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鹏对话摩拜胡玮炜:做摩拜时压根没考虑有什么困难

凤凰科技讯(作者/花子健)8月5日消息,在今天召开的Rebuild大会2017上,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参加极客公园创始人兼总裁张鹏主持的“鹏友说”时表示,刚开始做摩拜单车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困难,只是想着先试试看,甚至没想到花钱那么多。

胡玮炜(左)张鹏(右)

胡玮炜创立摩拜单车之前曾经是一名记者,在张鹏的手下工作。后来她偶然想到要做共享单车的时候曾经和张鹏有过交流,当时摩拜这个公司都还没有成立。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摩拜单车已经成为中国两大共享单车企业之一,获得了来自腾讯等巨头的投资。近期积极在海外扩张,目前已经在全球拓展七个城市,其中意大利、英国和日本分别开拓了两个城市,还有新加坡。

对产品的打磨依旧是摩拜目前工作的重心。胡玮炜表示,摩拜采用实心胎是为了降低损毁率的一种手段,也是为了提升用户体验—骑行过程中不需要打气,也不怕轮胎被扎坏。接下去他们还要继续打造物联网想利用大数据手段实现智能调度,从而让用户随时随地都能找到车。

以下是对话实录:

张鹏:大家好!非常高兴又回到咱们Rebuild大会的舞台上。

这个环节,因为我知道现在已经到12点了,大家可能快要有一点儿饿了。但是,这个环节我还是非常推荐,因为会非常有意思。

过去,我在2016年开启了“鹏友说”这样一个交流的模式,每次把自己在科技产业里的一些朋友,带到我们的大会里,然后我们做一些有意思、有价值的深入交流。

今天来的这位嘉宾,是第一位女嘉宾,而且她还是我的前同事,我们之间还是有蛮多渊源的。不过,我们这个前同事的关系被外界知晓,源于一个今年1月我们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她的一次演讲。

后来,我突然发现身边一堆人在问,说:诶!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原来你是她的前老板啊!原来你们当时还有那么那么一段故事啊!

那段故事是什么呢?我们不妨看一看当时她那个演讲的片段。

我的前老板就是张鹏,当时我跟他说,我想做一个产品,能够让人们在城市里面随时随地可以骑到自行车。他当时看着我说,你疯了吧!

张鹏:我一直觉得我们的设计总监最近香港的黑帮片看的比较多,我刚才看见还给我加了一个金链子。

因为这个故事,后来就成为了一个流传重要的梗。

所以,今天也特别高兴,本来在1月份大会上我们俩就准备聊一聊,后来因为时间凑不上。但是这次,终于有机会我在Rebuild大会的会场里去聊一聊,共享单车在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的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以及她会有什么样的未来。

下面,有请我的前同事胡玮炜,有请!

玮炜,我估计当时很多人看这一段的时候,都会觉得特别逗啊。因为我后来记得,很多人在问我,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说她这个想法疯了呢?后来我也在想咱们当时探讨时候的场景,你还记得当时是怎么个探讨的环境吗?

胡玮炜:就在极客公园办公室旁边的咖啡馆,我跟你聊。

张鹏:对。当时是什么阶段来着?那个时候你刚刚开始做?

胡玮炜:刚刚开始做。

张鹏:所以,那时候我的印象是,你当时讲了你这个想法,这个车会让大家随时骑、随时停。

胡玮炜:对。

张鹏:我记得我当时的反应是说,我说这得花多少钱,得弄多少辆车啊?我说你疯了吧!

胡玮炜:对。

张鹏:所以,基本是这个原理哈?

胡玮炜:对。

张鹏:你当时自己没觉得这件事很疯狂吗?

胡玮炜:还好吧!我觉得,你想想看,它又不是造火箭,它只不过是摆一辆车,你可以用手机扫二维码把它开锁。然后你可以要制定一些规则,去规范人们的一些行为。可能你还要去跟政府、媒体更多的交流你的想法,让他们来认同你的想法,并且能够给出一定的空间,让你去做这件事情。这是我当时想的。

张鹏:但是,我之所以……你知道我当时的一个想法是,我说你这个逻辑都对,但是我觉得这个事要花好多钱。可能那个时候我的角度是想,要花这么多钱,这个成本这么高,是不是有足够多的资本能支持?

当时你是已经想到了,一定会有很多资本会支持这件事吗?

胡玮炜:我其实没有想那么多。

张鹏:真的是因为没有想这么多是吗?

胡玮炜:对!真的是因为没想那么多,我觉得你如果从一开始,首先我觉得其实你是没有办法把每个细节都想得很清楚的(当然产品不一样啊)。另外我觉得,很多事情总有办法解决吧,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当然也比较天真,我想的是总有办法解决。

张鹏:其实在那个时候是因为没有想那么细,但是你把一个基础的东西想清楚了,然后你很坚定的要往前去做?

胡玮炜:对!我觉得我至少可以先把这个原型先做出来。

张鹏:所以有时创业也是这样啊,如果在一开始你把所有的困难都想完,把这一个大的格局逻辑全推演完,可能这事儿没法往下走了。就像我开始会觉得,这个事儿太疯狂了!但实际上,可能要把第一步一个看起来有点儿小疯狂的事儿先做出来。

胡玮炜:对。

张鹏:你有点儿这个感觉哈。

胡玮炜:嗯。

张鹏:但是一转眼,其实你们好像也就一年多一点的时间,从咱们聊这件事到你们已经变成了业界的一个新的潮流,我觉得可能也就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火的不得了了,发展速度很快。

胡玮炜:应该有一年多。

张鹏:因为我们那会儿聊的比较早。

胡玮炜:聊的非常非常早,那会儿可能我的公司还没成立呢。

张鹏:所以,他们都说我应该是你的天使投资人才对啊。所以,这件事是一个非常不好的record,当年没有识别出这个概念啊。

说到这儿,很快后来你们就火起来了,而且最近大家都知道有一个业界的故事,就是两位大佬因为摩拜这个故事还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做了一个争吵。很多人可能都看过这个故事了,但是我们不妨今天稍微再还原一下那个场景是什么样的,我们看一下。

张鹏:OK!

我们一直认为,一般大佬偶尔怼一下,两句话就完,我看他们俩这个循环还挺多。当天那天,立即就在整个科技圈里成为了一个重要的要闻。

你当时是什么场合下看到他们俩的争论的?

胡玮炜:就是朋友圈有人截屏给我。

张鹏:就是一堆人都开始截屏扔给你了?

胡玮炜:对对,因为我没有那个谁的……(微信)

张鹏:没有Allen的。那你有Pony的吧?

胡玮炜:我有Pony的,但我没有Allen的。

张鹏:所以,你当时在他的朋友圈没有看到。

胡玮炜:对,所以很多人截屏给我看的。

张鹏:你当时什么感觉?

胡玮炜:当时我觉得,其实Pony在今天互联网行业的江湖地位,说了这么多,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首先,可以看出他是非常在意产品和创新的,我觉得这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价值观的引导。因为,他的位置在那里,他说什么、做什么对于很多人来说,甚至就是后面的创业者来说,是在指引一个方向。我当然非常开心他支持我,我也稍微跟他聊了几句。

张鹏:你跟他聊的是什么?就是说感谢朋友你支持我?不能说吗?大意就是Pony很赞。其实我之前跟Pony也聊过一些,我感觉他这个人是挺直的一个人,尤其是在有些事情上他想明白了,他不太在意这个事,就是说别人说的这个、那样,他在一个方向上是非常坚定的自己的看法。

你跟他交流多吗?

胡玮炜:也没有很多,没有像大家想得那么多。

张鹏:不要随便脑补。

胡玮炜:对,不要随便脑补,也不要随便觉得我跟他很熟。

张鹏:并没有,更说明这件事就是在事上大家有不同的观点,或者说他选择摩拜也是因为一些在方向上的选择。

胡玮炜:确实是这样的,其实很多人都愿意拿我们跟过去一些东西的模式比,我觉得资本可能是会比较喜欢看到三个月结束战争这样的商业故事。但是在我看来的大佬,其实是应该引导大家做一些更加伟大和更大重要的事情。

张鹏:对,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胡玮炜:对。

张鹏:大佬的推动力应该是更大的对社会有改变的事情。

胡玮炜:是的。

张鹏:倒不是说只是挣更多的钱了,那个就没止境了。

胡玮炜:那也是很重要的。

张鹏:你变了,跟当年我做媒体时候的理想主义不一样了。但是其实是很务实的,做一个创业公司必须创造自己的价值。

胡玮炜:对。

张鹏:所以你可以看到,你们虽然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争论,在过去一年里面,不管怎么样,我们可以看到整个共享单车这个产业爆发性的发展,摩拜从一开始你可能想到的是先把这个事做了,又不是造火箭,是第一步。我们可能觉得这个事想起来就很复杂,想得越多越复杂。但是真正不到一年,你突然发现这件事已经跑完了(跑通了)它的一个循环,可以印证它的价值了。

我想问问你,这么快速变动的一年多,你觉得内心对自己所做的这件事如果要是说有什么可骄傲的,比较开心、满意的是什么?

胡玮炜:从数据上来看,在全国的自行车骑行率,从过去的5%变成了10%以上,就是在整个出行生态里面。说明在城市里面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选择用自行车出行的方式。

我也看到政府给自行车很多的空间,最简单的方法是画了很多白线,说自行车可以停在这里,相当于是给自行车争取了很多权力和空间。

做规划的人有一句话叫:街道是所有人的,人人在这个街道里面都有自己的权力,所以行人、自行车、汽车、公共交通其实都是应该有自己一定的比例。

所以,在过去的时间里面,我真正发现因为这件事情人们的出行方式改变了,政府给了自行车更多的空间,并且规划未来会有更多的空间。

张鹏:所以自行车这件事,因为我记得你当年跟我聊的时候,你喜欢自行车这件事,不管怎么样,它应该是对你喜欢的自行车有益的一个东西,如果做成了就更了不起了。你当时想到的确实这件事客观上实现了,就是使用率整个提升了一倍。

胡玮炜:对。

张鹏:我记得你当年跟我说了很多,说自行车这个产品,你一直都在说自行车这个产品。

胡玮炜:我们当时聊的是这个,你可能忘了,我还记得。你当时跟我聊的说能不能做一些颗粒度小的,再做大的,你说可以先满足上下班出行的。

张鹏:特定场景,比如说我们在798上班,是不是在798里面有一批共享的车能直接骑到地铁站或者是怎么样,或者说我在某个区域里能够自己共享。那个时候我的想法就是说这个车相对来讲你改造一下,不需要特别费劲。但是后来我觉得你花了很多精力在打造这个产品。

胡玮炜:是的。

张鹏:为什么在这个上面要花这么长时间?

胡玮炜:因为我认为共享单车是一个新的物种,是重新定义了自行车。以前你的自行车都是买回家的,或者说以前有桩的公共自行车是在固定的地点的,这辆车特别freestyle(现在这个词很火),它其实是要让每个人认为这辆车是自己的,愿意去维护它,但是同时它又不是。所以它更多就是说:

1、当我想用车的时候可以找到车。

2、我找到车的时候,这辆车是好车,不是坏车,不能是掉链子的,也不能是没气的。

3、它要有一定的生命周期,比如说可能坚持两年、三年、四年,而不是说瞬间就报废了,因为那样的话会产生很大的垃圾,你要去回收它。

我们在思考这个生意的时候,就在想我们是用自行车的造价、每天的折旧来获取用户的,我们是这么来思考这件事情的,所以我肯定要让这个折旧的速度更加有效率。

张鹏:所以要在产品这一端做合理的打造。

胡玮炜:对。

张鹏:也就是说这个产品如果你不把它做到位,后续一串效率的问题可能会造成这个模式有问题。

胡玮炜:是的。

张鹏:这是你的方法。所以我今天看到你们这个,这是最新款的吧?

胡玮炜:这个是我们叫“风轻扬”。

张鹏:这是最新款的车?

胡玮炜:这是最新款的。

张鹏:咱们可以稍微看一看,那次我听你给我讲过轮胎的事,比如说这个轮胎,是实心胎?

胡玮炜:就是免充气的,也不怕扎,扎了也没有太大问题,不需要充气,也没有气门心。

张鹏:这个事我们都挺奇怪的,以前所有的自行车都不这么设置,是因为它比较沉还是比较贵吗?为什么每辆车都变成这样呢?会不会很难?

胡玮炜:这个故事其实挺有意思的,我们开始就用了实心胎,但是传统的公共自行车其实也会用,但是实心胎是会降低骑行体验的,我们为了既是实心胎,同时骑行体验又能够跟充气胎相接近,所以我们就找了陶氏化学一起合作。

张鹏:那个世界500强的企业?

胡玮炜:对,做材料的公司,跟他们一起合作,开发更加适合实心胎的弹性体。

张鹏:要找源头去开发一个材料。

胡玮炜:对,更加重要的一点,其实做轮毂的人就会默认轮毂就是这个样子的。

张鹏:你看你这个轮毂,我当时觉得特别有特点。

胡玮炜:做轮胎的人也会认为轮胎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大家没有去思考过,如果它是一辆共享单车,被很多人骑,并且尽量少维护,我们应该怎么做?在未来的产品里面,我们要把这些地方重新设计过。

张鹏:要做重新的设计?

胡玮炜:对,工业其实是有惰性的,它这样生产已经十几年了,他其实那样也很赚钱,不需要去改,每改一次都要重新培训工人,要改生产线,然后要做很多他开始并不擅长的事情。

所以,这就是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我们测了很多胎,最后发现轮胎和骑行体验是最相关的,我们就在这些方面做很多的研究,甚至回到源头找材料,找到供应商跟他们合作。可能就是在一些结构上会发生一些变化,那个应该是在我们未来的车型上面看到。

张鹏:还会有变化?

胡玮炜:对。

张鹏:我最早看里面有的实心胎是打着孔的。

胡玮炜:对,这个车其实是我们把它的车身减重了,它以前还是动能发电的车,但是你几乎看不到电机在哪。

张鹏:那你藏哪儿了?

胡玮炜:这儿。

张鹏:原来的车是在后轮毂,是吧?

胡玮炜:原来那个挺大的,现在变得很小了。

张鹏:确实是,当你要做一个产品,把这个产品成为你的商业模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就得在上面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除了咱们那次聊以后,咱们聊了好几次,有一次你过来特别疲惫,你当时跟我说,我的印象特别深,说自行车比你的想象复杂多了,你还记得吗?当时是在我们极客公园旁边的一个小会议室里,咱们聊的时候。

胡玮炜:对。

张鹏:你当时要找把车能够造好的人很难,因为你不是做硬件出身的人。

胡玮炜:对。

张鹏:所以造这件事的过程中,是不是在你前一年的时间里面?造车这件事的比重是占的很大的?

胡玮炜:我并不觉得我回想过去那样做是完全正确的,但是我当时完全一根筋,从头做到尾,我既然想那样了,就把它执行成这个样子。第一代车是有一点儿过设计的,后面我们自己也做了很多反省。你很多好的设计和材料、结构、产品去打磨,但是你一定要知道你是给谁用的,他们的需求是什么,在这点上其实我们还是思考很多的。所以在未来的产品上,我们会越来越注重用户体验。

张鹏:你这个很有意思,最早这件事能从我们都觉得疯狂做成,是因为你要坚持一个自己的想法往下做,实际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等你迈到后来,再去看前面,有一些东西并不意味着那样做就百分之百都对了,你可能在这个基础上要做不断的优化,但是有一些可能不变,还是要把产品做好。

胡玮炜:当然,产品是最重要的。

张鹏:所以,你看你们身上,过去有很多的标签,尤其是做一个共享单车迅速就火起来以后,再加上你们的车也比较好看,再加上在互联网圈里,大家看到这种快速成长的公司都会特别热衷,所以给你们身上扣了很多标签。

我们今天有一个环节,我这儿藏了一个东西,你看到了吗?这个可以看到是很多外界的人给你们扣了一些标签,我们也是从网上找的。所以在这个层面,各种都有,理论上都是挺好的词,可是别人觉得好词不一定是你觉得好的,就像你刚才说的,外界看你可能是带着自己脑补的东西,但是不一定对。今天这个环节我们就叫撕标签,你先撕掉三个不是最核心的,这都是好标签,你挑哪三个撕?

胡玮炜:先撕三个不是最核心的?

张鹏:对,留六个你觉得更能代表摩拜的。

胡玮炜:我看这个里面是不同的角度在说同一件事情,比如说资本、风口、独角兽这些,其实是从资本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我把它撕掉,这个是资本的角度来说的一个事。

张鹏:资本那件事是一个路径、手段,不是代表这个公司的本质。

胡玮炜:对,公司的本质肯定不是跟资本相关,但是资本也是给了我们很多的能量。

张鹏:再撕两个。

胡玮炜:共享经济和性价比其实是从经济模式的一些角度来说的。神骑女侠是从话题性的该度来说的。

张鹏:大家觉得这个事比较好玩,所以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胡玮炜:从公司未来想要定义自己公司是什么样的角度来说,我可能要把这个撕掉。

张鹏:方便。

胡玮炜:我们做这件事情,方便是产品体验方面的,但是跟公司的基因,或者说我们想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公司还是不太一样。

所以,我可能会留下科技、绿色环保和生活方式。

张鹏:科技、绿色环保和生活方式,如果我们描述摩拜的话,你心目中认为这三个是最关键的词?

胡玮炜:对。

张鹏:如果这三个里面你再挑一个最最关键的,你觉得是什么?

胡玮炜:我可能会选生活方式吧。

张鹏:这是一个挺好的选择,我还以为你会选绿色环保或者是科技。

胡玮炜:因为我觉得好的科技都是为好的生活方式去服务的,不是为了炫技。我们以前也讨论过《全球概览》那本杂志,反而讲的是说科技怎么样更好地为人的生活方式去服务的。所以我觉得最终人们要找的是好的生活方式。

张鹏:最终其实是在这儿,这些也是,汇总到这点。

胡玮炜:对,但是这不是一个商业的角度。

张鹏:是公司的角度。

胡玮炜:对。

张鹏:挺好的,感谢,我这也是第一次给我把她心目中的摩拜怎么定义讲出来,挺好的。摩拜她自己更去创造的是一个新的、好的生活方式,让大家更开心、更方便。

胡玮炜:当然它是用科技的力量。

张鹏:在里面去驱动它。

胡玮炜:对。

张鹏:今天我们有了一个新的解读。所以标签有的时候是一个外界对你的认知,在创业的过程中也是这样的,有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这波浪潮来得挺凶的,咱俩也私下聊过,之前也没想过这个事这么快。

所以你自己在这波浪潮,有的时候别人看的是你在浪潮之巅,特别开心,但是深处浪潮之中的人,是不是真的这么开心?是不是中间也有一些特殊的别人不知道的东西?觉得当心的压力大吗?还好?

胡玮炜:对,我们一直开玩笑,我会跟同事开玩笑,你说压力大不大以及焦不焦虑吧?

张鹏:对。

胡玮炜:我说应该换一个词,我们每天都在面对挑战,不是面对焦虑。你说会不会遇到自己的瓶颈和问题,我也想说,可能你每天晚上回去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碎了,然后又重建。

张鹏:又重新Rebuild了一遍。

胡玮炜:对。

张鹏:这就符合我们主题了。

胡玮炜:对。

张鹏:所以创业有时候是这样的,回来的时候一天特别疲惫,很多问题都没有解决,甚至觉得挑战太大了,反正醒来以后还得继续面对。这是一个比较还原的状态,是吧?

胡玮炜:就是低头干活嘛。

张鹏:不用特别刻意地把它渲染成什么。

胡玮炜:是的,我也觉得。

张鹏:所以,比较务实地讲,当年最早十几个人的团队,到几十个人的公司,到现在应该上千人了吧?

胡玮炜:对。

张鹏:成长速度非常快,我觉得个人是可以睡一宿满血复活的,对于一个公司来讲,团队不断扩展,你怎么面对?文化会不会被稀释?这种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焦虑,自己你是可以控制的,但是公司成长中,这种焦虑有时候是需要方法和一些特定的方法论的,这儿你是怎么面对的?

胡玮炜:其实这个问题前两天我还跟朋友聊过,就是周源,我问了他很多问题,我说什么是公司文化?

张鹏:就是知乎的周源?

胡玮炜:对,我问他怎么做公司文化,怎么让公司价值观是一致的。他说他每天被问最多的也是这个。当天我们并没有彼此给出答案,我后来觉得你很难用一些特别形式化的东西去表达这个东西,反而是你每天招人的标准是什么,每天是怎么做决定和决策的,你的组织架构是什么样的,基本上已经说明你将会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其实都是很多很细节的地方。

张鹏:人们其实很希望听到一些特殊的招术,就把这个问题都解决了,但是实际上没有。

胡玮炜:对,其实那个时候我觉得写文章比较吸引眼球,但是每天就像过日子一样,柴米油盐,你公司里面都是一些非常细小的事情,每天要做很多决定。

张鹏:哪儿有那么多天天的荡气回肠,是吧?其实更多的都是在每天要坚持,然后用行动一点点去解决这些问题。

胡玮炜:当然你的架构很重要,你的信息是怎么流动的,整个公司的架构是什么样的,这件事情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张鹏:所以最关键的还是要把结构基础的东西想清楚,剩下的事要花时间和精力,要能扛得住。

胡玮炜:对。

张鹏:最近看你朋友圈里,你几乎来回在全球穿梭,好象你们在国外的市场里面最近动作很多。现在有多少个城市?除了国内的城市,在海外的多少个城市已经开通了摩拜的服务?

胡玮炜:7个,意大利有两个、英国有两个,然后新加坡,还有日本有两个。

张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你是不是代表着摩拜现在不仅仅是在中国这一个市场,就是要在全球广泛铺的?

胡玮炜:是这样的,对这件事情,那次在意大利发布摩拜,其实米兰的市长佛罗伦萨的市长,同时参加了这个活动,当时确实现场还是非常热烈的。我当时讲的是,(当然我讲这个话非常的文艺,不好意思!),在我看来自行车就像音乐一样,音乐你可以语言不通,但是你一听它就知道那个节奏是不是你喜欢,或者你能听懂很多音乐,它是悲伤的还是欢乐的。而自行车是,基本上你只要一看它就知道它怎么用,而且全世界绝大部分的人都会用的。

我当时说,我希望世界全都是城市,而不是国家,从我们第一做摩拜的时候我们就认为,我们要做那么多城市,而不是我们要进那么多国家。所以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个一个城市,我们希望它就像一个和平使者一样。

当然,从公司层面来讲的话,我们从公司成立最早的时候,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买mobike.com这个域名,因为我们认为未来我们要国际化,我们肯定会变成一个全世界都可以用的服务。只有这样才够爽,才够有意思。

比如,先两天我朋友说他已经在佛罗伦萨骑了摩拜,用一个APP就可以打开在佛罗伦萨的一辆自行车,这个体验是非常棒也是非常惊喜的,而且你可以骑自行车在那个城市里穿梭是特别适合的。

所以,这是一个愿景,当然我们一直认为,所以我们就不会说这是一个国家怎样怎样,我觉得这是城市里的,我们会请本地化的团队来做,我们会非常认真的跟当地政府交流,我们也不是说我们是一个革命者!而是说,我们可以为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让城市变得更好。所以,我们其实在背后还是做了非常多工作,包括车辆的改型,要符合他们的法规啊。

而且,我们的产品其实是先天有优势能够去海外的,比如欧洲人,他们首先对品质和安全性非常讲究,对于怎么管理、联网,都非常认可。

张鹏:所以,其实国际化这件事,我突然想起来,记得去年王兴曾经讲过,同心圆的国际化。王兴应该也是你挺好的朋友哈。

胡玮炜:对。

张鹏:你们应该有交流。当时他的说法是说,以前中国的国际化是一个圆、一个圆,比如说印度市场一个、印尼市场一个、美国市场一个、欧洲市场一个,之间每个市场里的产品、品牌,甚至业务模式可能都不同。但现在,有机会我们去创造一个产品基本相同,模式完全相同,品牌完全相同,甚至理念完全相同一个中心化的东西,然后像中心圆一样打到全世界。

所以,你们倒成了一个挺典型的案例了。

胡玮炜:确实是。

张鹏:你跟他在这方面后来有交流吗?他给了你什么建议吗?

胡玮炜:最近好像没有交流。

张鹏:但其实这个观点你非常认同,就是要做一个同心圆?

胡玮炜:对。就像我刚才说的,大家能懂嘛,其实大家的需求也是一样的。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说摩拜单车是“新四大发明”之一,因为我们重新……

张鹏:还有这么个说法呢?

胡玮炜:对!

张鹏:还有哪几个四大发明?

胡玮炜:应该是,摩拜单车、移动支付,还有其它两个。

张鹏:反正是中国造的新东西,现在成了向全球蔓延的“新四大发明”了。

胡玮炜:是的是的。

张鹏:挺好!不过我看到,好象国外现在都在拷贝一些这样的模式想做这种东西。

胡玮炜:这其实我觉得也非常有意思,其实这是一个硬件、软件和服务的产品,它是涉及三方面的,而并不仅仅只有其中一方面。硬件、软件、服务这三个都做的好的,反而是中国最有机会,因为就看他们那些拷贝者,他们最终还是得向中国买自行车,软件这块其实中国的能力也非常强,当然硅谷可能会更加的有基础。

但是我觉得,把硬件、软件、服务三者能够结合的非常好,刚好就是摩拜。所以我觉得,这个首先诞生在中国,或者我们有这么大的机会,也是由于这些原因。

张鹏:所以,这里面即便是这个模式大家都能看到,但是在做这件事的时候还是要有一些先天的条件和优势。

胡玮炜:对。

张鹏:所以,从你角度来讲,机遇在摩拜的手里,确实是件挺好的事。

胡玮炜:对。

张鹏:最后想问个问题,刚才咱们聊的也很多,你从最开始是出于,就是想一根筋做个尝试。在今天不管是资本的助推,还是社会的认同,给了你一个难得的机遇,把这件事做的比你一开始想象的还要大。

胡玮炜:嗯。

张鹏:在一瞬间,你现在对摩拜的设想是什么?咱俩当年聊的时候没有说这未来是一个……肯定咱俩都没想过这事儿一年之后是个独角兽的公司啊,还是怎么怎么样,就是觉得你想做这个事。

胡玮炜:嗯。

张鹏:所以在今天这个状况下,你自己做这个事儿到底是个什么事儿?你有没有新的想法,或者新的目标?

胡玮炜:我认为,摩拜这个事情的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我在我朋友圈晒过,很多人给我写信嘛,告诉我摩拜将来还可以做什么,以及怎么赚钱。

张鹏:一堆有建议的特别多对吧?

胡玮炜:告诉我十几个方法可以赚钱,可以有新的方向。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是,你开始的时候很多东西不知道,你就去试。现在,我们也会去探索很多新的方向。但是我觉得,创业公司在这个阶段我并不觉得摩拜是在一个完全的顺境过程当中,其实我们还绝大部分处于逆境的过程当中。

张鹏:为什么叫逆境呢?

胡玮炜:我觉得,包括刚才大家也说了“资本的助推”,让我们迅速变成了一个很庞大的公司、产品,但是我觉得很多内功是要去修炼的,只有修炼好内功你才能成为一家基业常青的公司,我觉得做一个好公司本身就很重要。

另外,其实你还是会面对很多其它被资本助推的公司,可能他们会更加疯狂,或者说更加的……

张鹏:大家都会很努力吧。

胡玮炜:对,大家都会很努力。所以,我自己心里是觉得,我们其实还在逆境当中。大家可能会觉得我们在顺境,但我觉得是在逆境当中。

张鹏:整个产业其实都是如此,客观的讲。

胡玮炜:因为我们要面对很多问题,要去解决,这是第一个。

第二,虽然说有那么多资本的助推,但其实你刚才也说了,这是一个非常花钱的行业和产业。

所以,其实你是要集中力量做好一件事情的,你先把这一件事情做好了,才有其它的能量做别的事情。

张鹏:所以还是要专注,把你真正的效率(这个词你刚才讲的很重要),在这个纬度上,即便是拿资本去助推,依旧是要考虑效率。

胡玮炜:当然。

张鹏:还有刚才说那点,还是要把事情想的更难一点,把自己延迟幸福感,这是张一鸣的话。所以在这个纬度上,有的时候你看似是一个火爆的行业,其实自己内心应该会是冷静的。

我看别人会谈摩拜,比如Pony也说,我们的技术、思维很先进,你觉得这是你最终的核心竞争力吗?或者说,这件事就会支撑你赢得这场战斗和征程的东西吗?

胡玮炜:我认为,这是一个公司信仰什么是好的东西、好的产品,它要提供有社会责任感的产品。以及,这是你相信的东西,你也不会轻易去改变的东西。但是,你要赢,或者你要变成真正的“老大”,我认为这是不够的。

张鹏:光靠某一个技术是不够的?

胡玮炜:肯定是不够的。

张鹏:那靠什么呢?

胡玮炜:我觉得,这个东西靠的还是要非常精准的把握用户体验,就是知道用户真正需要什么,并且能够满足用户的需求。

张鹏:就是持续的做这件事?

胡玮炜:对,持续的做用户需要的,就是用户的痛点,可能连用户自己也不知道,比如大家也不知道我真的每天都那么想骑车,对吧?

张鹏:在没火起来之前我也不知道。

所以,持续用技术,你说对技术基础的信仰和相信技术对这事儿的改变,是你基因层的东西。

胡玮炜:对。

张鹏:但不是靠某一个技术就能赢得这么一个进程,需要持续用这件事去推进?

胡玮炜:对,要持续,技术是为了满足人的需求的。就像我当时开佛罗伦萨和米兰的时候,我写过一段话:未来的城市可能是我们现在无法想象的,我们现在可能没有办法在脑海里去构想它,我觉得未来城市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摩拜可能是未来城市发生变化的一个起点和一个非常重要的催化剂。

在这个过程当中,什么才是最好的城市?在我自己看来,它既有非常人文保留了历史的那一面,但同时它又是非常拥抱创新和科技的,并且真正把它应用到实际生活当中去的。

把这两个很好的结合在一起,才是最美好的城市。

张鹏:很好,确实是很大的变化啊,虽然我们经常交流,但是我觉得,我感觉每次跟她聊的时候,能感觉到她自身都在不断的变化和演进。

所以,可见这样的一个事业,把人放在其中,其实人也是不断的在演进和变化的。这点让我印象很深。

今天,我们要非常感谢玮炜,一起过来跟我们做这个分享,让我们从她的视角对摩拜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

从我的角度来看,当时说你“不会是疯了吧!”,绝对也是出于怕摔跤,但现在在我看来,有些事情坚持在一个方向上尝试,其实是蛮重要的。因为,你不知道是不是有一波浪潮就在那里等着,只需要你要坚持的戳破,为最后的一个东西。因为,绝大部分人就是因为他想的越清楚,可能就越不能走这一步。

所以,当时我们开玩笑叫什么?天然呆,有时候反而想的没那么清楚,却是一个关键突破的点。

胡玮炜:对。

张鹏:好!以热烈的掌声感谢玮炜,我们希望她疯狂的梦想,以后能有更了不起、更辉煌的想象。

谢谢!

胡玮炜:好!

凤凰科技稿源:凤凰科技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科技动态 » 张鹏对话摩拜胡玮炜:做摩拜时压根没考虑有什么困难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