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彤:我是如何从创业谷底反弹的?

让互联网上崛起的每一个中小企业都得到呵护,因为每个梦想都需要被认真地对待!

梦想以及成就感是支持自己度过创业时期种种艰难的动力。

中国梦这个大梦想其实就是一个一个中小企业小梦想的集合,企业梦完全可以和民族梦有机融合起来,推动整个民族的发展进步。

演讲实录:

各位姐妹们,大家下午好,一个月以前我收到组织方的邀请,谈一谈“最美的自己”这样一个可爱的话题,拿到这个话题之后我就开始琢磨,我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大概很多年前我们也是经常受到很多邀请去外面做演讲,当时邀请最多的演讲无外乎谈到行业产业的发展,谈到商业模式,谈到创业经验。

最近这两年,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大家其实可以开始谈中国的企业家该保持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我们该给自己贴一个什么样的标签,我们该拥有一种什么样的情怀。所以如果今天也有机会让我们给自己贴一个最美的标签,我想这个词可能稍微有一些泛泛、有一点通俗,就是“梦想家”。

其实我想,在座的大家会觉得这个词可能让我们稍微有一点焦虑,让我们觉得有一些雾霾,但是我还是想谈,因为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梦想最重要的受益者。在我心目中,我觉得梦想其实是一个非常浪漫的词,它不仅仅关乎现在,它也是诗和远方。所以在创业初期,对我来说,其实我是不敢奢望去谈梦想这个词。我觉得当时在我心中,梦想可能更多的是梦,可能更多的是个人的一种理想,是个人人生经验的一种升华,与他人无关,更加谈不上可能有的一种高度上的共鸣。

在那个时候我情愿用更加主观的词“成就感”,我想成就感更能够鼓舞我,或者鼓舞我周边的同事能够一路向前。在这个成就感下面我也经历了我在创业初期经历的两次痛苦,一次是关于人,一次是关于钱。在 2006 年,我记得是一个冬天,非常非常寒冷的冬天,当时我是怀孕八个月的准妈妈,当时那天早晨我的同事给我打电话,说一个负责技术的同学把我们所有的代码拿出去卖给了一家上海的公司,这家公司上线了和我们一模一样的网站,连客服电话和公司地址都没有变。那个时候我们创业刚刚起步,我觉得所有的心血就只换来了这么一点点的成就,还硬生生的被别人拿走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我当时已经是非常笨重,我记得我披上大衣和我的同事冲入寒风就去派出所报案,我的同事后来说 , 当时我的鞋跟都跑掉了,跑起来跟企鹅一样。

我觉得那时还是一个对互联网知识产权没有保护意识的时代,所以我到了派出所,从早上八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不停地普及互联网知识,真的不像偷自行车,网络盗窃在那个时候就真的是有点像外星人的词汇,重金请的一位律师也就讲了一句话,你们就算了吧!在中国告网络偷窃这种知识产权的案子我还没看到过有一个成功的案例。我想这个不能被绳之以法的技术男,面对这么乐观的事态,他可能相当有成就感。

另一个跟头是在资金上。当时是 2005 年,敦煌网刚刚一岁,我们当时东拼西凑地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系统马上就要上线,但是短暂的喜悦很快就被资金的弹尽粮绝所湮灭,唯一的救命稻草是深圳的一位投资人,签完合同也放了我们的鸽子,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深圳下着非常大的雨,我们即便带了伞全身也被浇透了,我那一天彻底懂了一个词,什么是从里到外透心凉,我希望飞机慢一些飞,飞机能不能不降落,我真的不知道我回去怎么面对我的同事,怎么回去面对接下来的艰难。

到了北京以后我盘算着什么时候卖房、什么时候卖车,我们也退掉了公司的办公室,我们搬到了我朋友的公司厕所旁边的一个小会议室,我们一待就是十个月。从那以后我选择相信自己,我选择相信责任和事业,我选择相信理想这个词,因为我知道,我在和那些志同道合的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而奋斗,我们互相鼓舞着往前走,我想那个时候的理想可能就是大家说的企业梦。就像美国梦一样,美国人以她为信仰,以她为神,是因为这个梦被更多的人了解,这个梦被更多人产生了共鸣。

所以从那以后我们开始大胆的去谈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愿景,我们不期待我们谈完这些一定鼓舞了别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被鼓舞的人一定会和我们一起坚定的往前走,所以我记得当时很多人告诉我,说你们搭建网上丝绸之路的企业梦有点像是中国梦,我们当初没太在意,因为我们觉得这只是一部分人的理想,还没有那么深刻的影响力。

直到 2015 11 15 日晚上七点,在土耳其安塔利亚 G20 峰会上我们见到了真人版的习大大,那是在敦煌网发起并促成的帮助中国企业进入土耳其,帮助土耳其的企业进入全球市场的签约仪式上。我们也得到国家领导人亲自见证签署,这个可以说是在情理之中,但是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应该是意料之外了。我们从土耳其坐飞机到菲律宾,在菲律宾参加了 APEC 领导人峰会,那天下午几个企业家和各个国家领导人有了一个圆桌对话,在那之前我也在想我们可能有机会和习大大说话,所以我就想了一些句子写在了卡片,所以我们常说机会会给那些有梦想并且准备好的人,所以后面真的有点像电视剧的情景,我们在步入会场的时候果然遇到习大大,当时我毫不犹豫地冲到习大大面前,为他讲了公司的自我介绍,跟习大大介绍,网上丝绸之路是中国一带一路的梦想,我们介绍了在互联网时代我们有机会拿到全球贸易的话语权。听到这些可以看得出习大大是非常认同的,这个认同给了我们更多的鼓舞,就在那一刻我其实感觉一个企业梦开始真正地融合到国家梦,企业梦和国家梦之间距离有可能很近。

在那之后,我在工商咨询理事会会议上代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咨询理事会的中小企业副主席,向各个国家领导人做了汇报,汇报中讲了跨境电子商务对中小企业更好地融入全球价值链是意义非凡的,我们也讲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碰到的问题以及我们的建议。汇报结束后,韩国、泰国、墨西哥总理和总统都主动过来同我打招呼,他们都问怎样能够更快地推进和中国之间的合作,这些反馈也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记得当时习大大是最后入场压轴的领导人,他的入场真的是中气十足,不光是在座的中国企业家,很多国家的企业家我都觉得精神也为之一振,会议开始也有很多国家领导人和工商代表去握手和打招呼,大家都很客气,很有礼貌,当我们面对习大大的时候觉得底气十足,我们也自信满满,他的握手非常的温暖和有力。

我记得当初整场的对话会上,习大大一直是非常引人注目的角色,大家可能知道,像这种非常重要的国际会议,外交部一般对问什么问题、答什么问题做了非常高的要求,但是当天还有一些代表真的是按捺不住问了习大大几个特别难的问题,我们当时捏了一把汗,但是习大大反而针对这样的问题能够表达地非常的机智和智慧,他答完以后所有人都给予了掌声,对于当时在场的中国企业家来说,我们看到自己的领导人在这样的国际舞台上展现智慧、展现气度,确实令我们非常的自豪。

我们当时也觉得,看似遥远的中国梦,它可以这么样得近,所以梦想的高度有的时候可能就是一个眼神,可能就是一个认可,可能就是一个顿悟,就从理想走上了梦想的升华。我觉得在那个场合下的习大大展现出来的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的态度,也是一个民族的态度,也是一个中国公民的态度。

对话会后我和 HTC 董事长站在习大大出来的路口上,路过的很多男企业家当时他们觉得没戏,他们都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可是我们觉得大胆并不是一种莽撞,最坏的结果是我们受到拒绝,但是如果你试都没试,你怎么知道这是一个笑话还是一个神话?习大大出现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我跟习大大说,我们是中国企业家,想要合影留念。一般这个时候这种属于意外事件,外交部会站出来挡住,可是那天习大大心情非常好,他马上就说“好啊“。

事后我也在想,我们是不是能够一直这样努力,认真对待自己的那个小梦想,而且随时做好准备,所以我们也就可以看到一次又一次的心想事成。所以今天我们的网上丝绸之路的大梦想,其实也就是一个又一个中小企业小的梦想的汇聚,他们和民族梦不矛盾,和民族梦能够统一在一起。

这也是中国企业家,我们需要不断一次又一次地去突破,我们可以为他们创造更多的实现梦想的机会,这也是中国企业家更大的情怀。我觉得梦想是一个人们美好的愿景,古今中外,无论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梦想,而每一个梦想和国家、民族荣辱与共相连在一起。

所以我为梦想写了一首诗,让我们大胆地为我们心中羞涩的梦想注入一剂强心针,我们不必在意梦想的大小,也不必在意梦想是不是现实,只要梦想是美好的,无论它是虚拟的还是现实的,只要我们能够被梦想所鼓舞,只要梦想能够给我们带来源源不断的动力,只要梦想能够带来看不见的潜力,我们就可以看到自己不断地发挥价值而坚定地前行。

1999 年中国的互联网在一片荒芜之中,我第一次创业没有办公室,我们在茶馆一天一壶茶九个小时,我们不停地学习,探讨研究新的商业模式,直到我看到满大街上都有卓越网的 LOGO ,看到了充满活力的笑脸,以及笑脸下的那句话“超越平凡生活”,我梦想是,有一天无论墨西哥的商人还是俄罗斯的商人,都可以在我们搭建的网上丝绸之路上买到西班牙的火腿、巴黎的时装,意大利手工的靴子和马来西亚的咖啡。

所以我很欣赏的一句话,我也把它整理成最美的自己的宣言,我希望我们能够让互联网上崛起的每一个中小企业都得到呵护,因为每个梦想都需要被认真地对待!法国大文豪雨果有个梦想,总有一天欧洲所有的国家都会紧紧地融合在一个高一级的整体中, 1993 年在欧洲出现了这样一个用一个声音讲话的经济和政治的组织,这个组织就是欧盟,他们实现了雨果当初的梦想,我们也希望总有一天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会紧密地融合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这就是最美的我们的梦想,谢谢大家!

稿源:王树彤 (源链) | 关于 | 阅读提示

本站遵循[CC BY-NC-SA 4.0]。如您有版权、意见投诉等问题,请通过eMail联系我们处理。
酷辣虫 » 创业投资 » 王树彤:我是如何从创业谷底反弹的?

喜欢 (0)or分享给?

专业 x 专注 x 聚合 x 分享 CC BY-NC-SA 4.0

使用声明 | 英豪名录