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从不称自己是「无神论者」?

由于最近自己在补哲学史和宗教史的课,和朋友聊起时,对话总是会从一个问题开始:你现在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

自从被问到这个问题到现在,我的答案变过好几次。开始我说自己「最相信科学实证」、后来则变成了「我相信有些东西是大于人类本身的」、再之后我借用了李安导演的「有信仰、无宗教」,最后遇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干脆转移话题,避而不谈了。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突然一夜之间皈依了什么宗教,或是全然抛弃自己曾笃信的东西了。真实的原因是,我发现当人们自称「无神论者」的那一刻,就落入了某些陷阱里。

第一个陷阱是,自称无神论者可能让我们偏离了问题的核心。想想,人们很少称自己为「无种族主义者」或者「无占星术信仰者」,因为反对它们已经是种社会的常识与共识,并不值得单独拿出来一提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世界上就不存在种族主义者和每周都看星座运势过人生的人,但在公共语境下,他们所拥有的社会地位与话语权已经不值得承认。

但当我们自称「无神论」时就默认了一件事,那就是:哲学、信仰、宗教或是与人生幸福相关的这些议题,最终都要归结于「信神或不信神」这个结论本身。但事实完全不是这样。「有没有神」只是我们面临诸多问题的一个极小部分,还有其他一些事情更值得关注,例如自由意志是否存在、幸福的涵义与意义、或是人是否应该以行使「神」的名义做违反社会道德与规则的事。学者和民众们至今都在讨论希特勒的宗教信仰问题,但我想我们都会同意,不管希特勒是个「有神论者」还是个「无神论者」,他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第二个陷阱可能更危险一点:自称无神论者可能反过来限制了我们行动与思考的边界。接受标签不仅意味着承认了这个标签的合理性,还可能带来一些副作用,比如我们会按照这种标签来要求自己。人脑是非常善于制造对立的机器,很多时候我们将「有神论」等同了「宗教」,又将「宗教」的反义词定义成了「科学」。于是身为无神论者,我们就要摆出一幅同仇敌忾、反对一切宗教的架势,或是盲目地崇拜科技,认为科技将解决世界上一切问题。

我们的确正处在一个人类文明前所未有的高度,这很大一部分要拜科技所赐。稍微回顾一下历史就会发现,过去 60 年我们取得的技术突破,比过去二百万年累积起来的还要多,而且这种趋势很可能还会持续下去。但是否我们就应该认为科技能解决世界上的所有问题?相信我,很多时候我也希望如此。但哪怕事实最终真是这样,人类在这趟旅程里也不应该放下一秒钟对科技本身的反思与怀疑。

甚至有时候,将自己贴上一个「无神论」者的标签,我们就会获得一种优越与安宁。仿佛有了这个称谓我们就变成了科学与真理的化身。但永远不要忘了,人类之所以发展到今天,正是因为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从没放弃过怀疑那些看起来理所当然的东西,并千方百计地实证自己的观点。这应该才是真正的科学精神与哲学精神。

最后一个陷阱则更加走入哲学的深处。简单说来就是,当我们谈论自己是「有神论者」或者「无神论者」的时候,我们往往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语言学家格莱斯(H.P.Grice)曾提出过一个经典理论,叫做语言的「合作原则」(Cooperative Principle)。理解起来并不难,它说的是,人之间沟通基于一个基本假设:人们在彼此交流的同时,会努力配合,以构建有意义的对话。再说的简单些就是,对话的双方都希望交流是有效的、有意义的,否则对话就没必要发生了(当然很多时候幽默的来源正是对这个合作原则的破坏)。那么,在谈论「有神论 vs. 无神论」这个话题之前,我们至少应该澄清一些歧义。

比如,用「有神论」举例:

「有」,大概是存在的意思。但什么是「有」?是永远存在才算「有」?还是一时存在就算「有」?

「神」,那什么叫神?大概是说,超越了凡人的某种存在,可以叫做「神」。那么,这种超越至少也有两种:部分的、有条件的超越,和绝对的、无条件的超越。

比如,基督教里的上帝应该是一种「全知全能的主宰」,而中国传统文化里的「财神爷」,大概没法掌握你什么时候结婚的事。

此外,当我们谈到「一时存在 vs. 永远存在」的时候,还引入了一个新概念,叫做「时间」。那么新问题又来了:到底什么是「时间」?我们是怎么感知到「时间」的?时间看不见摸不着,你为什么这么相信它的存在呢?

当然这个问题再问下去就是,我们「感知到」的,就是「存在」的么?

只用了大概三百字,我们就从一次日常的聊天,来到了哲学与宗教(就暂且用这两个词吧)的边界。而日常的对话中,几乎没有人用这样的自觉性去讨论问题(而且平时老这么说话实在太累了…)。然后你就发现,是否自称「无神论者」,已经是一个完全不重要的事情了。

所以,我从不称自己是「无神论者」。我想,我们应该避免用任何特定的头衔限制自己。我们应该意识到,冲突的来源通常都是具体而微的观点,而不是大而化之的标签本身。更好的方式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该努力去做正直诚实的好人,不断建立更多的对世界的认知,并反抗任何坏的观念。至于有些问题如何回答,佛陀和维特根斯坦早就告诉我们了,他们说:

「凡能够说的,都能够说清楚;凡不能谈论的,就应该保持沉默。」

以及,

「不可说,一说便是错。」

本文的启发来自于两篇很好的文章和演讲,延伸阅读在:

1. 王路:佛教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 – 知乎专栏

2. 42-Sam Harris:我为什么反对使用“无神论者”这个词 – 知乎专栏

稿源:普朗克的司机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移动互联 » 为什么我从不称自己是「无神论者」?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