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vs互联网:两种思维方式的PK

前日,某报道称自2007年推出飞信至今,中移动已经烧钱30亿,“飞信用户量虽已跻身即时通讯前三,但与排名第一的腾讯QQ相比,覆盖用户不足后者五分之一,月均使用时间不足后者的四十五分之一”,而“一般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投入不到两亿元都可以做到上市的规模了。”

针对这一现象,文章将原因归结为:“电信是寡头垄断行业,而互联网是一个市场竞争非常充分的行业,中国移动以传统电信运营商的思维做互联网产品,决策速度和市场需要跟进都太慢了。”


运营商不适合做互联网,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共识。然而博主认为,单就这篇文章来说,论证并不充分,存在着某种既定的偏见
。这一点,从作者选取的并不平等的参照物便有所体现——谈发展成绩瞄准的是腾讯,说投入时类比的则是创业板企业。

更为重要的是,与互联网公司相比,运营商做互联网的诉求不尽相同。对于一般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做产品-融资-上市”是生命周期、是终极目的,能够圈到钱,让风投和创始人双方获利就算成功。而对于“不差钱”的运营商来说,尽管人人皆言传统的语音业务终将穷途末路,互联网才是未来,但是现实情况是,传统业务仍然是运营商发展的顶梁柱和独家优势,数据业务收入占比虽然不断提高,但是除了短信外,有多少是依靠套餐捆绑强制开通的呢?真正还是靠传统业务来补贴。
因此,互联网更多扮演的角色其实还是“增值业务”,是把客户黏在网上的附加产品,以及一种“未雨绸缪”的学习和跟随。从来都是“贫民”造反,要想“富人”靠觉悟主动革命,自古至今都很难。

由于全国“一盘棋”,个别发展得好的互联网应用,如中移动的无线音乐甚至还要反过来补贴其他数据业务。体制原因更决定了,这样的业务很难单独拆分上市,尽管已经完全具备上市资格——因此,“投资30亿”还“没有上市”,并不能推导出产品失败,亦不能算作运营商的罪责。

不过,运营商做互联网确也有其弊端,其最大的不足之处即在于太过依赖外力,一是依赖外包,二是依赖传统业务补贴,三是依赖渠道强推。中国市场的“极其巨大性”决定了,只要运营商能够开发出稍微像样点儿的产品,就不愁做不出千万级以上的量来,从而造成一种成功的幻觉,容易忽视对产品的精雕细琢,产品的内在品质和自身竞争力不高。

实际上,这也不是运营商作为国企特有的弊端,像腾讯这样的民营互联网企业,有不少新兴应用开发团队在把产品做出来后,也是第一时间找到QQ等核心产品来拉量,因此这两年腾讯鲜有精品出炉,惟一搞出名堂的微信还是外部团队做的——这也许就是大企业病吧。

在大自然中,幼虎长到三岁时,已经具备成年虎全部的生存和捕猎能力了,然而它们仍然会围绕在母虎的周围。这时候,母虎便极力把它们赶出领地,如果它们不走,母虎就会自己离开。如此这般,老虎族群才生生不息,占据着食物链的顶端,成为“森林之王”。

可喜的是,运营商已经开始有意识将“幼虎”推出去,除了中移动首创的产品基地模式外,越来越多涉及到体制方面的创新开始出现,如中电信开展的创新孵化基地、引进创投资本等等,都彰显了一种市场“饥饿者”的勇气和决心。

运营商做互联网,肯定不能说成功,但亦难言失败,只是正在途中。

稿源:分享我对生活de思考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科技动态 » 运营商vs互联网:两种思维方式的PK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