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经历过哪些思维上的转变?

针对知乎问答 ” 你经历过哪些思维上的转变? “ 的个人答案,比较完整,故搬入个人专栏,在 我专栏里还没有写过个人体悟的先例。

代表了我过去两年比较深的几点体会:

人一生有限,实际上:

1.效率决定了做事的高度;

2.利益决定了人际的整合;

3.而道德评判,基本上等同于弱者的自我保护机制

,既无利于效率的提升,又伤害人际间的利益交换。最可怕的是,它会是你一切理性思考最大的障碍。

(一)最近才女梁宁的文章《推荐创京东-做市场的同学,应该读一下》在我微信的好友中疯传,文章提到了两种不同人群思维方式的不同,以京东12万人进行说明:

1万白领:以抽象思维为主;

11万蓝领:以具象思维为主。

读完后,脑里闪过一个典型的场景:现在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问他“为什么中国的房价现在这么高”,可以想象的是:

如果是生活不如意的人(在此简称屌丝,找不到更合适的词),他很有可能会气愤地告诉你:这都是因为贪官太多导致;而如果对方是个大学教授,则很有可能会把问题进行迅速拆分后,放到不同的模型里去分析各个影响因素( 比如城镇化、人才集中化,经济的基本面等),得出一个更有说服力的结果。

先不考虑答案的对错,哪一个答案更有利于解决问题?而哪一个答案仅仅只是情绪的宣泄?

答案当然不言自喻。

可怕的是,人一旦到了青年, 过去让他走到现在的所有经历和认识,都汇集成了一条大河,而改变大河的流向 ,难度可想而知。也就是说,如果两个人都过了而立之年,以他们的知识储备和思考方式,是万万不可能往对方的方向去走的, 这就像一套用上半生所有时间和经历训练出来的算法,在人生的下半场里只能按照它指定的逻辑一步步往下执行,推演出两段截然不同的人生

而我幸运的是,虽然曾经在面临买房压力时也曾有过类似的情绪宣泄,只不过这种情绪只留在自己心中,宣泄只留给了自己。而在买完房后大部分时间都走在创业路上,面临的问题也转变到客户和更具体的工作执行上去,但回头去想想:

人在面临极端的选择而又力不从心的时候,往往就会采用“我希望…”,“我想要…” 这样的愿望判断逻辑,而 心理保护机制也即随时为你待命启动 ,启动的逻辑也很简单:

1.生出一套道德评判标准出来:

什么我买不起房就是因为ZF不作为;

过得这么惨就是因为父母不给力;

泡不上妹子是因为现在的妹子都太物质了,等等。

2.寻找达成“我希望…”,“我想要…”结果的证据:

如果成功不了,那就看看”马化腾其实是富二代巴菲特的父母是国会议员“并深以为然;

如果买不起房,那就读读”中国房市面临崩盘“且狡黠而强词夺理地向别人兜售仿佛早已看透;

如果创业失败,那就转转“90后创业者们纷纷跌落神坛”并评论还是老子清醒才没被忽悠。

而无论是道德评判标准还是自我证实的证据,只要你想找,都是分分钟可以搞定的。它们存在同类型朋友的脑里,在微信文章里,在每天的推送里。

(二)作为一个完全不想做导师但还是被问到很多职场问题的从业者,在职场里混了多年后,深有感触的一点是: 很多时候专业路线走到一定程度,决定你能否继续往上走的,往往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专业能力 (比如分析、报告等), 而是与工作实质相关但却容易被当作非专业能力看待的能力 ,比如推销能力及资源整合能力。

但当我上周去某厂做培训交流时,却碰到一个同事提起一个尖锐的能力:难道专业路线就走不上职场的金字搭吗?

对方推崇的是这个,工匠精神:

且不论该厂成功跟工匠精神可能有且只有半毛钱关系(在我看来更多是产品精准定位,渠道和供应链一系列的复杂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技术当然有亮点但还没到达极致的地步),从个人的成长看,专业路线或者类似的工匠精神实际很难真正在职场上持续走下去,究其原因:

(1)所谓的工匠精神从形式上看是高度竞争的,极其稀缺 ,比如人人都做60,你拼到80就是工匠精神,而一旦人人都拼到80,你就又得拼得100才能算上工匠精神,也就是说工匠精神它是以和其他人做对比之后,凸现出来的;

(2)一般人的精力都很难长久维持 ,在年轻时有的精力在35岁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在以上两点的前提上,还不得不考虑一点就是,人一生是极其有限的,对于普通人而言,追求一份职业的成功的潜台词约等于: 在有限的人生里面取得更大的成就。换句话说,职业的提升前提包含着效率的因子

在这些前提下,更好的方式其实是,通过自己一方面精专的能力去撬动更多的事情发生,然后利用这些机会去做更难的事情(需要更多资源或更复杂的知识构造),达到提升。也即很多牛人提及的杠杆化思维。

而面临更难的事情时,专业能力往往并不是前进的障碍,障碍来自个人非舒适区的“非专业能力”,比如前面提到的推销能力及资源整合能力。

(补充:为什么公众对工匠精神这么趋之若鹜,在我看来大都情况下是出于心理上的向往, 就是因为得不到所以宣称自己是工匠精神,甚至让工匠精神都变成了图腾和包装 。 )

(三)在公司呆着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些同事,其做事的能力不可谓不强,要求不可谓不严格,但却往往难以成事。

究其原因,是因为其与外部机构合作时:(1)一味地压低乙方的价格;(2)一味地要求乙方工作的质量。结果往往造成乙方的消极抵抗情绪。

实际上,双方合作都有不同的利益诉求, 一旦过分地侵蚀对方的利益,那么对方总是可以用其它的方式让你也承受对等的损失,或时间的消磨,或质量的打折 ,或在信息不对称的前提下挖一个在你未来可能一脚踩进去的坑。

更好的方式是给足对方一定的利益底线,或者在利益打折的前提下,分清事情的轻重,让打折的利益照顾到更重要的事情上去。

鸡汤就是: 我们的人生,远远比我们想像的更为宏大,做事是一回事,而人性又是另外一回事

作者:林炮勤,红坚果IP管理系统创始人,原腾讯、美的、富士康IP高级顾问,专注研究BAT及苹果谷歌等巨头的IP超过十年。

作者个人自媒体微信公众号:智圈(iwdoing)每周1篇原创文章关注创业IP、专利与创新。

稿源:炮制创新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创业投资 » 你经历过哪些思维上的转变?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