河域里,还有可能造成河流的堵塞。以下是广州的地形图:

相比之下,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将废物直接导入海中,由海水冲刷。

虎门,是东莞市的一个镇。虎门险要天成,沙角和大角两山对峙出入珠江南海门户。

去内河不远,又有横档、饭箩排,横档几个哨兵般的岛屿礁石,和左岸南山(俗名亚娘鞋)并列雄踞,为第二重门户。由横档再进五里,大虎,小虎两山,傅博中流,是第三重门户。这儿又有清军众多的炮台,在此毁烟,既有利于倔池,引水浸化,又有利于防卫,使得销烟得以顺利完成:

·虎门销烟的影响以及历史意义

在我们的历史书里,甚至很多人的思维里,习惯于将中英第一次战争称之为“鸦片战争”,意思是之所以有这场战争,是因为你反对别人在你的土地上卖鸦片。

持有这种论调的感觉,有点像有天一个叫英吉利的小伙子开车到你家门口,送你一车鸦片,要你收下。但你不收,被英吉利的小伙子打了一顿,结果旁人评论:你看,都是当初吧,叫你收下鸦片你不收,现在可好,挨了打……

烟是肯定要禁的,无论后来的结果如何。这体现了一个国家对待外来势力的态度和决心。

在“虎门销烟”之前,在世界范围内,吸食鸦片基本都是合法的,直到19世纪初,鸦片仍未被人们视为一种毒品。

身为鸦片进口国的欧洲,之前出台了戒酒令,但从未出现过禁鸦片法令,人们仍然持“鸦片无害”的观念。

有的学者甚至认为,18世纪末19世纪初欧洲浪漫主义文学的产生与鸦片有极大的关系,如果没有鸦片,一些最出色的作品可能就不会诞生。浪漫主义文学的核心就是想像的复苏,是想像的翅膀与叙述的结合。这一时期的浪漫主义作家如歌德、柯尔律治、华兹华斯、司各特、雪莱、拜伦、德·昆西等,他们相关作品的创作可能都多少与鸦片有关,有些作家还患上了鸦片瘾。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许多作家在患上鸦片瘾之后,才创作出了最著名最好的作品。

因此,即使是身为倾销国本身的欧美国家,也是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才开始立法限制毒品。在这一方面,“虎门销烟”可以说是开创了世界禁毒史上的先河,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发起的禁毒运动。

1912年,各国在海牙签订了各国禁烟条约。这是国际上第一个禁毒公约,开创了国际禁毒之先河。

1925年2月19日,在日内瓦签订了国际鸦片公约。

1987年6月12日至26日,联合国在维也纳召开麻醉品滥用和非法贩运问题部长级国际会议,会议确定每年6月26日为“国际禁毒日”。

毫无疑问,虎门销烟唤醒了世界人民对毒品危害的认识,成为了国际禁毒运动的一个范例,引得后来者家纷纷效仿。

美国林则徐基金会于1997年在纽约市华埠中心建立了一座林则徐像,以纪念这位“开眼看世界第一人”的民族英雄带给世界禁毒运动的影响。

在这个历史事件中,东莞虎门,担任了这一重要的历史使命,他表现出了东莞人民不畏强权、敢为人先的精神,对中国人民抗击外来侵略有着标志性的意义。

稿源:方独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创业投资 » 林则徐为什么选择在东莞搞大新闻?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