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中式小板凳玩出国际范儿,这位在央美任教的荷兰设计师简直棒呆

Henny van Nistelrooy

来自荷兰的产品和室内设计师,本科和硕士分别毕业于 荷兰艺术学院伦敦皇家艺术学院 。2012 年的夏天,Henny 来到了北京,并把自己在伦敦开设的工作室 Studio HVN 也带了过来,同时担任 中央美术学院 国际预科项目专职教师。

前不久,特赞介绍了一个来到北京“坐蹦蹦”的荷兰设计工作室 Lava Beijing。 就是这篇:《 一群荷兰设计师,坐着小蹦蹦来到北京胡同,挨家挨户做logo 》。

今天,我们又和一位来自荷兰的设计师聊了聊,继续感受荷兰现代设计与中国传统文化这两颗核弹头,碰撞、爆发后产生的巨大能量。

和 Lava Beijing 一样,Henny 也深深为中国传统文化感到着迷。马扎、汉服、月盈则亏……这些概念下至街头市井,上至玄奥哲学,Henny 是如何发现并挖掘到的?

“马扎”工作坊

“马扎”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中国传统家具,它可以折叠,便于携带。你小时候家里,可能也有那么一把不起眼的“小板凳”。

作为北京市井聚会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很多北京的老大爷们就喜欢带着它在路边下棋、打牌。Henny 也在大街小巷见到过各式各样的“马扎”,但它们制作并不精美,甚至极其简陋。

然而在他的妙手下,如此接地气的传统家具,瞬间“现代感”了起来!

框架的材质从金属到木头不等,各色各类的织物被大胆应用,色彩也更加欢快明亮。

同时还保留了“马扎”最大的优势——随取随用。 在 Henny 看来,这个古老、便利的玩意儿不该被淘汰。 它虽然模样老旧,却陪伴了中国人很多年。

比起一些超市里售卖的塑料板凳,“马扎”显然是更好的选择,花点心思它就能更美、更年轻。 Henny 与他设计的“马扎”

Henny 似乎并不满足于单单自己做设计,他甚至在北京的社区里办了一个“工作坊”,教市民们亲手制作,“安利”他心爱的“马扎”。

他一边向大家详细介绍“马扎”的历史,一边为大家提供涂鸦或编织的好点子。


涂鸦工具

制作作坊

在 Henny 的感召下,大家都开始动手制作起来。第一步,是为凳脚涂鸦上色。

这大大小小的圆点,颇有些草间弥生的味道呢! 然后,再将涂好的凳脚挂起来晾晒。

拼接好支架,再利用帆布或麻绳进行手工编织。 大功告成后,你就可以挎着亲手制作的“马扎”上街啦~

“蚀”|地毯

除了手工艺,Henny 还擅长从传统文化中提炼抽象的哲学思想,并将其融进现代设计里。

月亮不仅是传统文化里的一个经典物像,更是中国哲学里的一个象征。从嫦娥奔月的古老传说到唐宋诗词, 月亮与太阳一直暗喻着“阴与阳”的哲学

受此启发,Henny 设计了一组 “蚀”地毯, 每套作品由两张地毯拼接而成,代表着 从“初亏”到“全蚀” 的过程。

蓝色代表月亮,约有三分之一的面积被覆盖,犹如一弯新月。

橘色代表太阳,一张红色方形地毯覆盖了下方地毯一半的面积。 绿色则代表地球,下层长方形的地毯几乎完全被覆盖,相当于“全食”。

正所谓,“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对日月的冥想启发了不少诗人才子,而 Henny 也以此为灵感,拉近了我们与日月的距离。

值得一提的是,“蚀”系列的地毯,都是由尼泊尔手工匠人,使用当地生产的优质羊毛耗费数月编织而成的。 无论是颜色选择还是材料加工工艺,Henny 都在试图寻找 传统工艺和现代工业之间的平衡点 探索传统制造业的优点和局限性,从而创造新的工艺手段。

“衣服”|沙发

看着 Henny 这张设计手稿,你能猜出这件设计作品的灵感来自何处吗? 你也许想不到,这套沙发的设计灵感,竟然来自于 中国传统服饰——汉服 。而它的名字也非常简单直接—— “衣服”

Henny 认为, 汉服在展现布料的美感上非常有借鉴意义。 除了对布料材质的精挑细选,对版式、触感、颜色等多方面的综合要求也极其细致。 “衣服”系列家具正是延续了这种古人“精益求精”的追求。而对设计师来说,这同样也是 对手工艺的过去及未来的一种反思

在设计上,Henny 一直着迷于探索一件产品从构思到制作成型的全过程,所以从设计、选材到制作的每一个细节,他都会乐在其中。

Henny 告诉我们:“你看见的是我的作品,但 我看见的是我身边的事物——每天的生活 。尤其是那些传统元素,无论是艺术品还是普通的手工艺品,不管是来自大街小巷还是博物馆,它们都能带给我灵感。”

正如 美国创意家居杂志《Dwell》 对Henny 的评价:“在荷兰乡间成长、在伦敦接受的教育、在北京居住工作; 他用多重口味的原料将设计调制成了一杯丰富多彩、不拘一格的鸡尾酒。”

Q&A

Q=特赞Tezign

A=Henny van Nistelrooy

Q:您来北京之前也在伦敦工作过,为什么会选择来北京?

A: 事实上是因为我夫人,她在北京找到了工作,所以我也开始在北京找工作。

我觉得北京很有意思,是因为这儿真的很“中国”。我也在上海居住过,但上海的外国人更多地待在外国人的圈子里。我想对我来说, 北京能让我更自然而然地接触到当地的社区和文化。

“缝合”是一个用高科技纺织品缝制的椅子。这个看起来柔软其实极其坚固的椅子,所需的工具就是一台缝纫机和一把剪刀。

Q:除了北京、上海,您还去过中国那些城市?对那些地方有怎样的印象?

A:我还到过中国的很多城市,包括杭州、苏州、成都、厦门、香港……中国太大了,从北京到上海,就相当于我从荷兰到意大利!

对我来说,这些城市各有风味:有东西文化的差别,有气候的差别,连当地人的性格也各有不同。

“Fabricate”是一个以纺织工业用机械生产的织品吊灯。这个产品灵感来源于一个小型手工纺织机的实验,一步步发展到适用于电脑控制的大型纺织工业机器。

Q: 您在适应中国文化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A:我从来不觉得吸收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件困难的事。我喜欢去到一个新环境,因为 这能让你换一个角度去思考,甚至颠覆你以往所有的认知 。无论是学习新的事物,或是认识新的人,它们都能帮你打开思维。

“Extract”系列是将县城的纺织品拆线后,经手工一经一纬重组而成的纺织物。

Q:您同时也在中央美术学院任教。您怎样看待教师与设计师身份的不同之处?

A:在我的工作室,我会做更多商业项目;但在央美,我会更重视学术语境。

当我和学生们在一起时,我们会讨论很多有创意的新点子,并且根据我的实践经验去探索新方向。所以一方面来讲, 这为学术本身带来了很多新的想法 ;另一方面, 这是将学术理论投入应用,是真正在做设计

我喜欢寻找这两者的平衡。

“Uniform”是一个系列的门牌号码,每一个字母都有相同长度的材料制作出来

Q:您之后对 Studio HVN 的未来有怎样的规划?

A:我会更加注重设计和产品之间的平衡,因为这两者之间有非常紧密的联系。

当我设计沙发,我会更加明白沙发在空间中的作用;当我设计空间,我也会对组成这个空间的细节有更深刻的理解。

所以对我来说,室内设计师并不总是真的要改变一座建筑的结构,而是 思考如何选取正确的元素放在建筑物里面,去构成整个空间。

在设计上海的展览上,Henny 在他的展区前比出特赞手

文|王师境、赵洋、吴梦娇

——————————————————————

转载请与我联系,并注明文章来源:

原文链接: 把中式小板凳玩出国际范儿,这位在央美任教的荷兰设计师简直棒呆

来特赞,解决设计创意需求

特赞( www.tezign.com )| 产品策划 |贵妃奶黄包

读点儿设计稿源:读点儿设计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产品设计 » 把中式小板凳玩出国际范儿,这位在央美任教的荷兰设计师简直棒呆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